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走进修仙 > 第五十一章滚开,别动老子的圆

第五十一章滚开,别动老子的圆

  虽然早就知道元力上人是个刚愎自用、傲慢自大的天才人物,但是实际面对过之后,艾长元才知道自己这位表祖宗到底是怎样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祖宗诶,你简直就是精神不健全的疯子啊!”

  精神不健全,交流能力欠缺,行为极端化。如果说一般人陷入狂热多半是磕了药,那么元力上人几乎就是一直处于没吃药的状态。

  即使仅仅是一件受成道兆景感召所诞生的成道之物的衍生品,也让艾长元感觉到了那一股傲慢的情绪。这股跨越了一千多年的傲慢自负几乎挤满了艾长元的脑袋。元力上人的思考也在蛮横的侵占艾长元的思维,将艾长元原本的知识挤出去——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千年,当年足以让元力上人成道的只是现在看来已经是“落后”或者“有失偏颇”了。

  比如,在元力上人的时代,囚雷尊者、万法归一皆未诞生,他自然不会知道,“场”其实也是一种物质。他甚至缺乏“场”的概念。“引力场”这类后世极为重要的概念,元力上人也无从知晓。

  又比如,绝对的时空观、瞬间传递的引力效应、光粒子说……

  这一切,如果真的被刻入艾长元的心底,那他十有**是废了。即使还有救,也得十余年的功夫来修正自己的认知。

  如果王崎切身感受到了着一股真意,那他多半会感叹,这个家伙连道心纯阳咒都无法污染。那股殉道一般的疯狂甚至比道心纯阳咒的“伪君子”还要可怕。

  但是,艾长元却未必怕了他。

  “老祖宗啊……您还是给我歇歇吧!”

  大约是因为二人之间真的存在血脉联系吧。这一刻,艾长元心中居然生长出一股不输于祖先的狂傲。

  “我可以被否定……可以被证伪……可以被推翻……”

  “但是……绝对轮不到你这些应该带进棺材的老东西!”

  我知道,我此时此刻所奉的道,便如同以一缕之任,系千钧之重。上悬无极之高,下垂不测之渊。它看不到终点,基础也未必绝对真实,随时有可能被更接近大道的道理所代替。

  但是。我将亲手超越它,而不是由着过去的东西指指点点!

  即使魂魄好像被插入钝刀搅动,艾长元也没有放弃思考。这仿佛已经成为了本能。元力上人在成道之时所显露出的每一个奇思妙想,都被他强硬的做出判定,归纳到自己的记忆里去。

  一副瑰丽的画卷展开。那是经典的图卷。而实际上。这也是绝大多数人眼中的宇宙。

  相对论已经证明,时间和空间不能离开物质而存在,时间、空间与物质是生而为一的,物质会影响时空。这已经是常识了。但是,绝大多数人都只是“知道”这个“知识”。他们眼中的世界天生就属于绝对时空,绝对时空就是他们一切思考的基础,以为那是来自他们最直观的认知。而这样的认知空大无数倍,就是绝大多数人眼中的宇宙。谈到宇宙的膨胀与坍缩,他们也只认为那是天体在绝对时空当中的散开和汇聚。

  但是,它无疑是美的。

  平直的画卷。没有地方画出宇宙的恐怖与诡谲,却将宇宙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

  艾长元突然留下了眼泪。

  他的思维回到了以前多年前,与坐在表妹家门口果树下的那个身影重合了。他或许是个执妄的疯子,但这一刻,他却有了圣人一般的从容。他的思维在向星海彼端延伸,似乎在遥想彼岸的天道。

  那是每一个今法修毕生的追求。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何以永寿?惟道。

  所有今法修都是他的传承者。这股情怀几乎是每个今法修道心的内核。

  但是……

  艾长元突然伸出手,抹花了这一幅画。这就好像一个小孩子看另外一个小孩子画画得好,趁着墨迹未干将伸手将之抹成一团墨污。

  “梦该醒了。”少年低声道:“不是人觉得怎样美。宇宙就应该长成怎样。这种梦,当孩子的时候做一做也就算了。人族应该长大了,收起傲慢,放下自欺欺人。好好看看真实。”

  那是现在人族眼中的宇宙。

  缥缈之道与相形之道的巨大矛盾,使得人们无法描绘宇宙的具体面貌。在现在的人看来,宇宙面目是模糊的。这里仿佛是湍流,处处潜藏着危机。

  这是艾长元心中的宇宙图景。

  艾长元自己感觉好像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但实际上,真意的考验只有短短片刻。在别人看来,他刚才突然反复写公式又划去公式。如此重复了好几遍。这期间,他甚至多要了几块石板。

