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医妃逆天 > 第460章第四百六十一章 那个女孩

第460章第四百六十一章 那个女孩

  第四百六十一章那个女孩

  “只要法子有用,你要什么老子就给你什么”郭宝哈喇子直流。o

  “哦?”云锦绣看着肥头油耳的郭宝,旋即冷笑:“凤水汐重伤,此时过去,时候刚好。”

  郭宝眼睛猛地一亮:“你是说……让我现在去探望?”

  云锦绣屈指弹出一颗香草:“这是无影草,只要持着它,便可随意出入任何房间,别人是不会发现你的。”

  郭宝忙将那香草接住,接着嘿嘿一笑:“行啊你小子原来你还有这等宝贝算你知趣,米的事,老子便不跟你们计较了我们走”

  说罢,他一挥手,带着众人快步离开。

  “表哥,你要问那郭宝要什么东西?他这人最是耍赖,现在不要,日后他定会抵死不认的”龙龙额头渗出血迹来,一双眼睛也闪烁着愤怒的光。

  云锦绣看着郭宝远处的背影,微微眯起眼睛:“我要的东西,他赖不掉。”

  *

  凤水汐的伤势,使得整个青城山陷入惶惶不安中,自然,也不会有人理会宫云澈的死活。

  此时,装潢华丽的雅室内,凤水汐端坐在铜镜前,此时,她只穿了件轻薄的长裙,一头无法披散下来,长长的,一直垂至腰畔。

  她抬手,轻轻的揭去面上的薄纱,镜中缓缓出现一张羞花闭月的容颜。

  凤水汐微微抬手,轻轻抚着镜中人的脸颊,极端的满意的笑了笑。

  她是美的,鼻唇眉眼皆是天姿,这世上,哪个女子能及她美艳,尊贵?

  若是轻尘见到这样一张脸,是不是也会被惊艳呢?

  那云锦比起自己又算什么?

  想到云锦,凤水汐冷笑一声,她何必为一个根本构不成对手的低贱之人耗费精力?

  她起身,而后缓缓的解开衣带,褪去轻薄的衣衫,抬起精致的金莲小脚,探入澡桶,却听“啪”的一声,什么声音突然传来。

  凤水汐面色一变,蓦地回头:“谁”

  然房间空荡,哪里有半丝人影?

  “霍。”凤水汐沉唤了一声,然久久的没有动静。

  凤水汐蹙了蹙眉,难道是去审问那个老不死的了?

  她抬手揉了揉额头,不知为何,这一次重伤,使得她的感知力似乎变得迟钝了……大约是伤的太重了,待恢复便好了吧。

  并未多想,凤水汐踏入澡桶,缓缓的沉入水中。

  门外走廊。

  抓着无影草的郭宝,捂着嘴,眼睛睁的巨大……

  *

  云锦绣盘坐在地上,她双手变幻,掌心白光大作。二五八中雯z

  天地空气都似被那白光所影响,发生了些微的扭曲。

  前世,家族中被称作邪术的《医诀》本是族中禁书,因据说,但凡修炼《医诀》者,皆晚年不祥,这也使得真的修炼此书的少之又少,而一位修炼此书的长老也因冲击第九重,突然化作血水,暴死,可那些人却逼迫她来修炼,一重一重,她迈过一重,她都要吃尽苦头。

  晚年不祥么?

  云锦绣掌心白光闪烁,而后掌心蓦地拍在同样盘坐在她面前的云修后背上。

  白光蓦地将他也笼罩,在他身上,不断有黑色的脏污被逼出。

  一侧,龙龙紧张的看着,他想象不到,锦绣姐姐是怎么将修爷爷救出来的,可无论如何,定然是用了他想不到的办法,开心与难过两种情绪交织,使得他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不远处的茅草棚子里,狐狸懒洋洋的躺着,在它身侧,洪荒鼎静静的漂浮着:这一次幽魂殿突然对你出手,定然是筹划已久,你天魂已然出现裂痕,莫要再玩火自焚了。

  虽是神念,可却充满了凝肃。

  狐狸闭着眼睛,冷哼一声:即便本座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本座。此事不要告诉云锦绣。

  洪荒鼎:与其与那些人拼死拼活,不如安静做你的狐狸,多陪小丫头些日子,若有朝一日,你……小丫头大约不会好受。

  狐狸睁开了眼睛,视线落在云锦绣身上,良久它道:她性情坚毅冷淡,对本座,亦无分毫依恋,你想多了。

  洪荒鼎顿了顿:我本神器,并不懂人类感情,虽不知小丫头对你是何种情愫,但至少,你同样会让她奋不顾身。

  狐狸闭上眼睛:虽会让她奋不顾身,却不会让她生不如死。这样,本座虽死瞑目。

  洪荒沉默,良久又扫来神念:除却织魂灯,这世上,便再无它法?

  狐狸冷嘲:洪荒,你何时也变得婆妈了。

  洪荒鼎:……

  上古时期,它与狐狸并无私交,甚至还曾打的不可开交,彼时狐狸,桀骜不驯,目中无人,是个令人又畏又恨的存在,却未料多年后,曾经叱咤风云的他们,竟然能平静的共处在一个草棚下,毫无芥蒂的闲话。

  神器活久了,竟也会发出感慨么?

  肉体损坏可以修补,武神受伤可以恢复,然若魂魄消散,便会彻底消失。

  活的太久,对真正意义的死亡,竟然也会心存敬畏。

  “你如今的实力,只能维持狐形了吗?”洪荒顿了顿,还是开口。

  终究,狐狸没给它答复。

  云锦绣白光渐渐微弱,在她的额角,有细密的汗液渗出,而云修的身子已再无浊物溢出,云锦绣这才蓦地收手,云修亦身子一颤,昏了过去。

  “修爷爷”龙龙连忙跑了过来。

  云锦绣擦了擦额角的汗道:“修爷爷无碍。”太过疲惫,她便让他陷入了沉睡。

  龙龙这才松了口气。

  云锦绣起身,抬步向不远处的小河边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之前来狐狸的空间时,这里虽然空荡,却是青山碧水,风景古朴而优美,这一次那些青草碧树似乎荒芜了些。

  云锦绣将掌心探入清凉的河水中,搓洗着掌心的脏污,正洗的认真,水面倒影里却蓦地出现另一道身影。

  银雪似的长发被风撩起,他微微倾身,隔着水面,正将她看着。

  云锦绣的手倏地滞了滞,而后又掬起水洗了两下,这才偏头看向他:“有事么?”

  自他受伤,便是以狐形出现,突然的变作人形,她总觉得,与他好久不见。

  他微微蹲伏下身子,将那张令人头晕目眩的美色,赤裸裸的凑到她面前,抬唇一笑道:“本座曾遇到过一个和你很像的女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