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牧武 > 第91章针锋相对

第91章针锋相对

  第九十一章提高的地方

  宋乐拿起匕一晃,划出一道淡淡的黑影,宋乐嘴角的微笑渐渐地堆满了整张脸,很是可爱。

  宋乐没有去管莲花指怎样看自己,毕竟,能遇到这么好的匕,无论是谁都会很高兴的。

  莲花指淡淡的说道:“好用的话,你就拿去吧!。”

  宋乐这时候可没有客气的意思,道了一声谢谢,就把匕往腰上一别。

  谁知道匕的锋刃一下就割破了衣服,宋乐惊疑之下,拿着匕,看了莲花指一眼。

  莲花指一看就知道宋乐是什么意思,她指了指手柄上的纱布,说:“将手柄的纱布松开,用它捆着吧。”

  宋乐听她说完,就动手拆开了手柄上的纱布,纱布一松开,手柄上同样有着花纹,宋乐看不出来是什么,他也就没有去管,小心翼翼地将纱布慢慢地缠着匕的锋刃。

  宋乐看了看自己的杰作,纱布上的那种冰冷之感应该就是因为纱布长时间缠着匕所致。

  宋乐奇怪,之前应该是被纱布缠着的,但为什么刚才纱布会缠着手柄呢?

  宋乐缠好后,用手去握了一下,感觉纱布还挺结实,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料。

  宋乐再晃了晃,问莲花指,他说:“就这样?”

  莲花指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嗯~”

  宋乐见纱布缠着的匕,两者之间居然会如此合适,他问:“是你拆开的?”

  拆开,自然是宋乐见到匕的时候,纱布缠着的是手柄而不是锋刃,所以他才会这样问。

  莲花指忽然将目光转到匕之上,慢慢地说:“不是,我见过有人这样用过。”

  声音很轻,轻得宋乐都想怀疑自己有没有听到。(声音哪有什么重量!…)

  宋乐没有注意到莲花指的变化,特别是她眼睛异样,他问:“那人呢?”

  莲花指盯着匕看了很久,又再看向宋乐,仿佛宋乐是她认识多年的人一样。

  很久很久以后,她语气略微不如平时。

  她说:“死了…”

  宋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感觉得到莲花指说出死了两个字的时候,她好像陷入了某一种回忆里。

  宋乐将匕放了下来,小声说:“对不起。”

  等了好一会儿以后,她说:“没事儿。”

  莲花指几乎没有出任何的声音,嘴角微微动了几下,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吧。

  宋乐这次真的把匕别在腰间,被纱布缠着的匕,失去了之前的锋芒,安安静静的挂在宋乐身上。

  宋乐不知道莲花指叫自己回来一趟是干什么的,不会单纯的就是给一把匕吧?

  不过,以匕的质量来说,是值得的。

  回过神的莲花指见宋乐已经把匕收了起来,就对他说:“这次旧皇都的名单里没有你的名字。”

  “我不会干扰你们的。”

  “所以,无论你怎么做,最后都不会分得一枚钱。”

  “我记得我说过,我需要。”

  莲花指没有将宋乐的话听在耳里,反而说:“你救过连衣?”

  宋乐尴尬地说:“添乱了而已。”

  莲花指赞许道:“不贪功,很好!”

  宋乐无奈地说:“本来就是。”

  莲花指看了一眼宋乐,又看到他那伤痕累累的身体,眉头皱皱。

  好一阵子后,只听她说:“嗯~连菏泽有个地方,能够在短期内提升自己。”

  宋乐一听,脸上露出的高兴已经过了惊讶。

  莲花指对自己想什么都知道,原来她叫自己回来不是给一把匕这么简单,看来她早就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提升,不然没有竞争力。

  宋乐惊讶莲花指是怎么知道的,他当时冒出要提升武修的时候是在客栈,没跟人说过,那莲花指又是怎么知道的??

  额呵…

  不过,既然有这样的地方,宋乐想必不会放过的。

  但听莲花指说:“但是,以你现在的伤势,能撑多久,就看你自己的了。”

  福老狠狠地将水壶砸在院子中,不是因为去杀宋乐的人没有回来,而是因为,朱忌没有同意他的建议。

  福老建议先把福红杉救回来再依计行事,可是在旧皇都的罗生堂弟子,不用想都知道这是福老自己的想法。

  所以福老他很气,气自己不该叫福红杉来旧皇都,更气黄别那家伙没有好好看住福红杉,但他没有气福红杉的任性。

  福老现在只剩下两个可以用的人了,左云右雾,而且他们两个已经短时间内不会出手的,因为他们已经伤了。

  一旁的朱忌还是像以前一样,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没有乱说什么,也不打算说什么。

  朱忌心里清楚得很,如果这次能够夺得旧皇都之争,他重回罗生堂不是没有可能的。

  但是眼前的这个老家伙一直在无聊,甚至是干扰他的行动。

  如果不是长老们要求在旧皇都的行动要向他汇报,才懒得理这老头呢。

  而且居然还要听听他的意见,呵呵,看头还能有什么意见。

  朱忌开口说:“福老何必动这么大的火呢…”

  福老假装把气生在福红杉身上,他说:“红杉给你们惹麻烦了,能不气吗?”