  那些古法修眼中,艾长元只是因为计算难度太大而晃了一下神。

  艾长元看了看石板上的公式。这是他之前就已经想好的结果,此刻,他只不过是将之确定了下来……不,不对,元力上人的残念被他导正之后,似乎又激发了许多新的灵感。

  “牛顿的苹果”所拥有的灵力也被他吸收了。他闭上眼睛,在石板上随意的写着自己最熟悉的算符,假装在很认真的计算。体内的那一团灵力被他引导着,逐渐改变性质。

  不通过经脉也不通过法基运转灵力还是第一次,开始的时候,艾长元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但很快,这团灵力就开始变质,变得不可捉摸,变得无视物质阻隔。

  艾长元悄悄将右手放在地上,然后用引力操作自己手上的碳棒。碳棒被吸取上些微距离。艾长元仔细感知着。

  “比想象中吃力一点。引力果然还是太弱。”

  “能够无视对方灵禁运用的法力也只有这么一点,相当于练气后期的量……和老王当年在武试当中的水平差不多……”

  艾长元又看了看周围,却只得到一句“看什么看”的呵斥。他继续思考:“没有人发现,隐匿性一流。不愧是穿越重重时空的力量。”

  “这么算起来……能打死筑基,对上金丹必死无疑。必须继续强化这股力量了。”

  “但是,贸然吸引灵气容易被察觉。只有转化我自身的法力了。先靠体内被封禁的灵力顶着。将新的引力化灵力扩展到练气大圆满,然后一点点的抹去身上的灵禁。”

  艾长元正在思考的时候,一个拳头砸在他脸上,将他打飞出去。艾长元怒道:“滚开!别动老子的圆!”

  艾长元无端的咆哮让原本气势汹汹的潘珏铭缩了一下。几何魔君堂堂大乘修士因为区区一道算题就送命的事在今法修里是传扬前古的佳话。但在古法修当中却只是个笑话。潘珏铭一时之间没想出这是什么意思。但很快,他便想起自己的来意,怒道:“艾小哥,你可没有说实话啊。”

  艾长元“这才想起”自己身为阶下囚的处境。他低下头,目光不与对方对视:“你问什么。我回答什么。我隐瞒了什么东西?”

  “你的一个同伴,居然生擒了十多个金丹!几十个筑基!”

  艾长元疑惑道:“有什么问题?”

  “你可没说他这么强!”

  艾长元哼哼两声,低声道:“他真的是筑基……”

  潘珏铭愤怒的一脚踩在艾长元的头顶,怒道:“他到底什么来头?”

  “万法门真传弟子…………”艾长元觉得自己脑袋都快没了。

  “万法真传……”潘珏铭脸色微微一变:“看起来有几分功夫啊……”

  他又愤愤的踢了艾长元几下,然后准备离去。这个时候,艾长元突然喊道:“等等……”

  “艾小哥,你又想起了什么忘记告诉我们的事情?”潘珏铭脸上挂着讥笑。

  艾长元按着额头上流血的伤口,眼神清明:“我不懂古法修法。你的找两个……嗯,擅长多种古法修法的人来帮我。”

  潘珏铭疑惑了:“你是认真的?”

  “这道题目……必须算完。”

  “我会找断鸿子与钟文墨来的。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走出囚禁艾长元的废墟之后,潘珏铭飞快的找到钟文墨。问道:“‘滚开,别碰我的圆’是什么意思?”

  钟文墨想了想,不屑道:“就是那个自称魔君却死于魔道之手的老疯子的遗言——外道尊其为祖师之一的那个数家疯子。”

  潘珏铭将刚才的事说了一下,然后问道:“我总觉得……他应该还是有点本事的吧?”

  潘珏铭脸上不屑之色更重的:“今法修连生死历练都不怎么做,空有本事的脓包软蛋多得是。那小子有本事,估计也就会欺负自己人吧?世家弟子。”

  “但是,他确实有点本事……”潘珏铭思考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龙五岛上那个筑基期那么猛,他应该也不会太差吧。等下你去帮他创法,看着点。”

  龙五岛上落败的金丹修士可不止一个。里面还有几个他也打不过。一想到艾长元也有可能是那种怪物,潘珏铭就心惊胆战。

  但是,他并不知道,横扫金丹只不过是王崎实力的一小部分。而不远处的艾长元。则有着与前者伯仲之间的能力,与更加疯狂的心思。

  石窟里,艾长元重构算式,设下陷阱,嘴角轻轻上挑。

  我会做出你们无法拒绝的法度的……探索遗迹绝对有用的法度……

  只要你们花上一个时辰修炼入门……

  距离我完善自身,还有二十四个时辰。等着吧。渣滓们。(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