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求仙则仙 > 第五百五十七章明月倩的下落

第五百五十七章明月倩的下落

  他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见门房铁了心不说,唐承念也就算了,现在,她急着进去直面现场,所以没耐心玩什么拷打,迅速将门房扔开。

  “好,你不说,我自己去里面看!”

  若是到时候再没人说,她再一个个撬开嘴巴问!

  字面意义上的“撬”。

  ……

  唐承念虽然因为门房的话,变得紧张兮兮,可是她还是先去了兰诗嬛和兰宾言的院子。虽然她已经在那桃源乡中待了整整十年,然而,她对这唐府中的所有院落都依旧熟悉不已,仿佛这一切都印刻在她的头脑中一样。自从她晋升为化神境界,她对于之前的记忆就回想得越发鲜明了。

  等她到了兰诗嬛的院子,才发觉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这里头飘渺无人烟,显然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那么兰宾言呢?

  也不在了。

  这对姑侄居然已经离开了唐府吗?怪不得唐瑄奇性情大变。

  她就觉得这对姑侄一定向唐瑄奇许诺了什么,不过如今看来,不是他没有做到她们要他做的事情,就是这对姑侄食言了。不管是哪一种,唐承念都决定抱持幸灾乐祸的态度。

  不过,如今唐瑄奇、兰诗嬛,兰宾言都不在,那么,她不就是这座府邸里的老大了吗?

  唐承念当即兴致勃勃地跑向了明月倩的院子。

  可是,等她快到的时候,那预感又来了。

  她得说,自从她拥有这种预感,就没有感觉过什么好事。

  “娘!”

  唐承念不敢用神识提前观察,因此,等她跳入明月倩的院子,得到的发现是……这里败落得比兰诗嬛的院子还要凄凉。甚至,她可以看出一部分有人故意摧毁此地的痕迹,不过也掩盖在了厚厚的陈腐气息中。

  “是谁?!”唐承念坚信是有人害了明月倩。

  唐府里除了兰氏族姑侄,还有谁会这样做?阮葵?

  不,阮葵没那么厉害……不!如果唐瑄奇在背后支持她呢?

  唐承念不知何故,忽然就想起了唐瑄奇曾经望向她与明月倩时,若有似无的冷意。

  也许,唐瑄奇比她想象中更恨她与明月倩。

  但他也不应该……做这种事!

  唐瑄奇不在,唐承念便决定去找阮葵讨个说法。

  或者说,讨个下落。

  ……

  唐承念没有顾忌的情况下,想要去哪里,几乎是心至身至。

  “砰!”

  她直接踹开了阮葵屋子的门。

  当唐承念如一阵风般冲入阮葵的院子里时,她只惊起了落叶,未惊动人。

  若不是她踹门,估计没人知道她来过。

  “谁这么大胆?”

  阮葵本来好端端地喝着茶,谁知道有人直接踹开了她的门,吓了她一条,害得她把茶水直接浇在了自己身上。这茶水很烫,但烫不伤她,她愤怒的是这人竟敢不告而入。

  她懊丧地从凳子上起身,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子,根本不曾留意闯入者的长相:“你是什么时候进来伺候的?居然这么不懂事?自己出去领罚吧!”

  “你要谁领罚?”一阵风卷来,拎起了她的衣领。

  等等!这感觉好熟!

  “咻——”

  阮葵再再再……再一次被扔了出去。

  她已经十年没尝过这种滋味了。

  “你找死!”阮葵有个好女儿,因此,在后院中是唯一一个得到唐瑄奇另眼相看的女人,她极受宠爱,因此直到现在,她的情商依旧没有丝毫长进。敢对她动手?那就揍你!其实阮葵也是十年前看了明月倩大发神威后眼馋不已,心心念念想学习明月倩这种气势,这才主动向唐瑄奇揽了帮他收拾敢多嘴饶舌之人的任务。

  阮葵是元婴修士,原本已经多年不曾遇上对手。

  奈何她如今遇上了一个化神修士,而且坚决不跟她搞物理对攻。

  “嗖!”

  唐承念直接唤出火云锁链,把阮葵缠起来,丢在空中,又让她好好品尝了一番被扔飞的滋味。

  “唐?唐承念?你放我下来!”

  空中的阮葵视力倒是好多了,认出了唐承念。

  不过唐承念来这里可不是和她讲客套话的。

  “我娘呢?”

  “啊?”阮葵听不清。

  唐承念只得暂时将她放下来,让阮葵能够凑近她:“我问你,我娘去了什么地方?她为什么没有呆在院子里,我去过她的院子,那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你也别和我说什么搬到了其他院子的瞎话!你要是敢说瞎话骗我,我就杀了你!”

