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丞相不敢当 > 第69章 番外(1)

第69章 番外(1)

  1、谢冉的后来

  这些年皇权和世家拉锯,局势却愈发安定,百姓们的日子过得也太平。

  年关到了,各家各户忙活一年,都要好好庆贺,世家大族自然也不例外。谢府一早就洒扫门庭,准备家宴,因为族长说要与所有族人守岁同贺。

  尚未天黑,已有人陆续上门,宴席干脆提早开了。如今谢家讲的是任人唯贤,不分亲疏,座位都按官位来排。谢冉虽然没有官职,在这场合却是作为主家坐在上方的。他长袖善舞,又巧于言辞,使得席间分外和乐,欢声笑语不断。

  宴毕,未成年的小辈们都上前行礼讨红包,谢冉大多不认识,只是对谢子元家的儿子有些印象,夸赞了好几句。

  谢子元趁他高兴,笑道:“冉公子独身至今,也该成家了,早日添几个孩子,以后才更热闹啊。”

  其余的人纷纷附和,谢冉脸上仍旧笑意不减,口中却从容地绕开了话题。

  过了子夜,算是守了岁,客人们都告辞离去,谢冉也回房休息。光福跟在他身后,走到僻静处,小声道:“公子,恕属下多嘴,您是该成家了,那么多世家都来主动提亲,何况您一直孤身一人也不容易。”

  谢冉听见了他说的话,却又似乎根本没听入耳中。他正站在谢殊居住过的院落外,紧盯着那紧闭的院门,仿佛下一刻里面就会亮起灯火,紧接着院门打开,那个人走出来,眉眼如旧,带着笑意,叫他堂叔,或者退疾。

  他垂下头,继续朝前走,这才接了光福的话:“我自有打算,此事不必再提。”

  光福只好闭上嘴。

  熬夜到此时早该疲倦了,可回到屋中却又怎么都睡不着,谢冉又披上衣裳独自去了书房。

  点上灯,他从深藏名贵字画的盒子里取出一幅画卷来,徐徐展开,默默看了许久。

  第二日谢瑄有事来找谢冉,进了书房却见他还伏在案上睡着,手边放着一幅画。

  眼看那快要烧到尽头的蜡烛就要倾倒,谢瑄担心会毁了画,连忙上前小心将它拿了起来,正要卷起,忽而扫见内容,不禁多看了几眼。

  画上是饮酒作乐的场景,一名女子跪坐在案席之后,身后是一张竹榻和一丛开得艳丽的芍药花。稀奇的是,那女子的容貌竟有几分像谢殊,尤其是神韵,越看越像。

  他心思微动,没再看下去,动手卷起画轴。

  谢冉在此时醒来,看到他的动作,皱眉道:“你都看到什么了?”

  “什么都没看见,我来找堂叔祖商议事情,瞧见蜡油快要滴到画上,便赶紧替您收了起来。”

  谢冉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来,随手丢在一旁,似乎那是极其平常的一件物事,一点也不在意。

  说来也怪,这之后不久,谢冉居然就同意成家了,对方是刘家之女,与桓家也有表亲,刚好桓家与谢家又亲近,所以彼此都很看好。

  谢家人都很高兴,一直对婚事并不上心的冉公子终于决心成家了。光福尤甚,总算不用担心公子一辈子孤单下去了。

  谢冉也高兴,当然只是在人前。

  新婚当夜,高朋满座,仪式盛大的十分契合他谢家族长的身份。

  谢冉新服加身,在书房里待了许久,半醉半醒间捧着画道:“我曾说过你成亲了我再成亲,结果你不在了,我也食言了……”

  起身去了新房,新妇臻首低垂,紧张地绞着手指,他托起她的下巴,其实并没有看清她的脸,却还是赞了一声:“卿生的好相貌。”说罢便吻了上去,糊里糊涂,如坠梦中。

  第二日醒来,新妇对着他娇羞地笑着,他才发现对方是如此陌生。

  不管怎样,谢冉很会做人,他对新婚妻子很好,新婚燕尔,如胶似漆,所有人看了都心生羡慕。

  他不沾花惹草,对倒贴上来的婢女也视而不见,每日忙着府中事务,偶尔会有些应酬,但还是会经常抽出时间来陪伴妻子。

  刘氏满心喜悦,认定自己嫁了天底下最好的夫君,连家族里的姐妹都写信来表达羡慕或嫉妒,更是让她得意。只是有一点她始终有些不满意,就是谢冉没有官职。她不止一次劝谢冉自荐,凭他的才能,不可能一官半职也没有,何况以前他还做过太子舍人呢,可谢冉只是温和地笑笑,从不应话。

  大约是他那位岳父也看不下去了,借着个机会向庆康帝举荐了谢冉。庆康帝对谢家无甚好感,但出奇地倚重谢瑄,便叫他来问话,让他说说他这个堂叔祖是可用还是不可用。

  谢瑄自然希望谢家多一个官员,答曰可用,并将谢冉的诗词字画水准如何都说了一遍。

  庆康帝点头,却还惦记着谢冉和谢殊那过近的往日情分,只给了个闲散官职,品阶倒是不低。

  谢冉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表现的却像是很感激妻子的安排,夫妻感情愈浓。

  庆康四年的春天,他恍然记起谢殊离世已经三年多了,不知怎么触动了情绪,忽然决定要去荆州祭拜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