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斯莱特林的新晋学员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诬陷

第二百四十八章 诬陷

  宽敞的圆形房间里,由黑暗笼罩着,只有两侧干冷的石头墙壁上,挂着几盏满是铜锈的旧灯,摇曳着飘忽不定的蓝火,墙角下,火光无法触及的区域,有青苔在忙碌地簇生,这些阴暗的植物仿佛连成片的人眼,紧紧盯着房间里发生的每一件事。

  在正中央的最亮处,光线从不知名的地方投射下来,照到一把看上去饱经风霜的木质条纹四角凳上面,凳子上坐着一个低垂着脑袋的男人,厚厚的稻草色头发将脸盖住,看不出正脸什么样子,只有那方正的下巴在不经意间露了出来。

  索尔?克罗克坐在整个圆形房间,边缘的圆弧上的某一点处,与他相隔二十米外的黑暗中,还有一位同样穿着高领长袍,头戴矮顶大檐巫师帽的巫师,两人的目光死死锁定着中央的椅子,毋宁说是在看守四角凳上的男人,尽管他的手腕已经被粗大的铁链子,牢牢锁住了。

  但仔细看可以察觉到,克罗克的眼神透着缥缈,虽然方向未变,但游离的样子说明,他的心思,早已不在这房间里了。

  应该快到了。

  克罗克活动了一下渐渐僵硬的脖子,稍稍向上抬起,望了望黑乎乎的屋顶,然后转了一圈儿,又重新把视线聚焦到正中央,光线投射的那把椅子上面。

  已经没问题了,需要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主人会因此而感到开心吧。

  克罗克默默地想着,沉浸在与整间房融为一体的寂静中,虽然相隔了起码有75英尺,但克罗克仍旧清晰地听到凳子上的男人,不时发出的,轻微的,近似于奄奄一息的喘息声。

  紧接着,门开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位于克罗克和另外一位巫师之间的墙壁上出现了门,随后突然被打开,一股来自于人间的温暖热气瞬间涌/ru这安静、冰冷的空旷大厅里,克罗克与另一位巫师立刻从自己的小凳子上站起身来,半侧身体,注视着一行人匆匆走入。

  “身份确认。”

  克罗克理所当然的,程序化地说道。

  虽然这里是属于英国魔法部神秘事务司的审讯室,但面前打头的矮个子男人,毫无疑问拥有进入这里的权利,细条纹西装打理的一尘不染,鲜红色的领带、黑色的长斗篷将这个顶着灰色卷发的粗矮巫师衬托的神采奕奕。

  克罗克从康奈利?奥斯瓦尔德?福吉的神色中,读出了他前所未见的兴奋和喜悦,以及几分可以忽略掉的焦躁不安。

  进来的不单单是福吉一人,跟随在魔法部/zhang身后的还有三人。

  一个高个子男人,看起来活像头老狮子,茶褐色头发和浓密的眉毛里夹杂着缕缕灰色,金丝边眼镜后面是一双锐利的眼睛,走起路来,大步流星,如果不是稍稍放慢脚步,恐怕很快就会超到福吉前面去,使人立刻感觉到这是一个敏锐、强硬的家伙。

  鲁弗斯?斯克林杰,克罗克在心头默念着:是了,他应该来的,身为傲罗办公室主任,毫无疑问有权利插手这件事情,这是毫无疑问的。

  他紧接着把视线后移,看向另外的两人。

  走来的是一男一女,女人的位置比斯克林杰还要靠前一点,几乎是紧紧跟在福吉身后,穿着紫红色长袍,左胸前绣着一个精致的银色“w”,这是巫师法庭,威森加摩成员的正式着装,女人身材略宽,有着方下巴,灰色短发,戴着一副单片眼镜。

  阿米莉亚?伯恩斯,克罗克嘀咕着,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他的目光马上移向跟随在阿米莉亚?伯恩斯身后的男人,他黑色的长发和胡须中夹着缕缕银丝,双眼目光闪烁,似有看不见的阴影在额头笼罩。

  这个男人——

  克罗克轻轻歪了下脑袋,回忆了一秒随后记忆从脑海里窜了出来,皮尔斯?辛克尼斯,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副司长,跟随阿米莉亚司长前来倒也合情合理。

