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丞相不敢当 > 第66章

第66章

  沐白紧跟着推门进来:“公子,冉公子又来求见了。”

  “不见!”谢殊起身去了屏风后,朝堂、豫州,多的是忙不完的事,她不想在此时再节外生枝。

  冬祭当日天降大雪,沐白一早伺候谢殊洗漱时劝道:“公子今日一定要去宫中吗?天太冷了,您身子不好,还是别去了吧,陛下不会说什么的。”

  “陛下好说,会稽王未必,豫州那边没有好消息传来,他对我已颇有怨言了。”谢殊手捂着唇咳了两声,由着他给自己系上大氅,正要出门,忽然有人冲了进来,彼此都是一愣。

  谢冉身上青灰色的锦袍沾了些许雪花,脸色沉沉:“要见丞相一面真是难如登天。”

  “所以你就直闯进来了?”谢殊拢了拢衣领,越过他出门。

  “丞相这么急着走,是在担心什么吗?”

  谢殊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吩咐沐白先出去,再看向他时神情里有了明显的不耐:“堂叔是不是觉得我一直忍让,你就能得寸进尺了?”

  “我并未这么说过。”

  “那堂叔就请回吧,本相还要去宫中参加冬祭大典。”

  谢冉忽然扯住了她的衣袖,眼神有些怪异:“我之前一直弄不明白为何你与武陵王如此亲近,现在看来,似乎是我一直被蒙在鼓里了。”

  谢殊眼光幽深:“我不明白堂叔在说什么。”

  “不明白?那我就说清楚点,钟大夫那方子是怎么回事?”

  “钟大夫手里的方子?我还是不太明白,不过我之前倒是吩咐过,让他多向堂叔学学,把真方子留在我这里,假方子留在别人看得见的地方。”

  谢冉一愣,神情有些松动。

  “堂叔是不是被族中事务忙晕了,越来越疑神疑鬼了。若是如此,看来堂叔也没什么用处了,也许本相该拿往事来与你好好清算一下。”谢殊挣开他的手,拂袖出门。

  浩浩荡荡的队伍进了太庙,皇帝司马霖祭告上天,会稽王司马霆紧随左右,大臣们垂头凝神,想到皇帝即将换人,大多仍旧心中惴惴。

  大典结束时谢殊已经分外疲乏,没作停留。刚走到车边,身后有人跟上来道:“丞相这就走了?”

  谢殊转过身,行了一礼:“殿下见谅,本相身体不适,就不久留了。”

  司马霆走近两步,言似关切:“丞相自秦国大败后身体每况愈下,看来的确是过于操劳战事了,如今国家太平,放下一切好好休养也好啊。”

  谢殊神色不变,心中却已百转千回。

  司马霆却又像是什么都没说过一般,忽而转了话题:“丞相执意将仲卿哥哥调出都城,如今他生死未卜,想必你现在一定很挂念他的安危吧?”

  谢殊听出了他的责怪之意,但事实如此,她无话可说。

  司马霆见她不说话,心中愈发不悦。这么多年来他将卫屹之视作兄长和榜样,如今卫屹之却因为眼前这人而落的生死未卜。他不再如以往那般冲动莽撞,但仍旧觉得愤怒,只是忌惮于她的权势,也只能冷嘲热讽几句。

  “本王一直很好奇,丞相究竟有什么法子,能让仲卿哥哥这般对你死心塌地?”

  “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殿下以后也许会明白。”

  “仲卿哥哥为了你到现在还孤身一人,丞相对他却不过如此,这就是所谓的你情我愿?”

  谢殊淡淡道:“殿下不是我,如何知道我心中所想?”

  司马霆轻哼一声,转身登上了自己的车舆:“本王挂念着仲卿哥哥的安危,要去驿馆问问消息,刚好顺路,与丞相同行一程吧。”

  以他的身份,何须亲自去驿馆询问消息。谢殊知道他还是在指责她漠不关心罢了。

  车舆驶到了人声鼎沸的大街,偶尔有路人的交谈传入耳中,大多是因为看到了谢殊的车舆而想起了武陵王。说者无心,谢殊却心里很不是滋味。

  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快到跟前时倏然停住,车舆停了下来,沐白说是快马报信的士兵。

  谢殊打起精神:“让他快报。”

  士兵不认识司马霆的车马,只在谢殊车前跪下,高声道:“启禀丞相,武陵王已身死殉国。”

  谢殊觉得喧闹的大街陡然安静下来,一切都沉寂了,木然地掀开车帘,声音都有些虚无缥缈:“你再说一遍。”

  “是,豫州军营搜到了武陵王的遗体,武陵王已身死殉国。”

  她张了张嘴,想和往常一样发布命令,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就这么愣住了。

  沐白担忧地伸手来扶她:“公子……”

  谢殊推开他的手,茫然地看着车外,大约是被这消息吸引,人群都朝马车涌了过来。她的视线扫了一圈,看到旁边司马霆探出来的脸,已是满面愕然。

  “公子小心!”沐白忽然将她往后一推,那个原本禀报消息的士兵不知何时已拔地而起,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