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养父母的六零年代 > 100.100.生娃

100.100.生娃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

  郝援朝看着床上冷着脸但是眼里透露着小算计得逞而愉悦气息的江舒瑶,无奈揉了一把她的头发,“你等着!”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

  然后咻地下床去卫生间冲凉水澡,盛夏季节,半夜的凉水真刺激!

  江舒瑶冷着的脸笑了出来,起身关门反锁,自己拉着薄被子就睡觉。

  等在卫生间办完事、哦不,洗完澡的郝援朝出来拧了下门把手没拧动,笑容僵硬了,“瑶瑶,你睡了吗?开个门啊。”

  没有回应。

  #新婚之夜被关在卧室外面怎么办?#

  #第一晚就进不了屋以后还能有进屋的日子吗?#

  #老婆赶我出门连个被褥都不给怎么睡?#

  一时之间郝援朝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然而最终还是认命,把几张凳子拼一拼将就下做床,至于被子?他真庆幸挑在夏天结婚!

  翌日早上,江舒瑶难得睡个懒觉,起来的时候郝援朝已经跑完步回来,还去国营饭店买了早餐,肉包菜包和豆浆,肉包一个一毛钱,菜包一个五分钱,豆浆一小锅六分钱,不加糖,能倒两个大海碗那样子。

  郝援朝胃口大,可以一次性吃掉四个肉包子不觉撑,而他还估不准这个世界江舒瑶的胃口,所以一共买了七个包子,加上豆浆一共花了六毛六分钱,哪怕是不曾为钱发愁的,都莫名有种这早餐便宜透了,占大便宜的感觉。

  然而如果让本年代土著来算,这真的是贵死了郝援朝真是太败家了,早餐一天六毛钱的话一个月也要十八块,那还有午餐晚餐房租水电费各种日常花费呢,在大部分月工资二三十块的工人来说每天这样吃真的不用过日子了。

  “醒啦?快去刷牙过来吃包子,还热着呢。”郝援朝把早先准备的糖罐子拿出来倒在小锅里,然后给江舒瑶倒了一杯豆浆,早上喝点热乎的好。

  江舒瑶洗漱完毕出来喝了一口豆浆发现竟还不错,新鲜黄豆磨出来的,过滤得当,口感不粗粝,包子也是皮薄陷实,吃起来比后世还香些,个头也大。她胃口没那么大,吃了一个菜包又撕了一小半肉包,一杯豆浆下去,已经是吃饱了。

  剩下的郝援朝也不嫌弃,三下五除都解决了,然后便准备要出门了,这个年头可没什么新婚假期可言,很多人晚上办喜事就是因为大家都要上班新郎新娘也请不到假,他昨天恰好是周末,这才赶得巧,今天照样要去上课的。

  临走前还把那口小锅子也给带上,那是借人家国营饭店的,家里头还没来得及添置厨具,郝援朝跟江舒瑶说好中午放学再去供销社买一些。

  江舒瑶不置可否,虽然昨天郝援朝就很自觉地把工资什么的都上交了,但是家里头还缺不少东西,哪怕住不久,一些零碎要用的还是得买,加起来太多不好拿,现在可没什么送货□□,还是得找个苦力。

  郝.苦力.援朝出门还完锅子后又去供销社买了些糖果,回到学校就发给自己的战友们,人逢喜事精神爽,哪怕昨天并没有上得了床依旧高兴得不行,被前舍友詹红军打趣也没露馅,还有点儿小荡漾,看得詹红军眼红发酸,等他回去也叫媳妇来随军,谁还没媳妇啊,他可是连儿子闺女都有了,哼。

  上午的课不多,郝援朝上完就一溜烟地回去了,结过婚的都表示理解,哪个新婚夫妇不是蜜里调油?

  而等他跑回去的时候看到江舒瑶在整理衣裳,心里头越发柔软了,这是他的家,家里有他爱的人,真好,他也有家了。

  ——

  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这一天江舒瑶得回江家一趟,郝援朝早上只有两节课,也是一下课就带着江舒瑶往江家走。

  三朝回门要带礼物,礼物越是厚重,证明婆家人越看重新媳妇。

  郝援朝不想让江舒瑶她嫂子们看低,想要显示自己对江舒瑶的看重,自然是准备了厚礼,除了江米条那些,还在他的山林空间捉了两只野鸡,装在麻袋里,跟乡下亲戚去见城里亲戚似的,大包小包。

  那山林空间里有野物,郝援朝能随心所欲出现在任何一处地方,要抓起这野物来确实不难,本来想抓头野猪的,但是没找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山林空间是后世带来的,后世是个地球村,野物越发少,导致这山林成了空间,也很难找到野猪,当然,或许也有他还不熟悉这空间的缘故,毕竟这三天新婚,哪怕每晚睡在外面,那心里头也是装着江舒瑶,暂时什么都不想做的,因此,也就这野鸡抓着了两只,算是个肉了。

  江家人知道郝援朝跟江舒瑶今天就要回来,早就念叨着了,食材都买了不少备着,但是肉确实不好买,城市户口虽说也有供应猪肉,但是份量少还不好买,偷偷去黑市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乍看到郝援朝拿了两只野鸡过来,还挺高兴。

  “这不好找吧?你说你俩回趟家还带这么多干什么,还会缺你吃的不成。”江母嘴上这么说,心里头其实是满意的,就冲这些东西就证明郝援朝看重她闺女,整个家属楼谁回门礼能这么丰厚?晚点出去聊聊天,那些婶子大娘们不得羡慕她?

  不过高兴这份心意是高兴,江母也挺担心小两口年轻不懂事,花钱大手大脚的,所以在问过江舒瑶这几天相处情况后,便提点她要好好管家,毕竟还有大哥家的孩子要养,自己以后也要生孩子。

  想到这个江母心情又有一丝黯然,若是没有这四个孩子,或者江舒瑶不嫁给郝援朝多好啊,可惜木已成舟,江舒瑶自己喜欢,只能想开点往前开,往好的地方看了。

  江舒瑶知道江母的心思,其实有时候她也忍不住会想如果是原身还在的话,面对这种情况,她会选择继续跟郝援朝结婚还是退婚呢?可惜这样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她压根不知道原身去了哪,更别论把身份还给原身,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江舒瑶也是稀里糊涂穿到这个年代,真论起来谈不上对不起原身,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压制自己的心意,处处想要是原身在她会怎么做,怎么样才能按照原身的意思来,那没必要也没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