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至强武圣 > 第一百七十九章追踪和离开(三更)

第一百七十九章追踪和离开(三更)

  “好了,你这家伙有自己的主意,如果真的能够听我的话那就好了,不过你真的要潜心练武了,从明天开始,不到后天不准出来执行任务!”

  邢捕头和小捕快狄伦的关系显然不一般,因此他们之间的关系才不像是普通的上下级。

  转头看着已经开始被验尸的屠空,邢捕头缓缓的开口说道:“金刚寺屠空,后天后期的硬功高手,源自于金刚寺的《金刚明王不坏法》已经练至了黑铁境大成,距离青铜境也只有一步之遥,如此的硬功在后天高手里面几乎可以算是独树一帜,却依然被杀掉了,如此剑法,如此实力,看来杀死屠空的人并不简单了。”

  就在邢捕头话音刚落的时候,坐在一边活动手脚的狄伦突然开口说道:“邢捕头,根据今天早上发布的潜龙榜,在潜龙地煞榜上,金刚寺的屠空位列第三十七位,如此看来,刚才那个剑法高手应该至少也是第三十五位以上的剑法高手了吧。”

  听到狄伦这话,邢捕头略微想了想,却是微微摇头,说道:“不一定,潜龙地煞榜上的排名虽然相对来说很准确,但是还不至于说完全正确的地步,更何况在屠空前面的那些人,无一不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存在,屠空不可能不认识,而从你刚才说过的话可以得知,那个人和屠空显然从未见过,显然极有可能是某一个屠空未见过的剑法高手了!”

  话说到这里,之前在验尸和检验附近战斗痕迹的捕快走了过来,对邢捕头低声说道:“邢大人,屠空身上的剑痕,还有茶楼里面的剑痕,都是出自于一把剑,而且这里的剑痕和之前小巷里面的剑痕也有九成以上的相似程度,因此我有理由怀疑,杀死屠空的人,与之前杀死那个小巷里面四个人的剑客是同一个人!”

  听到了这话,邢捕头微微点头,开口说道:“如此看来,果然是一个人做的……来人,你们根据狄伦的描述,给那个人画一张画像。”

  “是,大人……不过,大人要不要把画像绘制多几份,张贴出来?”

  听到这话,邢捕头想了想,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这件事情还不用如此,从始至终死去的都是江湖上的人,我们没有必要耗费人力物力去追踪他,你们把画像给我,由我去追他就好了。”

  “既然如此,那为何不这样算了,毕竟那个人的实力着实……”

  那个捕快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邢捕头略微发冷的目光,顿时那个捕快就知道自己说多了,当下便低头说道:“邢大人,属下,属下多言了。”

  “这一次便算了,毕竟你也是心怀六扇门,不过如果有下一次……哼哼,你要记住,六扇门做事,自有深意,我做事情,自然是有更高一层的目的,明白吗?”

  “不会了,属下再也不会了,属下一定会把邢大人的话铭记于心。”

  “那就好,你下去吧,把画像快点给我画出来,越快越好,不过准确性还是要保证的。”

  “是,大人!”

  言毕,那个捕快就立刻退了下去,开始按照附近人的话,还有之前狄伦的话,开始绘制元荃的画像。

  大约没有一盏茶的时间,画像便被拿了过来,递给了狄伦查看。

  狄伦查看了一番,立刻点头,说道:“邢捕头,的确是就是这个人。”

  听到狄伦的话,邢捕头看了眼画像上的十七八岁左右的书生,眉头微皱的说道:“这个人的确是没有见到过,看来想要找到有些麻烦了,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他还在浙杨城内,我就可以找得到他。”

  言毕,邢捕头便和狄伦说了一声,转身拿着画像离开了茶楼,向着之前元荃离开的方向走去。

  邢捕头怀着不知名的目的,寻找着元荃,但是他却不曾想,此时的元荃,已经换了脸上的人皮面具,并且换了一身从旧衣摊子买来的破旧道袍,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大约有三十多岁的野道士,背着一把剑,一只酒葫芦,晃晃悠悠的向着浙杨城外的码头走去。

  走到码头之前,元荃看着码头上来来往往的商队和工人,走到了一艘客船之前,对那个客船的船老大行了一礼,问道:“无量那个天尊,贫道……太二真人,不知道船老大可否告知贫道,这里可有去端阳城的客船?”

  看着身穿破旧道袍的元荃,船老大不屑的摇摇头,说道:“没有,没有,什么船都没有,如果道长你想要去端阳城的话,不如一路西行就是了。”

  听着船老大的话,元荃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了一锭银子拿在手上,再次对那个船老大说道:“船老大,我觉得去端阳城的船可以有,你觉得呢?”

  一听这话,那个船老大刚想要拒绝,但是却看到了元荃手上的银子,只见那船老大立刻改变了态度,笑脸盈盈的对元荃说道:“这位道长,本来是没有船的,但是我家一向供奉三清天尊,就算是没有船,现在也要有了,只是我们小本生意,一旦出船了就难免有些消耗,我们也是很为难的。”

  哈哈一笑,元荃伸手把银子放在了船老大的手上,笑道:“这下子应该可以了吧,还请船老大给我准备点吃食,贫道有些饿了。”

  反手一收,银子便被船老大收了起来,他看着元荃,立刻笑脸相迎的说道:“当然,当然,只是还请道长稍等,等到船开了,我会亲自给道长捕一条鱼,到时候让道长尝一尝全鱼宴,如何?”

  “那自然好,如此咱们就出发吧。”

  言毕,元荃便拎着酒葫芦,在船老大的引导下上了后面的客船。

  这艘客船面积不小,一共有两层,底下的一层已经装满了活物,而上面的一层也装了小半,此时船老大就是引导着元荃走进了靠近甲板的一件房间住下,毕竟收了一锭银子,服务态度堪称是完美无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