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师门有妹初养成 > 84.第八十四章

84.第八十四章

  购买比例未达到百分之30的读者无法看到最新章节  烛火微小,随风摇曳,衬得这个屋子里冷得发奇。风声从窗边呼啸而过时,我看见灯火照不到的地方仿佛暗藏鬼魅。

  我不由得打了寒战,嘴里哆哆嗦嗦的道:“伯伯伯,伯父...平荷还未回来..您且等等...别忙着现身啊...”

  我边大念着“阿弥陀佛”,边以当下我最快的速度闪到了屋外。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觉着这一刻我的右腿甚至已经完全恢复了!

  出了屋门左右环顾,只见临屋张爷爷家的灯亦灭着。想来是老人家睡得早,天一黑便安歇了。既是如此,我也不好再莫名去叨扰人家。

  于是我持着那盏灯,立在原地发愁。

  叶云祁临走时,异常严肃的叮嘱我要留在这里。非是我不愿随他的意,而是...而是这屋中的森森鬼气,实在叫我想留也不敢留啊!

  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朝村外走去。算算时间他二人也该回来了,若是运气好,半路便能与他们遇上。

  而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我的运气的确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好得过头了。

  我不仅在半道上遇见了他们,而且遇见了一个我从未想过的画面。

  彼时,月光撒在安平荷白瓷般的额头上,往下映出她眼睫下的几行清泪。

  而叶云祁面对怀中这样一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玉人儿,看起来有些惊讶,也有些手足无措。

  后来,他像是出声宽慰了她几句,因着隔得有点远,所以我未能听得清晰。

  他们定是太将这一刻的彼此放在眼里,所以未曾发现不远处,提着一盏小小的烛灯的我。

  我那时想,幸好,幸好他们未曾发现。

  否则我该多尴尬,否则我该多多余。

  我屏息,凝神,慢慢往回缩着步子,悄悄离开了那片只有他们的月光。

  ——————————————————————————————————————————

  我的脑子忽然有些混沌,像是有一团白雾缓缓的散开了,散至每一个角落搅乱了神思,然后才有一些片段零零碎碎的连接起来。

  我想起安平荷第一次提起叶云祁的名字时,她眼中闪过那一丝波澜;

  想起路上我与叶云祁争吵,她安静的看着他,面上只一抹柔柔的笑意;

  想起她在他面前低眉垂目,脸颊若有似无的绯红,分外小女儿姿态的唤上一声“叶公子...”

  纵然我再迟钝,这会儿也终于明白了。原来她果真是对他有意的。

  那么叶云祁呢,他是否明白?又是否...

  这个问题的答案竟让我有些惧怕去探究。

  因着脑中始终环绕着一团白雾,故而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又走到了何方。

  看着四周全然陌生的景致,我无奈的叹息。

  又迷路了。

  我这一生迷路过许多次,只这一次让人觉得分外绝望。因着这四下荒辽,夜色深重,连个可以让我问路的人都没有。

  风声愈加萧瑟了,出来的时候匆忙,故而只着了一件薄衫的我终于开始感觉到刺骨的寒冷。我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烛灯,似乎亦是已要燃尽。

  我无力的扯了扯嘴角,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今个我总算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意了。

  正当我分外感叹自己的悲催时,却忽然听见周遭杂乱的虫鸟声里,似乎夹杂着若有似无的竹笛声。

  这笛声于当下的我而言无异于一根救命的稻草,于是我立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循着那声音走去。

  那笛声时高时低,时缓时急,眼前又诸多杂草乱石,故而寻觅起来有些困难。

  更糟糕的是,待我终于离那笛声愈来愈近时,它却戛然而止,再也无处可寻。

  我停住脚步,又努力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确认周围只余聒噪的虫鸣之声,于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想,奏笛之人,大约已经走了。

  我踌躇了一会儿,随即决定原路折返。虽然这也算不上一个很好的办法,但总比我越走越远的要好。

  这样想着,我便转了身。哪知脚下刚迈出一步,眼前却豁然冒出了一个影子。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我手中的烛火,就那影子出现的这一瞬间,熄灭了。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多以大叫,大喊,大哭,来应对。但是很显然,我风清冉,并不是那种一般的人。

  我只是憋住了呼吸,睁大瞳孔看着眼前陷入的一片黑暗,听着自己胸腔里轰隆作响的心跳,然后...

