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仙果狂潮 > 第二十九章魔术师

第二十九章魔术师

  “九年前,我路过这里,被主上,不不,被这团黑雾蛊惑,猎杀妖兽,给他提供食物......当时黑雾困于神石之中,无法显化法力,不过他可以传授我武技,指点我修为,时间一长,我的修为越来越强大,那时候的我意气风发,不想屈居,于是建立的门派,流云宗。”

  “况且我也知道这黑雾看起来就不是好东西,他虽然只是让我寻找食物,但这些食物都是非常恐怖的妖兽,每当他吃了猎获妖兽的血肉精华后,气息就越来越强大,甚至有时候会释放一些法术,让我苦不堪言。”

  中年人苦涩:“我知道我无形中在帮助这黑雾脱困,一旦让他彻底从神石中出来,可能天下大乱,我不想做罪人,于是全力建设宗门,以防不测风云。但是这事让黑雾知道了,他不知用什么能力给我隔空传音,说好歹半师之谊,让我为他猎杀最后一只妖兽,当做最后的晚餐,我答应了。”

  忽然间中年人语气愤怒:“没想到他要猎杀的这只妖兽居然是七级天空兽,我流云宗为此丧生二分之一的兄弟,终于帮他猎获,我想从此就两不相欠了,可是当他吃了天空兽后,法力大增,神石已经不足以困住他,可以让他释放出威力巨大的法术,就算我们跑到任何地方,也会被他凌空拘禁回来......后来,流云宗就彻底成了他的奴仆!”

  话罢,中年人朝着张彬磕了个头:“多亏大侠出现,吞噬他的法力,让他再一次困入神石,刘云同众兄弟感激不尽!”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不止是张彬,就连流云宗的其他弟子也都恍然大悟。

  这些弟子们只知道主上法力无边,却是不知道这等秘辛。

  另一位气境五重的高手询问刘云:“宗主,你的意思是这黑雾将困在神石里面,如果得不到食物,他就无法像以前一样显化法力?”

  “嗯嗯。”刘云郑重的点了点头。

  顿时,气境五重的高手也朝着张彬跪了下来:“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砰!

  砰砰!

  一瞬间,流云宗所有的人都纷纷下跪。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声音洪亮,语气诚恳。

  “行了,行了。”张彬摆了摆手:“小事而已,不足挂齿,你们该干啥干啥,我有事先走啦。”

  一边说着,张彬已经离开山谷了。

  后面刘云大喊:“大侠可否告知名号?”

  “张彬!”

  ......

  “张彬......”咀嚼着这两个字,刘云感叹道:“大侠高风亮节,不图虚名,事了拂手去,让人敬佩!”

  一旁的气境五重高手说道:“张大侠虽然年纪轻轻,修为浅薄,可恰巧就是魔头的克星,对我们流云宗有着再造之恩。”

  “我建议,流云宗那座雕像应该换成张大侠的!”五重高手看向刘云。

  之前流云宗有一座雕像,却是黑雾的。

  刘云想了想,回过头询问众弟子:“你们可有意见?”

  “没有!”

  “没有!”

  “宗主,我精通铸造工艺,这件大事让我来!”

  ......

  张彬自然是不知道流云宗因此做了这么重大的决定,或许有一天,他去了流云宗后,会被那座雕像搞得瞠目结舌。

  “少爷,你去哪了?等的我好急啊!”

  看到张彬回来,明岩眼睛一亮,急忙跑了过来:“咦,这是什么啊?少爷你不会是去打猎了吧?”

  张彬黑着脸,将血肉精华扔给了明岩:“好好保管着,去天雨城了找个饭店来一手糖醋里脊。”

  这块血肉精华正是里脊肉。

  “糖醋里脊?什么东西?”明岩一头雾水。

  张彬:“......”

  感情这异世界没有糖醋里脊这道菜啊。

  解释的话一时半会儿也说不通,张彬便打了个哈哈和明岩继续赶路。

  ......

  路上的时候,张彬感受着身体里的变化。

  当时他吞了黑雾的法力之后,总觉得体内有某种桎梏被打破,可是那种感觉很微妙,不是修为的突破,说不清道不明,让他一直很疑惑。

  现在检查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到底提升了哪种能力?”

