当前位置:极品读 > 掌御星辰 > 第1005章效死

第1005章效死

  眼中带着疑惑从北方收回,暂时将那一丝诡异的感应压到了心底,手一伸,神体分身就将凌动胸口的万星之府取了下来。

  神念渗入其中,神体分身便问道:“老鬼,我现在这模样,怎么才能快速治好?”凌动的肉身虽然昏迷了过去,但是神体分身内存在的,依旧是凌动的神魂本源,所以打开甚至使用万星之府都没有任何问题。

  “干你大爷的,这会知道问我了?”山神尹亢冲神体分身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神体啊,你这具肉身现在可是小周天神体啊。

  这越是品阶越高的东西,修复起来越是困难。其它武者的那些凡胎**,就算是重伤,休养温养个几个月,也就差不多了。这可小周天神体如今碎成一堆烂肉,正常情况下,没有几十年是无法复原的。

  正常情况下,我给你的建议就是放弃这具肉身,夺灵附体打磨另一具**,也比修复这小周天神体要好,干你大爷的。”尹亢抱怨着凌动。

  凌动却是已经习惯了尹亢的这种啰嗦外加抱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问道:“你说是正常情况下,那按你所言,非正常情况下,要怎么样?”

  “干你大爷的,那还不简单,当然是放血喽!”尹亢答道。

  “放血?”

  看着神体分身的疑惑,尹亢没好气的骂道:“只能说你小子运气好,以你小子的这点修为那点造诣,竟然敢动用……动用……”说到这里,尹亢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表情。

  “哼,你这具神体分身的神血,就是治愈小周天神体破损的最好的良药,放个十斤八斤的,大……大爷……老夫我再给你配点神血灵液,就差不多了。”尹亢的声音突地吞吐起来。

  一向在凌动面前很习惯的自称大爷的尹亢,这会说话的时候,突地有些不自在,罕见的自称老夫起来。

  不过这一点,凌动却没有发觉,反而皱眉问道:“你不是说神体分身放的神血太大对分身会有影响吗?”

  尹亢本能的一瞪眼便冲凌动骂道:“干你大爷的,分身重要还是本体重要?再者,这神血放个十斤八斤的,虽然有些影响,但是只要你抓紧时间弄些珍贵的天材地宝进补一下,还是能够补回来的。”

  末了,尹亢又补充了一句道:“我可告诉你,这修复神体,可是越快越好。”

  凝目思忖了一下,凌动道:“等回到凌家再修复吧,这本体的惨样,可得利用一下,我能不能在天武宫站稳脚跟,就全看他了。”

  “哼,真想不明白,你小子怎么……怎么就……”说到这里,尹亢突地打住了。

  “什么怎么了?”凌动不解的问道。

  “没怎么!”尹亢却是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就转回了他在万星之府内的房间,发虚的眼神中,满是奇幻的光芒。

  没等凌动多想,一边打扫战场的天武宫武者就集中到了这里。神体分身转头粗略了扫了眼,来时两百名天武宫精英,如今只剩下一百零三名,而且这一百零三人当中,个个带伤,重伤人数超过一半,连肢体残疾的都有没那么十几个。

  这一战,不可谓不惨烈。就连两个百人队百夫长秦志果跟常百夫长,也死于非命。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人的死,与凌动也有些关系。

  凌动先前在击杀星君境武者的时候,刻意先击杀的是围攻四名罪军的星君境武者,对于这两名心存异志的百夫长,凌动不冲他们下黑手就是好事了,怎么会救他们。

  别的不说,那来自辽州倒海楼的在等待他的银发柏寒,包括提前用宝贝隐藏了气息埋伏的倒海楼武者,就算秦志果跟常百夫长并不知情,恐怕他们也有通风报信之嫌,又或者,与他们身后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过如此大战,这两人死也就死了,厚恤便是,谁也挑不出一个刺来。就连护法武尊纪元白也重伤了,此时也只能在两名轻伤的天武宫精英武者的搀扶之下,慢步来到凌动的神体分身之后,一脸惨痛的看着不诚仁形的凌动本体。

  “凌堂主这……”纪元白欲言两止,两名扶着纪元白的天武宫精英,眼中也露出痛苦之色,渐渐的,另外百名余武者打扫完了战场,也集中到了这里,看着凌动那不诚仁形几年一团软肉的肉身,面色沉重无比。

  “还死不了!”凌动的神体分身陡地发了一句话。

  纪元白一惊,忙问道:“敢问前辈是?”纪元白敢不称前辈?

  刚才凌动的神体分身的神勇他可是看到了,一抱之下,星君境强者立成飞灰啊,这不是前辈,还有谁是前辈?

  “凌家隐修长老团火六!”念头转了一圈,凌动随便的编了个名头扔了出去,反正如今事实在前,凌动不介意将凌家的饼画得更大些。

  这世道,没有名头,就算空有强大的实力,若没有佑大的名头名声,谁愿意跟你混?