  就在克罗克歪头的瞬间,辛克尼斯仿佛察觉到了他细微的举动,扭过头来,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无声的碰撞了一下,随后刹那分开了。

  “我坚持我的意见,现在就应当立即逮捕邓布利多,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福吉压抑着强烈情绪的声音在大厅响起,但传入克罗克耳边时,却变得飘飘忽忽,如同梦呓,但这不影响其他人听见部/zhang说的话。

  “部长/zhang先生,我认为还是应当先由傲罗和魔法法律执行司进行联合审讯,以确定斯多吉?波德摩证词的准确,并且只有交由威森加摩审判,才能真正定罪——”

  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阿米莉亚?伯恩斯推了推单片眼镜,声音虽然温柔平淡,却明确地在魔法部/zhang面前,表达出自己截然相反的态度。

  站在一旁,老狮子一般的斯克林杰微微点头,似乎赞同阿米莉亚的观点。

  “阿米莉亚,”福吉似乎竭尽全力压制着怒意,“我知道你同情邓布利多,但缄默人已经审讯完了,斯多吉供认了他是由邓布利多差遣,是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校长的指示下,潜入神秘事务司的——妄图获得一件威力强大的武器!”

  福吉的个子还没有阿米莉亚高,在急切地争论时,总是恨不得跳起脚来,克罗克默默听着他们的争吵,沉默着——这正是缄默人擅长的,同时思绪已经飘飞到了其他地方,他在考虑也许康奈利?福吉易怒的性格和他的身高存在着什么关系也说不准。

  “可根据魔法法律,罪犯必须交由魔法法庭威森加摩审判,供词才能生效,成为被承认的——”

  “现在是非常时期,阿米莉亚!”福吉嚷嚷起来,他的声音越来越高,和他的个头完全不相符合,克罗克开始惊讶于,他是怎么爆发出这样高的音量来的。

  “博德!”福吉说着朝与克罗克相隔不远的另一位缄默人招了招手,名为博德的缄默人走过去将一摞厚厚的羊皮纸递给福吉,魔法部/zhang拿起最上面的一张,自顾自地大声念起来:

  “斯多吉?波德摩,现年三十八岁,家住克拉彭区金链花公园2号,日前在威森加摩接受审判,被控于8月31日非法侵入魔法部并企图实施抢劫,在凌晨一点企图闯过一道一级保密门——”他顿了顿,仿佛咽了口唾沫。

  克罗克点着头,这套证词他早已经滚瓜烂熟,甚至能默念出来接下来的句子

  “据斯多吉?波德摩供述,他背后指使者是现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邓布利多。”

  “部/zhang先生——”纤细的声音自阿米莉亚身后响起,辛克尼斯微微欠身,向前一步,对福吉说道:

  “可是根据魔法部的法律规定,来自神秘事务司的审讯证词不足以做为证据,如此武断地将邓布利多教授定罪,是否会引起舆论争议呢——这也是魔法部不得不考虑的事情,尤其是面对邓布利多教授这样颇有人望的巫师。”

  福吉眯了眯眼,认真审视着这位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仿佛是进入魔法部以来第一次认识他,连克罗克也对辛克尼斯产生了另眼相看的感觉,一直以来,身居副职的辛克尼斯在魔法部并不起眼,甚至连威森加摩的成员都不是。

  以至于许多人只知道法律执行司有阿米莉亚?博恩斯,却不知道还有一位皮尔斯?辛克尼斯副司长。

  这个人看上去也有两把刷子,克罗克喃喃地想到,但这种赞叹并没有持续太久,反正最终都会成为主人的棋子,然后为主人的伟大事业而奉献,只有在那时,他们才会体会到真正的幸福吧,克罗克在暗地里为面前的几位巫师悲哀着。

  “辛克尼斯,”

  福吉似乎在副司长轻柔的语气中平静了下来,刚才还犹如即将喷发的火山,此刻又神气地控制住了怒气,他用手向上提了一下略松的领带结,扭了两下脖子,深吸了口气,尽量平和地解释道:

  “可我们要抓捕的人是邓布利多,谁知道他在斯多吉身上下了什么咒语,是否知道自己派去偷东西的小贼,已经被抓/zhu了,他随时有可能逃走!到时我们又该去哪里搜捕,这样一个人物呢!?”

