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骑士悲歌 > 第028章:(公正骑士)克拉格斯

第028章:(公正骑士)克拉格斯

  本章人物:(艾德·哈伦哥斯)、(格林顿·克拉格斯)、(巴隆·亨利)、(吉伦威尔)、(弗里特)。

  ≡≡≡≡≡≡≡≡≡≡≡≡≡≡≡≡≡≡≡≡≡≡≡≡≡≡≡≡≡≡≡≡≡≡≡≡≡≡≡≡≡≡≡≡≡≡≡≡≡≡≡≡≡≡≡≡≡≡≡≡≡≡≡≡

  第028章:(公正骑士)

  哈伦哥斯堡城内的粮仓已经没有火苗的影子了,数不清的粮食被火焰吞噬,更多的被救火时泼出的水拍打的湿漉漉的。

  街上满是巡逻的步兵与红袍侍卫队,金袍骑士五人一组的骑着金甲战马在城内游荡,各处城门驻守的士兵翻了五倍,数百名弓弩手严阵以待。

  城内各个街道的酒馆和**被封锁了,一切酒客和嫖客都必须接受检查,妄图反抗的酒鬼被卫兵一剑刺穿心脏,尸体被绑在酒馆门口的木桩上警示众人。

  斯瓦迪亚刺客**出了更多的人手潜伏在哈伦哥斯堡,飞入哈伦哥斯堡城的一切信鸽与渡鸦必须接受检查,而飞出城堡的任何一只鸟儿都会被城墙上的弓弩手射杀。

  城内的领主居住地周围到处都是不停走动的红袍侍卫。整个主城堡外墙增设了三十多名弩手投入防护。吉伦威尔带领的四人骑士卫队寸步不离的守卫于哈伦哥斯公爵左右,随时准备拔剑迎敌。

  中午的会议和往常一样展开,哈伦哥斯穿着自己的盔甲坐在大厅中央的石椅上,左手轻轻抚摸着腰间佩剑的剑柄,用略带严峻的目光审视着大厅中央单膝下跪的城门守卫军官。

  大厅中央身着皮甲的守卫军官在哈伦哥斯公爵的审视下一言不发,紧抓着空剑鞘的手不时颤抖着。

  “我很诧异,已经很长时间了,城门侍卫被杀,城门大开,”哈伦哥斯公爵缓缓说道。“而你的调查却迟迟没有结果。”

  “禀报大人,尸体身上的弩箭拿出来了,可它们都是斯瓦迪亚产的。”单膝跪地的男人颤抖着声音回答。

  克拉格斯亲王静静的坐在哈伦哥斯公爵身旁,他派出去的刺客也没有一个人归来。亲王尽量掩饰自己的愤怒,语气平静的说:“这些罗多克人是冲着你来的,艾德!”

  城内的守卫往往在很偏僻的地方发现被射穿喉咙的尸体,那些尸体便是克拉格斯派出的刺客。哈伦哥斯城内似乎混进了一团嗜血的烟雾,无声无息,却危险异常。

  哈伦哥斯公爵轻轻摆手,两名卫兵将大厅中央的守卫军官带出了大厅。被紧抓双臂的男人哭喊着,双腿踢打着大厅内的地面,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徒劳的挣扎着。

  坐在一旁的克拉格斯亲王眉头紧皱了起来,端起桌上的金色酒杯,轻轻品尝着杯中的美味酒液。“巴隆,你来做,现在。”

  克拉格斯亲王的身后,那个背后背着巨剑的金甲骑士微微点了点头。他就是皇家骑士团团长。

  两名卫兵连忙按住挣扎着的男人,企图让他老实的趴在地上。身着金甲的巴隆爵士摆手拒绝了。“松开!”带着金色头盔的巴隆爵士轻声命令,那头盔做成狮头形状,遮面的面罩被他掀起。

  卫兵松开了,挣扎的男人急忙跑向大厅门口,却被手握长矛的卫士一个矛柄击倒在地。

  巴隆爵士抽出一名卫兵的剑掷在城门侍卫长的脚下。“给你一个机会,”他轻声的说道。“只要擦到我的盔甲,就可以让你走。”

  哈伦哥斯公爵可以下令制止这种行为,他的士兵不需要任何骑士替他处决,但他注意到一旁的克拉格斯亲王饮酒的嘴角轻轻翘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侍卫长颤抖着捡起了地上的剑,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穿着金甲的年轻骑士,头盔里的脸年轻的没有一丝皱纹,和死神一模一样的瞳孔中,隐藏着一种深邃的笑意。

  “来吧!”巴隆爵士动了动佩戴着金色护指的右手。

  侍卫长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挥剑刺向金甲骑士的胸口。他也曾是一名出色的战士,也曾和普通的步兵们一齐望着骄傲的骑士们穿过街道,心里不时的鄙视着那骄傲的笑容。

  「只不过会骑马罢了!」每名步兵都这样想。

  巴隆爵士的身体猛然动了起来。侧步,城门侍卫长的剑贴着他的身体刺过。随后,巴隆爵士的金色战靴扬起,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拿剑的男人踢倒在地,那柄剑随后掉在很远的地上。

  金甲骑士的金靴踏在了倒地男人的后背上,被踏着的男人想努力爬起,但刚刚踢在自己身上的一脚似乎将他牢牢钉在了地面上。

  “哈伦哥斯大人,您不介意这干净的地面溅上鲜血吧!”金色狮盔下的面庞露出一丝笑容。

  哈伦哥斯公爵没有出声,而是点头默许。城门侍卫长疏忽职守,并造成守城士兵死亡数十人,他必须对此次的事件负责,军纪严明的哈伦哥斯家族从不心慈手软。

  守护在哈伦哥斯公爵身后的吉伦威尔心想:好快的速度,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只是一个照面就将侍卫长击倒了。

  巴隆爵士将手探到了背后的金色剑柄,随后猛然抽出,银白色的锋利剑刃耀眼的夸张。拿着剑的男人,抬起左手,合上了掀起的面盔。

  巨剑扬起,然后落下。银白色的剑刃与地面碰撞出清脆的响声。金靴下的男人停止了挣扎,鲜血从短颈下汩汩涌出。

  巴隆爵士的金色披风溅上了少许鲜血,披风的主人解开肩部固定披风的金块,用那带血的披风拭干了染血的剑刃。随后掷在地上,金披风被逐渐流出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