  不出凌动所料,他的神体分身自报身份之后,剩余的百余名天武宫武者个个震骇不已。这些人,少则百岁,多则几百岁,哪个没有丰厚的阅历,头脑更是不差。

  “凌家隐修长老团火六!”这句话透露出来了很多信息,平淡无奇的凌家,竟然还有一个隐修长老团,而且人数还不少,最少有六个。

  眼前这位排行火六,按正常推断,这位火六之前,还有五位跟眼前这一般的能够秒杀星君境存在的实力,那是什么样的恐怖实力?

  闻言的纪元白却是瞬地楞了,这一刻,他更加明白程东元为什么给他那样刻意交待了,也更加感激纪元白。

  这位凌家隐修长老火六的实力都如此恐怖,恐怕那位凌家老祖传闻,是真的,而且真实情况肯定比传闻更厉害,也许……就这惊骇间,纪元白突地做出了某些打算。

  看着众的震惊的表情,凌动的神体分身缓缓的转过头,森冷道:“老夫本来是被派出来专职暗中保护少族长的,还有他们四个,也是贴身保护放少族长的死士!

  今天若不是你们这帮废物拖累,少族长又是情深义重之人,不愿意看你们就此被屠戮,才命令四名死士不顾他的安危参战,连老夫也被迫加入了战圈,更是让少族长在无奈之下,付出极大的代价,动用了族中禁术,以致如今重伤!”

  “我们……”纪元白的喉咙耸动了两下,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今天若不是那四名凌家死士,这凌家隐修长老火六,还有凌堂主拼命施展的禁术,恐怕他们都得死。

  都得神魂俱灭!

  闻言的百余名武者神情颇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哼,要不是少族长牵制你们,我等保护少族长杀出重围,不费吹灰之力。”

  看到众人惭愧的抵下了头,包括纪元白在内,凌动的神体分身脸色一怒,又骂道:“低头有个屁用,我们少族长几乎为你们付出了整条命,救回了你们一命,你们就是拿低头来报答我们少族长的?报答舍身救尔等的堂主的?”

  随着神体分身的厉声喝叱,众武者的脸色瞬地变红,连纪元白也不例外。

  当纪元白的脸膛在凌动的神体分身注视下,胀红极致的时候,突地猛的挥拳道:“愿为堂主效死!”

  纪元白一言出,石破天惊,陡地就如同在火药桶中扔进了火星一般,稍有些低沉带着层层血色的吼声,就直破云宵!

  “愿为堂主效死!”

  “愿为堂主效死!”

  一名名天武宫的精英脸色涨得通红,疯狂的挥舞着他们的拳头,仿佛在宣誓一般疯狂的呐喊。

  战后余生的恐惧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也将这一刻永远的铭刻在了心中。

  呐喊声中,凌动的神体分身稍稍了让了一下,将不诚仁形的凌动本体的肉身让到了众人面前。

  情绪是会感染的,个别武者,甚至流下了眼睛,在这一刻,凌动绝对不怀疑这百余人对他的忠诚。

  就算是未来,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恐怕也会正如此刻所言,也会对凌动效死!

  当热血的呐喊声渐渐平息之后,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重伤不诚仁形的凌动的身上,纪元白担心的问道:“火长老,凌堂主的伤势……”

  “这个不劳你们担心,族中有秘术,更有秘药,再有几位隐修长老合力,当可复原,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马上返回阳口城!”神体分身说道。

  “快,送堂主回城!”凌动的神体分身的话音还没落地,这一百余号精英就吼了起来。不消凌动吩咐,伤势尚轻的武者们,就快速行动起来。

  山上多毛竹,没多长时间,一幅用虎皮跟竹子制作的舒服担架就出现在众人眼前,众人七手八脚的开始将凌动抬上担架。

  “小心堂主的头!”

  “老陈,你他娘的手轻点会死啊!”

  “慢点,都抬稳点!别再让堂主伤上加伤!”

  众人抬凌动,才更清楚凌动的伤势到底有多住,眼中的激动之色更重!

  站在远处的神体分身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有今天这一百多精英武者回去,只要凌动稍事安排,曰后的阳口分堂恐怕就要姓凌了。

  而且这一百多人的影响力,还会持续的散发,给凌动带来极大的好处。有这一百多人加纪元白在内,凌动这堂主的命令,恐怕会比总堂的命令更管用。

  至于这一处,凌动本体不能做的事情,神体分身扮演的旁人,做起来却是什么拘束都没有。

  忙活了一刻钟之后,一百余伤兵小心翼翼的抬着凌动上了穿了舟,便全速向着阳口城前进。

  穿云舟行开之后,凌动的神体分身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离开了这险地,但马上就想起了一件事,忙冲纪元白问道:“纪先生,前会我们少族长着你给原州分域发出的急报跟求救令符,原州分域方面可有回信?”

  闻言的纪元白一楞,心头却是咯噔了一下,脸色突地变得无比难看的摇了摇头,“这么久了,还没有任何回信!”

  “还没有任何回信?这怎么可能?”凌动的一颗心,陡地沉重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