  朱忌笑笑,说:“福少爷还是个孩子,何必生他的气呢…”

  福老听着,感觉不是很舒服,他说:“朱堂主说的是,孩子毕竟是孩子。”

  朱忌继续说:“那福老还是不要生气了好,我们好好想想,现在旧皇都出现的东西。”

  福老转身,冷冷地看着朱忌,说道:“朱堂主是说,福红杉是打算不救咯?”

  朱忌轻轻扬起嘴角,说:“福老说笑了,福少爷乃是你老的唯一孙子,怎么可能会放着不管呢…”

  福老冷冷地说:“依老朽看,朱堂主怕是没这个心吧?”

  朱忌依然面不改色,淡淡的说道:“福老有说哪里话,只是现在我们面对的是连菏泽,而不是单纯的钱庄。”

  福老几乎要把自己的胡子给气飞了,说:“连菏泽又怎么样?”

  朱忌轻轻的说:“连菏泽的四鬼。”

  福老眉头皱皱,语气稍微变了,问:“四鬼?鬼家之人?”

  但随即,他又说:“罗生堂应该有鬼家之人吧。”

  朱忌依然淡淡的说道:“连菏泽四鬼,是通过了三十六冢的鬼家之人,四个!”

  福老不屑地说:“即使过了三十六冢,在朱堂主眼里,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吧。”

  朱忌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说:“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何况现在是八只手。”

  福老问:“朱堂主不是还有一位兄弟么?”

  朱忌神色一变,说:“何老弟自然有他的行动,倒是福老你,也是有两位高人吧?”

  福老故作谢意,说:“说起来还得谢谢你们救了他们一把呢!”

  朱忌摆摆手,笑说道:“呵呵~福老的谢意,姓朱的怎敢接受,大家都是罗生堂的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福老顺着说:“那既然这样,朱堂主就帮老不死的救回不听话的小子可好。”

  朱忌明显嘲笑的说:“福老怕是年纪大了,忘了刚才朱某说的是什么了吧?”

  福老冷看一眼,语气提高,说:“朱堂主说话,还是好听点好。”

  朱忌故意加深语气,说:“福老你怕是忘了,旧皇都出现的是什么了。”

  福老一副什么都不知道,转开身,冷说道:“是什么?”

  朱忌嘴角微弯,开口说道:“啧啧…难到没有跟你说么?通脉棋局!”

  福老肩膀一动,问:“通脉棋局?”

  朱忌差点就笑出来了,他就知道,通脉棋局比福红杉重要得多,即使以你现在的年纪,呵呵…

  朱忌回道:“嗯,隐藏着通脉的秘密…”

  福老感觉到了什么,问:“上次左云右雾就是因为通脉棋局?”

  “是的!”

  “朱堂主…”福老把语气拖长。

  “嗯?”

  福老故作生死,寒声问:“朱堂主既然知道是通脉棋局,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老朽?”

  朱忌轻哼一声,答道:“呵呵,通脉棋局,是刚刚得知的,之前,朱某跟福老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福老疑问道:“哦?”

  朱忌犹豫了下,说:“就在药稼居门口,两位朋友告诉朱某的。”

  “两位朋友?”

  朱忌一想到那两人,就说:“既然别人肯把如此重要的信息说给朱某听,自然得当他们朋友啦。”

  福老怀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问:“那为何这两朋友来到了药稼居前,不告诉别人,偏偏告诉朱堂主呢?”

  朱忌微笑道:“可能是朱某长得比较可信吧!…”这个,无论是谁,都不会信的。

  福老冷冷地问:“是吗?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朱忌还是淡淡的说道:“这个就不好意思跟他们问了,我问了问周边的人,只有对面的面摊老头说他们是他的常客。”

  福老一副嘲笑,说:“看来他们是等着朱堂主出现的咯。”

  “既然如此用心,我们怎可以放着通脉棋局不管。”说完,朱忌冷冷地盯着福老的背影。

  福老转过身,冷冷地开口:“朱堂主…”

  朱忌没有把此放在心上,还故意问:“嗯?”

  福老一摊开双手,问:“真的打算不再听听老朽的意见?”

  朱忌的声音不再像之前的那种平和,冷冷地说:“福老的意见于罗生堂而言没有半点好处。”

  “你可不要忘了,背水计划的行动权不在朱堂主的手里。”

  朱忌听得出来,福老这是要威胁的意思,但朱忌还是说:“福老,朱某劝你还是不要随便的来。”

  福老的声音大了很多,寒声呵斥:“你不听?”

  朱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淡淡说:“你说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