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我真的没开挂 > 结局章

结局章

  在大约两周之后,魔物降临所带来的波澜,仍然没有平息下来,不过事件的热度,总算是消退了一点。

  用比较具体的说法,就是“从热搜榜第一掉到了第二”。毕竟,这可是已经载入史册的、关系到马雷诺帝国命脉的头疼大事!!

  民众们自然不必多说,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能让人津津乐道。官员贵族们,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是职责,忙得焦头烂额。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没有把握住机遇跟风向,那就成了整个家族的千古罪人了!

  士兵们沉浸在失去战友的悲痛与胜利的喜悦当中,论功行赏放假发饷,有条不紊,因为瑞嘉娜的命令之中,有士兵可以分得部分猎杀魔物所得材料的规定,所以这些士兵们,也都是小赚了一笔。

  但跟这些冒险者比起来,士兵们就要眼红了。

  虽然冒险者的数量不多,但击杀魔物的所得,全是自己的,很多冒险者,在这次战斗中,既活了下来,又赚到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可以说是美滋滋了。

  其余的魔物材料,自然是收归了马雷诺帝国的国库……或者说,在苏闻默认的情况下,送给了马雷诺帝国。

  所以魔物材料市场出现了短时间的兴盛,然后便迎来了通货膨胀。大多数冒险者选择休息一段时间,魔物聚居地的冒险者人数大大减少,出产的材料数量,也大不如从前。

  同时,因为王城这边有大量的魔物材料流入市场,整体魔物材料的价格被压低。就更少有人还要千里迢迢去到魔物产地收购材料了。

  一来二去,冒险者这一个行业,几乎就只剩下半条命吊着了。

  好在马雷诺皇帝手下自有经济鬼才,通过一系列的措施,挽救了这个行业。具体的措施有哪些,也不外乎是减少自身的投放量,大量收购市场上的材料,用魔物材料加金属做成好几十款规格不同的纪念章颁发给有功者、参与者、或者干脆当街贩售。

  冒险者们嗅到了商机,干脆也趁这个机会,花钱在王城或者其他城市中搞了个店面,教授武技、魔法和最吸引普通居民的“冒险者经验”。

  总之,马雷诺帝国的经济,也算是在稳定之中,有了小步的增长。

  艾莉在一周之前被苏闻扔回了学院,其实不用苏闻主动提起,缺课的时间太多,就连艾莉自己都慌了,每天的睡眠时间减少,睡眠质量变差,甚至连食欲也有些不振,与其在皇宫里每天很慌的无所事事,不如早点回学院,跟上教学进度。

  关于战斗方面,学院的课程对艾莉的提升已经是非常有限了,但在文化课方面,苏闻并不想让艾莉落下太多。

  所谓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要观过世界,经历过人生,学习过价值才能建立的,而书本,则是了解前人所建立道路的最佳方式,至少可以让艾莉少走弯路。

  菲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能够扮作寻常人,带着某种让皇宫侍从们都心照不宣的神秘身份,在皇宫中正常行动。

  这些天来,她也并没有闲着,而是一边恢复着自己的力量,一边学习这个文明的语言文字。马雷诺的语言文明脱胎于一支游牧民族,这支游牧民族恰巧在菲的老家那边也有分布,所以口语上的差异并不大,至少菲是能和其他人正常对话的,不过文字方面,就要复杂一些了。

  但菲的学习能力也堪称恐怖,仅仅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掌握了这种文字,并且能独立地阅读瑞嘉娜房间中的典籍了。

  有瑞嘉娜这个堪称“活体史书”的存在,让菲的许多疑问,都能在问出口的第一时间得到解答。

  得益于此,在这几天的时间内,菲跟瑞嘉娜已经变得如胶似漆了。

  神教方面,在事件结束之后,约格立刻召集各大祭司,召开了一次规格隆重的高层会议,议题的中心,自然是今后神教的行动方针。

  作为一个组织、一个利益集合体,虽然神教本身不认为自己是为了利益而行动,但它的本质依然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它自然也会跟其他势力一样,在这样的时刻,进行着它应当进行的自我调节。

  直到会议的最后,大祭司约格才提了一句,关于那最后出现的元素仆从的事情……

  可想而知,原本有着良好气氛的会议,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不管是平时身份多高派头多大的祭司,在谈到这个的时候,都很有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约格无可奈何的叹气,连他自己,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马雷诺皇帝却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所以,难道那些元素仆从,是马雷诺皇室的隐藏力量?