  张彬将真气流转全身,每一处穴窍,每一处经脉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最后还是没探测出什么。

  不过他对那团黑雾的能力却有了一些猜测。

  自从吃了刘师府上的武学书之后,张彬俨然已经有了一名武学师的水准,拥有着大量的武学知识。

  就有一本书上面提到过,有些修炼者修炼灵魂、心境,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却有着意想不到的神通。

  比如,魔术师,幻术师。

  这两个职业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手段却是天差地别。

  幻术师修炼心境,强大者可以制造出各种幻境,一旦有人陷入将会迷失自我,分不清虚假。

  传闻荒天帝国北海就曾出现过一位强大的幻术师,当时有一位城主得罪了这位幻术师,幻术师制造幻象,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整个城池的人无一不感到冰寒刺骨,硬生生被这种幻象冻成了冰块,匪夷所思。

  另一职业魔术师擅于在人或者动植物体内种下心魔,一来操控对方,二来让对方自己生出心魔。手段诡异,令人防不胜防。

  今天那黑雾分裂出来的黑线能操控藤蔓生长,又能在抽打流云宗的弟子时生出地涌火莲这种幻象,又加上其他的一些佐证,张彬初步确定,这团黑雾就是一位强大的魔术师!

  “魔术师......”

  张彬咀嚼着这两个字,脸色怪异。

  ......

  接近午时,张彬已经到了天雨城。

  天雨城和天玄城实力相当,不管是物力财力,还是武力,都差不了多少。

  张彬和明岩进城后就下马行走,听着周围小贩的叫喊声,倒是很有古代的生活气息。

  “少爷,我们去哪儿?”明岩问道。

  “啊?”张彬一愣:“我也不知道啊!”

  当时楚诗茵就只是给了他一枚玉佩,说是信物,参加天雨城的盛宴,但是却没有告诉他具体的位置啊。

  这就有点尴尬了啊。

  明岩也是无语至极:“少爷稍等,我先去周围问问城内哪里举办盛宴吧。”

  “嗯,不错的办法。”张彬沉吟了下:“我就在前面这个吉祥酒楼等着你的好消息吧......对了,把那块肉给我。”

  明岩:“......”

  ......

  进入酒楼后,张彬随便找了个空桌坐了下来,喊道:“服务员,有没有扎啤?来一桶!”

  “服务员?”

  “喂,喊你没听见吗?”张彬指着那个穿着灰色衣服,肩膀上搭了个白色毛巾的小厮说道。

  “我?服务员?什么鬼!”小厮懵逼。

  “哦哦,小二,对吧?”

  张彬倒是忘了,异世界可没有“服务员”这个说法啊。

  小二跑了过来:“客官,想要点什么?”

  “扎......唉,算了,你们这也没有,就来瓶上好的女儿红吧。”张彬叹了口气。

  “女儿红?没有啊!”小二看着张彬就像是看见了百年难遇的奇葩一样,露出了强烈好奇的目光。

  这人嘴里又是“服务员”、又是“扎啤”、又是“女儿红”的,全都是他闻所未闻的东西啊!

  “这也没有?”张彬无语:“那就随便上瓶酒吧。”

  “哦,要喝酒啊。”小二终于明白了张彬的意思:“我们酒楼有两百年的‘铁窖子’,五十年的‘玉露沙’,都是招牌名酒,不知道客官要点哪一种?”

  “玉露沙吧。”听起来挺有仙气的。

  “好嘞。”小二记到了账单上面:“不知客官吃点什么?”

  “老醋花生,凉拌黄瓜,嗯......”张彬想了想,拿出那块血肉精华:“用这块里脊肉再做一份糖醋里脊。”

  小二黑着脸:“客官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张彬:“......”

  废了好大的功夫,小二终于弄清了张彬要吃什么,喘着粗气说道:“客官稍等。”

  离开后,小二嘀咕道:“不就酸溜花生,拍黄瓜和黄金肉么.......非要说些糊里糊涂的名字。

  “哎哟,吃个饭都这么累!”

  另一边,张彬也在叹息。

  却在这个时候,有一道倩影忽然坐到了他的对面,美眸露出好奇:“这位公子,可否交个朋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