  她满身煞气地发出了最后一句警告。

  阮葵吓得浑身打哆嗦,她情商不足,看人眼色的本事还是挺好的。

  唐承念不是在唬她,她看起来是真的会这样做。

  “可是……我不知道……”阮葵委屈地说道。

  唐承念直接无视了她欺骗性十足的脸。不知道?骗鬼去吧!

  “再不说实话,我让你永远只能骗鬼!”唐承念发出了最后通牒。

  最后通牒的下达时间太快,以至于阮葵即便是听了,也仍旧愣愣的,满脸都是不明所以。

  倒是装得挺像。——唐承念讥讽地一笑。

  待她预备令阮葵明白,她说的话是认真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她背后响起。

  “你把她放下来吧,她什么都不管,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唐承念早知道有人接近,不过那人的气势对她来说弱得像无,因此,唐承念连回头都欠奉。原本,她还以为这个人是哪里来的丫鬟,谁知道此人居然有胆量走过来,难道看不见她用火云锁链吊起阮葵的样子有多么凶残吗?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灵力值,还够,就继续吊着阮葵,自己转身。

  转身一看,入眼的先是个吸睛力十足的大美女,嘴唇呈淡红色,嘴角天然向上翘起,随时随地都像是在笑。长这种模样,天生就美丽又讨喜。只是她的眼神太过刚毅,哪怕眼睛水汪汪的,也去了七分柔情。等她欣赏完了美人,才有兴趣看她的名字:唐承眷。

  唐承念越发相信这时间有问题了。

  唐承眷显然已经长开了,何况,这年纪……左看右看也不是个鼻涕妞,而是一个容颜俏美的少女。不管怎么说,是个少女年纪,而不是她上次与唐承眷分别时候,那十岁都没到的年岁。

  “要我把你母亲亲放下来,你总该告诉我点什么。”唐承念手不动。

  唐承眷沉稳地说道:“你放心,我会将全部都告诉你,她不知道的,我知道。”

  两人打了半天哑谜,唐承念也放心了。

  唐承眷打不过她,问一个看起来精明的唐承眷,总比折磨一个傻呆呆的阮葵有用。

  她与这对母女本身没什么仇怨,没必要硬给自己树敌。

  “我娘亲去了哪里?”唐承念单刀直入,她相信,唐承眷来了这么久,不会没看出她真正想要知道的是什么。

  唐承眷吸了一口气,才问道:“我有两个答案,一个长的,一个短的,你听哪一个?”

  “哪个更完整?”唐承念问事喜欢较真前因后果,听一半太影响她判断。

  “长的。”

  “那就说长的。”

  “好。”唐承眷也知道自己娘亲的命刚刚才从生死关前走一遭,因此并不拖延。

  按照唐承眷的说法,那天,没人知道一切缘由的缘故,其实是因为当时唐瑄奇与明月倩是密谈,自然不会让别人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唐承念隐隐约约对唐瑄奇说的事情有了些猜测,不由得暗笑,想不到唐瑄奇居然还有这么一丁点羞|耻心?原来,他也知道与自己的发妻谈这些,不好?

  “那我就从引发这件事的引子说起。”

  “我有空听,你说吧。”

  ……

  明月崖败落的消息传到了中心城。

  明月倩知道此事后,忧心忡忡,为这个消息的真假揪心不已。

  她一度想离开中心城,回明月崖去看情况,不过,被唐瑄奇拦住。

  因此,明月倩便断了心思,老老实实留在中心城里。

  明月崖传来的都是不好的消息,而且,越来越坏。唐承念失踪,唐承奕那边也莫名其妙断了来往,没多久,据说天枢峰封了山,明月倩立刻就变得孤立无援。

  她虽是元婴修士,但唐府里终究是唐瑄奇做主。

  一开始,明月倩是纯粹为明月崖的败落而哭泣,但等没了明月崖这座靠山,她才慢慢感觉到自己失去的到底是什么。

  初时,她只是感觉到自己的侍女对她越来越怠慢,不过唐承念以雷霆万钧之势镇|压,便令自己的院子人心安稳;

  但过了一段时间,唐府后院的女人开始慢慢孤立起唐承念,这次,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被理所当然地彻底排斥在外了。

  某一天夜里,唐瑄奇来找明月倩。

  “小倩,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说。”

  ……

  唐承念大约明白唐瑄奇要说的是什么,等唐承眷说到此处时,她便没按捺住自己冷笑的神情。

  唐承眷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