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西游之我为牛蛮 > 第二百三十章 转变观念

第二百三十章 转变观念

  牛蛮和莫尘相视一眼,思忖片刻,皆点头答应,微微颔首,相视而笑,各自收了气势。

  白发道人见此,对两人的识时务颇为满意,至少不是满脑子都是肌肉的蛮人和狂战分子,旋即又朝着打坐恢复法力的牛蛮颔首一笑,重新返回截教阵营中。

  若是比斗继续,下一场就应是他与那牛蛮交手,只是牛蛮尚在恢复法力,而且对方又连战数场,是否还要坚持比斗还未可知,而今也只能先耐心等待,养精蓄锐。

  毕竟有言在先,出尔反尔,强行逼迫对方跟自己拼斗的行径,并非哪个截教弟子都能干得出来。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截教虽然有些烂肉,但大部分还是能保持大教气度,似苍岩道人这般的仅仅寥寥两三人。

  早晚也要清除出去。

  时间在牛蛮打坐中一点点过去。

  等到月上中天,牛蛮这才起身,此时金鳌岛内明月高悬,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被岛中草木生灵吸收,化为生长的养料。

  金鳌岛上空巨大的黑幕上星辰闪耀,明月皎洁,岛内依旧光亮如昼,一黑一白,隐隐有气息交感,遵循天地阴阳变幻之理流转。

  “道友可还要继续赌斗?”白发道人再次走出截教阵营,询问道。

  “自是不能让道友白等,你我且来战过便是,如此也好有个交待。”

  打到这个地步,其实那一方最终能分出胜负已经不重要了,虽说双方之间没有太多交流,但无论是牛蛮的实力,还是截教众仙的神通都令双方钦佩。

  就好像应了那句不打不相识的老话。

  此时,牛蛮双方的比斗已经换了意味,虽然依旧有一些争强斗狠的心思在里头,但更多的是趋向于友好的交流切磋,这个过程中双方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只要不暴露出压箱底的保命秘术,不伤及对方性命,在这个相对可控的范围内进行充分的比拼。

  神通道法、灵宝神兵、奇门阵法……

  万丈虚空之上,白云浩淼之处,牛蛮神经紧绷,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位截教的白鳢仙人。

  刚才几番争斗,截教仙人的难缠已经可见一斑,这位白鳢仙人能成为这帮截教仙人的领头人,又作为压轴出场,其手腕和实力绝对不俗。

  先下手为强!

  牛蛮不敢大意,抢先出手,一上来就全力以赴,手捏拳印,左手拳头有无量虚空世界沉浮,诸天生死轮中的惊天武道攻伐神通虚实交替,变幻无常,右手一拳洞穿虚空,挟裹太古神山的镇世神力,擎天神通的被融入到这惊天一拳当中。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牛蛮一声嘶吼,眉心、小腹和膻中穴分别飞出一口神刀,携带无量太上真意朝着白鳢仙人激射过去。

  无情、杀情,绝情!

  正是得自阳神世界太上道的无上攻杀大术。

  太上三刀。

  光阴流转不息!

  大千寰宇宇宙生灭!

  天意无常不可揣摩!

  虽然在西游世界施展出的威力声势不比阳神世界,但内中蕴含的威力比在阳神世界更胜一筹。

  我心即天心。

  太上道原本就是契合天道的道统,西游世界的天道强大无匹,不比阳神世界人道压制天道,威力自然更添三分。

  “万里星辰关上界,无量星河盖苍生。”

  白鳢仙人瞳孔微缩,心中蓦然生出一股危机,明白自己还是对牛蛮不够重视,这才一上来就处于被动的局面,也不在保留,当即使出自己最强大的神通向牛蛮压去。

  无量星辰,星辰无量。

  这是自截教众仙被迫封神后,以斗姆元君(原金灵圣母)为首的截教众星神参悟太空星辰世界运转演变参悟而出的神通,蕴含天地至理,威力莫测,修炼到高深处足以镇压寰宇,威慑诸天。

  星河浩荡,包揽无数璀璨星辰,美丽到极致,也危险到极致。

  几道大神通狠狠地冲撞在一起,拳意似水岸磐石被无量星河冲刷,一遍又一遍,慢慢磨灭,太上三刀如泥牛入海,没入星河不见踪影。

  如果不是星河内不断传出的动荡,观战的截教仙人还真以为那看着令他们毛骨悚然的三口气息莫测的神刀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样子。

  两人动手兔起鹘落,光阴流转,种种威力大到不可思议的神通被使出。

  彼岸金桥!

  天地同寿!

  造化神拳!

  大力牛魔功!

  星河怒涛!

  摘星手!

  天星殒!

  ……

  战到后来,两人不仅是神通的比拼,也是法力的比拼,更是对道意的比拼。

  拼一切能拼之物。

  截教众仙看得眼中异彩连连,高手之间的争斗是他们对术的理解,也携带一丝丝对道的体悟,所谓术近于道,便是到最后一举一动莫不蕴含无上道意。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观看高手之间的比拼,对截教弟子众仙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近距离观摩他人道法的机会。

  不同于牛蛮和莫尘仙人纯粹的刀道与剑道的比拼。剑走偏锋,刀口舔血,能专心修习这等攻伐之道的仙人仅在少数,就连牛蛮也是因为有数个世界的经历和底蕴最为支撑才有了如今的刀道修为,能与莫尘这位精研剑道的仙人争锋一二。

  前次的拼斗,真正能有所收获的,场中之人寥寥可数。

  这次不同,此次牛蛮与白鳢仙人的比斗包含万象,对在场的截教仙人来说,不吝于一场难得的机遇。

  因此,他们一个个兴奋无比。

  青木道人一脸苦涩,红袍道人面无表情,乾牛道人两眼放光,苍岩道人怨毒之色更甚,莫尘道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牛蛮,满是战意……

  流云谷外,青石崖上,扶阳道人一行人看着长空之上交战的牛蛮和白鳢,玉鼠道人心露畏惧,冷冥道人拳意攥紧,扶阳道人嘴角含笑。

  “想不到这头蛮牛还有些本事,竟然能与白鳢斗得旗鼓相当,倒真是小瞧了他。”玉鼠道人酸涩地说道。

  瞥了酸溜溜的玉鼠道人一眼,扶阳道人沉吟半响,看着天空中不断相撞又分开的两人,颇有几分感慨,“看来我等一直在这金鳌岛苦修难免有些坐井观天,这三界广袤,生灵无数,且不论那些比我等高上一个级别的金仙,即便是在玄仙当中能似牛蛮这等能与我等争锋的生灵怕也有不少。”

  “更别说,人阐两教和那佛门的众多弟子。”扶阳道人提起人阐两教时的愤恨和冷意,令玉鼠三人都不禁打冷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