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刀王与不可能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刀王与不可能

  正文

  淮安市内。

  “你看了吗?”谷辰拿着《淮安早报》问自己的友人陈翩振。

  陈翩振问:“淮安早报?你认识我十多年,什么时候见我有看报纸的习惯?”

  谷辰放下报纸,其实报纸不是关键,他拿过来本来就是和陈翩振一齐讨论的。

  看陈翩振真的好像一点都不知道,谷辰不由问道:“你是真的没看到消息?”

  “什么消息?你有给我发信息吗?我上午在辅导我家孩做作业,你是不知道,太难受了,脑袋疼的要命,根本说不清楚没法沟通。”陈翩振揉了揉额头,现在想想还脑袋一阵隐隐作痛。

  陈翩振拿起手机,看了看。

  现在手机上都安装了各种app,所以即使没有新闻类的,其他app也会发热点新闻。

  其余不说,反正陈翩振点开手机就有两条消息发来——[庖丁解牛被破解]、[袁主厨又做了一件大事]

  陈翩振毫不犹豫的点开了后一个,至于第一个,每天这种标题党新闻,他收到得太多了。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这一段应当很熟悉吧,出自于《庄子》,而今日本报记者从袁主厨第三新闻发言人吴云贵先生处所得知,袁主厨将在诈马宴上,展现传说中的庖丁解牛。

  据悉……]

  这样一篇报道,成功的让陈翩振懵逼了,反复看了很多次,这个新闻是青年报转载的。

  青年报不比得其他小报,作为官家报刊,所发出的新闻绝对是经过确认的。

  下面还有关于袁州资料的介绍,也就是陈翩振所熟知的那个袁州。

  关于袁州新闻发言人,毕竟袁州接受过的采访屈指可数,第二新闻发言人是周世杰,很多消息都是从周世杰处流传出来的,第一嘛大家应该都知道,所以就不说了。

  陈翩振抬头看着谷辰,恍然大悟道:“你跑来找我,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没错,今天网上因为这件事都闹疯了,反正咱们厨师圈子是爆了,你怎么看。”谷辰道。

  “怎么看?”陈翩振道:“如果是其他人这样说,那没得说,百分之百都是假的,可说这话的是袁主厨,我摸不准了……”

  “对,我就是因为摸不准才来的。”谷辰揉了揉脑袋:“你说袁主厨也是,时时刻刻都要弄出一件大事,我听说因为青年厨师交流大会,蓉城已经多了好多外国人。”

  陈翩振顿了顿补充:“如果不是因为时间不合适,我也想去参加。”

  “的确时间不合适。”谷辰也是这个想法。

  两人不是嘴上说说,他们仔细研究了一番青年厨师交流会的行程,如果晋级到总决赛,从初选开始,大概要持续两个月,当然并非是中间一直需要待在蓉城,只是整个周期就有如此长。

  谷辰和陈翩振都是淮扬菜“怀刀系”的厨师,怀刀系厨师,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准备“怀刀宴”,所以没有足够的时间。

  “跑偏了,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给师公?”谷辰问。

  陈翩振道:“必须得告诉,袁主厨的事,都不是小事。”

  两人决定好,立刻出门,陈翩振和谷辰,今年都是三十四岁,但前者看起来比后者要年轻得多,两人站在一起,说谷辰是陈翩振的叔叔都有人相信。

  淮扬菜,本就是以刀工精湛而著称,而怀刀系,就是专门以创造更具有观赏性以及价值的刀工为己任,每两年由怀刀系的厨师共同推出一次怀刀宴,以此来展现淮扬菜刀工之美。

  创造者王怀,也就是三十多年前,将“刀王”匾额,放到了博物馆的那位淮扬菜名厨。

  陈翩振和谷辰口中的师公,也正是王怀,实际上王老爷子开创了怀刀系后,有许多刀工精湛的厨师加入,也就是第二代,陈翩振和谷辰是第三代,实际上只是称呼为师公,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师公。

  这才是为什么两人不先告诉给师傅,而是跳级这样说的原因。

  王怀老爷子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但每次怀刀宴开始时候还是会亲自主持。

  这个时间,王怀在家里,陈翩振和谷辰因为是年轻一辈中刀工比较好的,所以也有请教过很多次厨艺上的问题,王怀老爷子也是喜欢提携晚辈的人,应该说绝大多数在某一门手艺上能够称之为大师的人,都喜欢提携晚辈。

  所以这两人对王怀还是很熟悉的。

  大约二十分钟后,陈翩振和谷辰到达王怀的家门口。

  “嘭嘭嘭”叩门。

  开门的不是王怀,而是汪季客。

  “呃,汪主厨怎么是您?”陈翩振和谷辰立刻感觉腰板都不自觉挺直了很多。

  “今天有事找王老有点事,进来吧。”汪季客转身进客厅。

  陈翩振和谷辰两个人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的跟着汪季客进门。

  王怀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头发已经完全白了,不过身体还是挺壮硕,看不出古稀之龄,看起来顶多六十三四的样子。

  “据说当初点心会时,袁主厨做了很精致的苏式船点,精致又好吃,可惜我是没有吃到。”王怀继续刚才和汪季客的话头说着,声音也中气十足。

  老爷子一边说着话,一边磕着瓜子,老爷子身体不错的原因就是能吃。

  用王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我做菜那么好吃,当然要多吃点,但并不是所有厨师胃口都好,比如说赣菜大师陈木,骨瘦如柴,怀疑是有厌食症。

  一个厨师有厌食症,这就好像许多逗人开心的笑星有抑郁症一样,都是比较荒诞的事,但现实往往就这么荒诞。

  “苏省这边收到邀请的厨师并不多,当时我也没有收到邀请。”汪季客道。

  “点心会,本来就不大,所以想来也正常。”王怀感叹:“一直想去蓉城,不过最近都没有时间。”

  老爷子说着把瓜子递到谷辰和陈翩振两人跟前问:“要吃自己抓。”

  谷辰和陈翩振点头,像小学生一样在旁边站着,光是只有王怀老爷子的话,两人还挺自由的,但有汪季客在,就必须规矩一些。

  “如果不是因为我家小强,我也不会和袁主厨有交集,也不会相信,真的有不满三十的年轻厨师的厨艺会如此好,最重要的是,对厨艺的态度如此认真严谨。”汪季客道。

  “想想也是应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