  然后我的腿就软了。

  我哐当一下倒在地上,胡乱的合手跪拜:“大仙,你冤有头债有主,千万不要累及无辜之人啊...我我我,我的阳寿还未尽呢,不不不信,你可以去找阎王爷查查账...”

  那影子沉默了一会儿,似是被我这一举动给惊到了。须臾,那影子淡淡的发声:“我查过了,阎王的账没错。”

  “不,不可能啊,”我颤抖着声音急切的辩解,“我这十六年来,并未做过亏心的事啊!阎王爷为什么要收我啊?”

  那影子沉吟了一会儿,随即疑惑的再问:“真的没做过?”

  我愣了一愣,心想鬼差不愧是鬼差啊,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唔...好罢,如果把将师父的酒换成水,将二师兄的裤子剪破洞,将隔壁师弟攒了三个月买的烤猪蹄偷偷吃掉的这些事情一齐算上...”我说得心不甘情不愿,又颇有些无可奈何,“那我,我的确是做了一些亏心的事。但是大仙,罪不至死啊!能不能跟阎王爷打个商量,让他晚点再来收我?”

  “...晚到什么时候?”

  我脱口而出:“不多不多,百八十年罢。”

  “...噗。”那影子之前冰冷的声音忽然变了,变得有些放肆起来,“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这女子果真有意思。”

  我心下一顿,鬼差也会如此有幽默感吗?于是终于敢抬头一看,这一看,可把我气死了。哪有什么大仙鬼差,只有一个线条凌厉的下颚,以及一张映着月光,轮廓流畅的男子面容。

  “你是...人?”我后知后觉的道。

  那男子又笑了一阵,方才说道:“快快起来罢,日后见到本大仙,不必再行此大礼。”

  一种被人戏耍的屈辱感直奔心头,我气急败坏的想要站起来,无奈经过适才那一跌,倒像是磕到了我的伤处。此刻猛然牵动,更令我痛得直冒冷汗。

  男子似乎发现我有异样,启口问道:“你怎么了?”又随即抬头朝一处吩咐,“正午,点灯。”

  于不远处传来一声回应,随即火匣忽明,照亮了这一方天地。

  我这才终于看清了面前之人的相貌。

  他着一袭玄色窄袖袍,衣襟及袖口皆绣银丝流云纹滚边,墨色的发以玉冠固定于头顶,衬得他本来有些秀气的五官愈发英挺,华贵逼人。

  说来惭愧,我本来满腔的怒气,在看到这人如此俊秀的面庞后,竟已不翼而飞了大半。

  唉...毕竟这是个看脸的年代...叫我如何免俗不落大流呀...

  而适才那个被男子唤作正午的,看上去则要普通得多。若是一定要我形容,那便是普通的褐衣,普通的样貌,普通的神情,再普通的持着一个冒着火光的匣子。总之,是那种看过十眼也不一定会记得的人。

  当然,在我打量这二人时,那名俊秀男子也同样借着火光在打量我。他不动声色的盯着我望了一会儿,忽然略显烦躁的启口:“喂,问你有事没有?若是无事,便赶紧起来。”

  我的火气于是又被他这不耐烦的语气重新调起:“若是能站起来,还用得着你说?”

  他怔了一下,好似明白了什么,继而从正午手中接过火匣,朝我的腿上凑近了一些。

  “你的腿受过伤?”兴许是看见包裹着伤处的布条被血染红,他这么问道。

  我没好气的点了点头。

  他口中轻轻“啧”了一声,不满道:“既是行动不便,就该好好在家里待着。一个小小女子,大晚上的出来瞎晃悠什么。”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先前遭遇的心酸竟一齐涌上了我的心间。我眼睛发涩得难受,只横了他一眼,哑着声音说道:“你以为我想如此吗?若不是那屋里刚死过人,若不是他们那么长时间不回来,若不是我出来找他们时看见...”越说越觉得十分委屈,一滴豆大的眼泪竟夺眶而出,我以手背快速抹去,又抬头瞪着他道:“都怪你,大半夜吹什么笛子!”

  他怔住:“...吹个笛子,也有错?”

  “自然有错!你吹的什么破曲,吹到一半干嘛停了?停了也便罢了,你又为什么一言不发的出来吓人?”

  “...姑娘,你讲讲道理。是你先鬼鬼祟祟的接近我,我只不过是想探探你的虚实...”

  “你还扮鬼吓我!还骗我,说阎王爷要来拿我...”

  “噗,明明是你自己将我认成鬼差.......你哭了?”

  那之后,我们尽快安顿了喜鹊与鹧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