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神灵狩猎计划 > 第二十八章 骑士

第二十八章 骑士

  李清焰立即转身。走到天台另一侧,看四下无人。

  于是他直接跳了下去。

  落到楼下的绿化带里,被几丛树遮住了。双脚陷阱泥土中,把鞋子弄脏了。这时候快到早上九点,小区里上班的人走得七七八八。这栋楼又在小区外侧,于是路上也没人瞧见他“掉”下来。

  他快步走、足下生风。用了十几秒钟回到门口的保卫室,抬手敲窗:“老温,车借我用用。”

  之前和他说话的保安正在对付三碗面——吃掉了两碗正在喝第三碗的汤。瞧见李清焰脸色严肃就什么都没说,赶紧从衣兜里摸出钥匙:“小李主任这是有急事啊。”

  李清焰看一眼那钥匙:“不是这个。”

  “我就是骑这个来的呀。”老温抬手往保卫室西侧一排电动车那儿一指,“就那台黑的。”

  那是一辆摩托车,纯黑色。模样漂亮,但像是改装的。

  但李清焰也抬手一指:“我说的是那个。”

  他指的是摩托车旁边的一辆电动车。看起来像是个女式车,粉红色。该是停了有几天,车座上落了一层薄灰。

  老温嘻嘻笑起来:“李主任,您骑这个有失身份哪……”

  “别废话,弄不坏你的宝贝。”李清焰一伸手,“拿来。”

  老温哭丧了脸。可还是从裤兜里摸出另一把钥匙:“李主任你可千万小心哪——”

  李清焰抓了钥匙快步走过去,将电动车推出来。想了想又拿了一边摩托车把手上挂着的头盔给自己套上,放下面罩。

  这辆车看起来像女式车,但实际上车体要略宽一些、大一些。

  然后他跨坐在车上、插入钥匙。往左扭三圈、往右扭三圈,发动。

  小区门口忽然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电动车的排气管——本不该有这东西——喷吐出浓重的黑烟。仿佛一头正在沉睡的母兽被忽然唤醒、发出低吼,这辆“电动车”载着并腿规规矩矩坐在上面的李清焰,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猛地蹿了出去!

  正值上班的高峰期,路上车流量很大。但李清焰座下的电动车像是一匹发疯的小母马,以可怕的速度在车辆之间穿梭、恰到好处地规避红灯,只用五分钟就穿过两条街。

  实际上这玩意儿完全不是电动车,而是改装了的大马力摩托车。

  小区保安老温是个妖族,真身是马。运气好,找了个同种的媳妇,于是生下三个小崽子。结果运气更好,三个小崽子都开了灵智。然而妖族诞下的开了灵智的后代仍是兽形,想要化人身还得等指标。

  李清焰来红阳社区之前老温就等了三年,等他到了又等了一年整。然而家里三个小的体型大,只好托在社区的育幼班。按着国家的政策,这种多胎多灵智的妖族幼儿每五年只能有一个化人形的名额。余下的,倘若同意送到福利处,就有一次性的经济补助。

  然而老温性子很倔,打算等上个十五年把三个孩子都养成“人”。这么一来,就得个人承担孩子在育幼班的费用了——还是三份。

  他做保安赚不到这些钱。好在自己有手艺,就给人改装车。这一辆是半年前一个人托他改的。结果交了订金之后人不见了,老温只好先搁着。

  ——搁到如今终于能一逞雌威了。

  又过五分钟,李清焰已经冲破车流驶上了翠屏路。北山市的修行班在北山湿地公园旁,从前也算是中心五区之一。但同样因为市区南迁,这边的繁华不复以往。不过另有许多政府机关、社会团体迁了过来,没叫这里现出颓败气象,反倒是比旧时候环境更好、更宜居了。

  翠屏路直通北山湿地公园,可因为近山了,地势就有起伏。当初修路的时候也有心避开一些自然景观,于是道路颇为曲折、有高低落差。同时因为这里的住宅区少,车流量也就小,这条路便成了市里暴走青年团最爱的竞技场所了。

  所谓暴走青年团,就是由一群十七八岁、迷恋大马力机车的半大孩子组成的。这群年轻人最喜欢戴着头盔成群结队在市区呼啸而过、你追我赶。不在乎什么上下班高峰,也不在乎什么社会公共秩序。过去三年间有六个该团的骑士因为事故而死,几乎都没留下全尸。

  可这些孩子却因此更觉得刺激,愈发嚣张了。

  说到底,在如今这样的年月,寻常人、尤其是十七八岁的孩子,玩不起这种从亚美利加进口的钢铁坐骑。暴走团的年轻人家中非富即贵,碍于他们的背景,执法部门也一直没法子祭出雷霆手段。

  李清焰行过一条岔路的时候,遭遇了这些人。

  七八个穿黑色皮衣皮裤、戴黑色头盔的“骑士”驾驶钢铁坐骑轰鸣着从岔路冲出来。但车速并不高,只在路中间晃荡。路上的汽车也不密集,车与车之间的空隙很大。于是他们跑到车流中间秀车技,嬉笑声在轰鸣中仍隐约可闻。

  常在这条路上开车的都知道这些惹不起的暴走青年,大部分放缓车速等他们过去,于是李清焰也略等了一会儿。

  他觉得邓弗里不对劲儿,想要去看。可在路上已渐渐想明白一件事——这人如果想要对杨桃下杀手,不会自己跑来街道办带她走。他之前在杨桃手心儿写的那个“勤”字用了些灵力,因而他一路追过来时,能感应得到自己极微弱的灵力残留。

  邓弗里走的的确是这条路。他的确是在往修行班去的。

  这叫他略放了心。

  然而暴走青年们今天似乎兴致极佳,一直低速在路中间盘桓不去。后面一辆车不耐烦鸣笛想要超过去,骑士们觉得尊严被侵犯,就群起去拦那辆车。车主显然也晓得他们的身份,有再多火气也只能按捺,只好又将速度降下来。

  可大多数年轻人的通病是不晓得“得饶人处且饶人”。两三个骑士不依不饶,驶到车边同车里的人挑衅,似乎还想要再“玩”得久一些。

  李清焰叹了口气。于是粉色电动车加速、避开前方四五辆小轿车,瞅着一个空隙,从一位骑士身边穿过去了。

  ——骑士们被一个戴着福字头盔、穿白衬衫黑西裤、坐得规规矩矩的人,用一辆女式“电动车”超车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