  福吉说的振振有词,不时用力地挥舞着手臂,仿佛在发表一场激动人心的演说,然而在克罗克眼睛里,在场的众人里没有一个被他煽动,自己和博德两名缄默人暂且不说,辛克尼斯带着礼貌的笑容,但却并未透露出被说服或是发自内心赞同的神情。

  鲁弗斯?斯克林杰若有所思地点头,但眉宇之间的迟疑凝成愁云,久久不肯消散,阿米莉亚的反应最有趣,她神色平静,可颤抖的眉毛出卖了她,这位女巫似乎因为魔法部/zhang离奇的言论,而出离愤怒了。

  “如果他提前逃跑,藏在麻瓜中,这对我们来说就会是个大麻烦,或者他干脆——”

  福吉说到这儿再一次停顿,脸上浮现出惊骇的神色,嘴唇微微颤动,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仿佛声带拒绝震动,只是因为不想吐出那句话来。

  “或者他干脆走上神秘人的道路,想想吧——纠结凤凰社,蛊惑那些尊敬他,相信他的人,好好想想吧,”福吉深吸一口气把话说出来,但说到一半他的手就已经在不停发抖了。

  他不得不换了口气,才把话完整地说完,“好好想想吧,那绝对是无法想象的可怕场景。”

  “嗤,”一声嗤笑将魔法部/zhang铿锵有力的演讲击垮,阿米莉亚?博恩斯用手撑着腰,仿佛全力不让自己大笑出声,以至于弯下腰去,她涂了口红的嘴角轻轻吐出轻蔑而不屑的两个字

  “胡扯——”

  “阿米莉亚!”福吉涨红了脸,喷发的火山终究是忍不住了,他跳着脚仿佛要和法律执行司司长一决雌雄。

  “我想部/zhang先生说的,也许有一定道理。”出乎意料的,老狮子般的傲罗主任,鲁弗斯?斯克林杰插话进来,他双手抱在胸前,紧蹙眉头,从福吉开始说话起,似乎就在思考着什么。

  的确,如果站在傲罗办公室主任的角都来思考,的确会有这样的担忧,那就是无法给予邓布利多完全的信任,克罗克阴暗地想到,而这或许正好合了主人的心意。

  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来。

  “如果整件事的幕后主使真的是邓布利多的话,魔法部反应动作越慢,就将会处于越被动的状态,早做措施,比什么也不做要强。”

  斯克林杰在认真思考后,得出了如此结论,这让阿米莉亚?博恩斯难以置信地长大了嘴巴,她不可思议地在福吉和斯克林杰之间来回打量,仿佛被施了遗忘咒,以至于忘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辛克尼斯仍然保持着礼貌矜持的笑容,好像从说出一番话之后,便退出了整件事情的讨论,了解自己这位副手性格的阿米莉亚明白,皮尔斯?辛克尼斯是一条滑不溜手的蛇,想要从他那儿得到支持多半是不可能的。

  “好,鲁弗斯——”福吉脖子涨的通红,但这回是因为兴奋造成的。

  他踮起脚尖,拍了拍傲罗办公室主任高大而削瘦的肩膀,这或许是共事以来,他们最为亲密的一次接触。

  “你组织人手,鲁弗斯,把傲罗们带上去霍格沃茨——”福吉的视线越过了阿米莉亚,望向圆厅远处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里,片刻又转回来,看向被拷在椅子上,垂着脑袋的斯多吉?波德摩。

  “至于他,阿米莉亚司长,你们可以对他使用吐真剂了,但我想不会得出什么和神秘事务司不同的结果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抖了抖自己的斗篷,昂着脑袋,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从阿米莉亚身边走过。

  尖头皮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蹬蹬蹬”的声音逐渐远去,克罗克能看到阿米莉亚?博恩斯僵在那里,肩膀止不住地颤抖,鲁弗斯?斯克林杰冲法律执行司的同僚欠了欠身便跟在福吉身后离开,两人在“咕隆”一阵冗长的缓慢关门声后,彻底离开了圆形房间。

  这时克罗克听到阿米莉亚平静的呼唤声:“博德先生,能请您帮忙把吐真剂拿来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