  这么一想,约格又更加叹气了。

  归根结底,神教的雏形,只是一个教人向善的组织而已,就算发展成为宗教,也没有专门的武装力量。就连约格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们信奉的“神”到底是什么,但从考据得到的答案来看,神教所信奉的神,是取材于各个古老神话中的一些片段,拼凑而出的一个虚构存在罢了。

  神教所追求的,是一个美好的理想世界,但是在掌权者拥有绝对武力的时候,神教所能起的作用,就很有限了……

  不过,在之前这么长的时间之中,历任的马雷诺皇帝都算是明君,所以作为神教,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但是,就怕万一呀……

  “说起来,我个人觉得。”坐在中间席位上的帕梅拉,在思考了良久之后,还是开了口:“我总觉得,这件事,跟某个人有关……”

  在学院呆过的帕梅拉,自然想起了苏闻的身影来,如果说有谁拥有超出常理的力量的话,那么帕梅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伊登干掉的苏闻。那个“学院教师”,绝不是普通的学院教师那么简单。

  但是“干掉伊登”和“召唤出这么多元素仆从”之间,隔着的,可是好几个超乎常理的鸿沟,这也是帕梅拉所拿不准的地方。

  “……你是说,瑞嘉娜公主?”

  “对,我也这么认为的,毕竟,在十几年前,那可是被誉为王城第一天才的人啊……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泯然众人的,要不然,皇帝陛下绝不可能把指挥权交给她。”

  ……

  眼看着诸位祭司的话题跑偏,帕梅拉迟疑了一下,便没有再继续接口,而是选择把自己心头的疑惑,烂在了心里。

  当然,只有雷明顿,跟帕梅拉想到了一块儿去。

  不管怎么说,神教还是那个神教。

  神教内部,也跟皇庭一样,对在这次战斗中做出突出贡献的神官祭司,颁发了奖赏。而哈撒跟他的妻子,作为代表神教出战的”高手“,自然是得到了表彰,并且得到了一个神教之中级别比较高的客卿名头。

  跟着哈撒打了一回酱油的昆图,也享受了差不多的待遇,并没有因为年龄受到轻视。毕竟凭昆图的三脚猫功夫,加上希琳的传承,就已经能达到跟哈撒差不多的战力表现了。

  虽然信仰不同,但昆图仍然得到了跟大祭司约格友好交流的机会,至于有没有加深合作谋求共赢,就不为人所知了。

  在尘埃差不多落定之后,昆图便暂时告别了众人,独自一人,踏上了游历大陆的旅程。

  苏闻也送了几件好东西作为饯别礼,好在这些饯别礼是在最后离开时才送出的,如果提前给了,那么哈撒和雷明顿的饯别礼,比较之下,就显得有些寒酸了。

  不过昆图少年心性,也不是在意这个的人。

  只是临别前,苏闻是只身前来送他的,让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多少有些遗憾。当然,苏闻并没有看出昆图的小心思。

  几天之后,苏闻又送走了哈撒夫妇,这一对苦命人也终于算是熬出了头,以他们的年纪,或许还能再要个小孩,到一个地方定居下来,享受以后的生活。

  苏闻也送上自己的祝福,除了一些给哈撒夫妇的好东西之外,还有一些给他们未来小孩的装备,考虑到小孩的成长速度,这些装备特意设计成了能与不同体型贴合的样式。

  不过哈撒还是推辞了苏闻用新出炉的魔物材料顺手做出的一把大剑,传说级的。

  用哈撒的话说,就是“老伙计用惯啦,别的剑用不来啦。”

  剑客的事情,苏闻也不是很明白,但还是表示了理解。之后,就把剑带回了皇宫,随手扔在了瑞嘉娜的房间角落,成为了瑞嘉娜房间陈设的一部分。

  又呆了几天之后,菲终于恢复得差不多了,也终于可以踏出皇宫,好好看一看现在这个世界了。

  “回哪里呢?苏闻你现在是不是在当老师啊?那就是去帝国学院咯?正好我也想去看一看现在的学院呢!对哦听说约瑟芬也在那边的哦,现在她手下也有很多眷属了吧?有多少个呢?你说他们还认识我不?……”

  对于自己即将踏入的这个世界,菲还是抱有着极大的期待的。

  等到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的那一天,瑞嘉娜居然背了个包也跟了过来。

  “……”苏闻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瑞嘉娜,不过菲似乎早有准备,并不感到奇怪。

  “苏闻!我不当公主啦!”

  “…………”苏闻等着瑞嘉娜的解释。

  “呆了那么久我也应该去看看世界啦!其实我很早就想出去看看啦,书中的内容再怎么丰富,也是有个极限的,所以,还是自己去亲眼见识一下比较好!之前呢,我还是很怕系统造物的,不过既然现在安全了,我也就不担心啦!”

  苏闻觉得瑞嘉娜似乎传染上了菲的话痨。

  “那你爹那边的事情都不管了吗?”

  “不管了呀,反正有了这次这事,没人敢再动小心思了呀。”

  “我看你爹有意把你选成继承人啊?”

  “才不要,这种朝堂上的勾心斗角好烦的。而且我那么多个兄弟姐妹,总有一个能适合的嘛!”

  “那你房间呢?不留恋啦?”

  “你以为我向你要的那些防御道具是做啥的?”

  “……万一有人误闯了呢?”

  “谁敢闯?”

  “……”

  所以一行三人,便在随便挑选的一个日子,吃过早饭之后,踏上了前往学院镇的旅途。

  短途的旅行没什么好说的,瑞嘉娜和菲都是一脸兴致勃勃,苏闻自己,大概也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菲,心境有些不同了。

  ……

  学院这边呢,跟苏闻记忆中的样子也没什么不同,魔物降临这件事,对学院的影响并没有多大,至少课是正常在上。

  学生们谈论的事情,也迟早会从魔物降临变成另外的事情,不过不是现在就是了。

  有幸渠道王城参加这次战役的师生们,回到学院之后,更是有了一种“自己变得更强了”的错觉,这种强大不是源自于自身的力量,而是来自于别人对他的态度和自身的心境。

  “啊啊啊苏闻你可算是回来了!我都要忙死了好吧!!!哈撒什么时候回来啊!!”

  “哇苏闻哥我听艾莉说最后是你在暗中解决掉这场危机的!!给我们讲一讲啊!!”

  “呃……瑞嘉娜皇姐你怎么,呃,跑这儿来了?”

  ……

  知道苏闻回来的消息之后,这些老熟人们,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跑来找苏闻。当然,是在等到苏闻从埃德加那里回来之后,才见到苏闻的。

  都不用过脑子,埃德加在那些元素仆从出现的瞬间,就断定这“救世主”就是苏闻,不过埃德加这些人,本身社交能力不怎么样,人又身居高位多年,早就忘了、或者说从来就没有跟“救世主”相处的经验。

  总之,与之前不同的态度,让苏闻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的,不过苏闻还是向埃德加坦白了自己搞的小动作,让埃德加安心的同时,又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担心。

  比如苏闻万一心血来潮想毁灭世界怎么办,毁灭世界或许太远,但苏闻要是心血来潮想对学院做出什么事情,埃德加自认为自己的心脏还是受不了的。

  为了给自己省下一个一个解释的力气,苏闻便在镇上的酒吧摆了一桌酒席,宴请这些好奇的年轻人们,在稍微解释几句的同时,也顺便把菲和瑞嘉娜介绍给他们互相认识。

  年轻人、或者说年轻心境的人,很快就聊到一块儿去了。

  让苏闻觉得比较宽慰的是,这些人大概知道了苏闻的不一般,却没有用一种看待神明的疏远目光来看待苏闻,而是很正常地惊讶而已。

  类似于知道自己的老朋友突然中了五百万或者家里很有钱的这种惊讶。当然,苏闻也没有说的太细,不然这些人的惊讶,肯定不止如此。

  一顿饭的功夫,瑞嘉娜就被米娅拐去,成为了“战斗实践课”,哦不,现在应该叫“实战系”的一把手,负责管理战斗实践模式与场地等等的事物。

  比起在皇宫做的那些事来,瑞嘉娜现在的工作可谓清闲得不得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瑞嘉娜懂得聘请专业人士来干专业的事,极大减轻了自己的工作量。

  “……要是之前我有那个权力我肯定也能想到的……”

  看到瑞嘉娜的超高工作效率,米娅多少还是有些心塞的。

  菲在苏闻的陪同下,来到了约瑟芬的血种酒吧。对于大多数的血种来说,菲的出现,就好像是自己的祖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一样,难以置信,但又感动非凡。血种的从属关系比人类可靠多了,而且即便是菲没有泄露出一点气息,这些血种们,也在本能上,感受到了菲身上那一股“王者之气”。

  叙旧的时候,不免谈到了“复国”这个问题。对于这个执念,约瑟芬本来已经看淡了的,但在菲出现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又重燃了起来。

  不过现在,这股火苗被菲亲自扑灭了。

  “复国?唔,咱们现在一百人都没有复什么国呀,现在你们这样生活不也挺好的吗?先这样过着吧?”

  作为了解这个时代的一环,菲以“特招生”的名义,进入到了艾莉所在的班级。毕竟菲现在的模样,就是一副少女体型,扮作艾莉的同龄人,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不过因为宿舍床位紧张的关系,菲现在住的地方,是苏闻的寝室。

  “哇,我的画像!”菲一进门,便被挂在客厅的那张画像吸引了注意力:“这就是你说的约瑟芬画的那一张吗?嘿嘿嘿真的像我呀,哇你不记得我肯定是骗我的呀,不然你怎么会把我的画像挂上去呢?”

  “哇这盔甲有点好看呀,有艾莉的气息啊,是艾莉褪下来的吗?你还存着那?就当摆设吗?你又穿不上,艾莉现在也穿不上了吧?”

  “哦哦,瑞嘉娜把房间当成博物馆的习惯也是从你这儿继承来的吗?不过她比你严重啊,哦不对,应该是你醒来的时间太短,还没有那么多的积累吧?”

  菲在苏闻有些无奈的眼神中,在苏闻的大床上加了一只枕头和一床被子。

  “一起睡有什么奇怪的吗?又不是没睡过……哦小孩是暂时不能要的啦,毕竟我还在上学嘛……”

  苏闻满头黑线。

  总之,日子就这样,回到了普通的日常。

  旧的记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捡回来的。但同时,苏闻也可以和艾莉,和菲,和他现在认识的这些人,再一起创造新的记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