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令人敬佩的袁州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令人敬佩的袁州

  “颜色还真是透明的,只微微带一点茶色。”计乙观察着。

  周世杰更是直接打开小瓶子闻了闻,道:“干香菇熬成的菌汤?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特殊材料。”

  “走开,你的鼻子能闻出什么味来,让我来。”计乙也打开玻璃瓶,但却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这就是干蘑菇之类熬的菌汤,没有其他特殊的。

  “唯一要说特殊的地方,这菌汤有点凉,很明显是放到冰柜中冰镇过。”计乙道:“然后随即一愣,冰镇。”

  在场的计乙、周世杰、谭阔海都不是蠢人,何况还都是厨艺领域的大师,所以瞬间反应了过来。

  “难道就这么简单?”随即,计乙尝试自己的想法,把写作真香水实为菌汤的汤料,全部倒入瓷碗,然后马上搅拌。

  计乙道:“果然是这样!”

  “这心思也挺巧秒,多数人很难想到。”

  “我现在倒能理解这真香水,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了,因为一旦告诉旁人,有可能就不存在真香水了。”

  周世杰、谭阔海的反应和计乙一致,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钟丽丽这个都不怎么做饭的小透明在一旁瑟瑟发抖,压根不知道三位大佬口中的果然如此,原来如此,这么简单等等这些感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这面比刚才那碗没加真香水的面要好吃一些。

  “这应该就是真香水的真面目了。”谭阔海心道,并且在心底承认,这种方法的确比他想的那个方法的可操作性要更强一些。

  “小袁是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周世杰好奇的问道。

  袁州是什么人,周世杰还是比较清楚的,能够自己解决绝不麻烦他人,但都拿着问题来交流了,肯定是袁州一时想不到的,所以他现在才好奇后来又是如何想到的。

  询问熊孩子,不是什么不能讲的事,袁州就将和熊孩子的对话,大致的讲了一遍。

  但却让周世杰、谭阔海、计乙、钟丽丽四人都愣住了,没错这次钟丽丽是听明白了的,袁州能够找到这个方法,还是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小屁孩提点的。

  别说周世杰、谭阔海、计乙三个大师级人物,就钟丽丽而言,她如果有什么问题没能解决,找这方面专家问过了也没办法,那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找小学生询问的。

  身份越高的人,是越难拉得下脸皮,准确的说,是拥有得越多,顾及就越多。

  反正周世杰、计乙、谭阔海,三人是做不到,向厨师圈外面的人,请教厨艺问题。

  这不是越活越回去了吗?

  问题的关键在于,袁州就这样做了,并且还真的成功得到重大启发。

  “小袁主厨还真是,完美诠释了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这句话。”计乙忍不住感叹。

  “也没有下问,熊孩子很聪明。”袁州认真的道。

  “也是也是,大清都灭亡一百多年了,哪还有地位低不低的。”周世杰道:“小袁,你真的是给我们上了一课。”

  “呃……熊孩子真的很聪明,比一般的孩子聪明许多。”袁州再次重复。

  不止是袁州,小店所有人都认为,这熊孩子长大,必成大器。

  “我明白,不能在心底里认为自己高人一等。”计乙点头表示明白,随即道:“现在有钱人觉得比没钱的高人一等,有知识的觉得比没知识的高人一等,这都快成为固有状态了。”

  袁州张了张口还准备说什么,但还没说出口,就发现了一件事,人物进程从(8/20),变成了(10/20)。

  没等袁州在心中开口询问,系统就自觉现字:“恭喜宿主折服计乙与谭阔海,任务进度过半。”

  这倒是让袁州没想到的,意外之喜。

  至于钟丽丽,她敬佩不敬佩在系统看来不重要,因为她和厨艺大师不沾边。

  四人又交流了一会,又是临近晚餐食材的准备时间,袁州才从厨联大楼离开,本来周世杰还叫钟丽丽送他回去,但袁州拒绝了。

  袁州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上车离开。

  “作为未来厨神,我是不是应该自己买个车,否则感觉逼格不够啊。”在车上袁州琢磨这事的可能性。

  “等等,如果买车我不得请个司机?还是算了。”袁州突然想到这个关键问题,所以买车的事情,还是暂时先按下不表。

  说起来为什么是请司机而不是自己开,原因很简单,因为袁州父母是交通意外过世,那时候起就没打算自己开车,也开不了。

  蓉城桃溪路街道。

  “真是见鬼了,死活抽不到小酒馆的名额。”

  “如果抽奖不是袁老板主持,我真觉得有内幕。”

  “非酋憋说话,至少来了还能吃一顿晚餐。”

  晚餐时间,感觉总是比午餐时间要过得要更快,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都是两个小时。

  酒馆时间前申敏和郑娴,率先来店内,此时袁州正在琢磨培禽纲目,其中关于鹅的养殖方法存在一点疑问。

  “小敏,还有娴姐是有什么事吗?”袁州看结伴而来的两人。

  郑娴和申敏两人分别是因为不同的事找袁州,郑娴让申敏先说。

  申敏特意跑来问了:“老板,我看门上a4纸,夜班店员已经招到了,是多久来上班?”

  “明晚。”袁州道。

  “那就好。”申敏点头。

  今晚是申敏在袁州小店的最后一天,她心想着,如果没招到合适的,或者是时间上有出入,她可以再多上两天。

  “那我明天再来一次,把一些该注意的告诉老板新招的店员。”申敏道。

  这个袁州没有拒绝。

  “前途似锦,拿着。”袁州从身后的小包里拿出一个红包递了过去。

  是有些店家在店员离职后,会给个红包,但也没有这么厚的吧……

  因为太厚,红包的翻领都有些盖不上了,很清楚就能瞄到里面的票子都是红色。

  申敏拿在手中,连忙摇头:“不行不行,老板这不行,太多了。”

  “我是老板,还是你的老板?”袁州严肃的说道。

  申敏立刻道:“您是。”

  “所以我说行就行。”袁州道:“去个新城市什么都要用钱,好好上班。”

  在小店干了三年多,申敏当然知道袁州的性格,只要是袁州决定的事,就不会有变化。

  申敏手里拽着红包,本来昨天在辞别宴,她都有大哭了一次了,听见袁州的话,又有些忍不住了。

  “这大概是小敏半年的工资吧,袁老板你这个辞别红包还挺丰厚的。”郑娴笑道。

  嗯……袁州才知道一个人的目光可以这么毒吗?看红包壳子,就知道大概是多少钱。

  “那老板我出门做事了。”申敏忍住眼泪道。

  袁州点头:“嗯,去吧。”

  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申敏因为是最后几天来上班,所以也没带书包,直接把红包放在郑娴那里了。

  之前说过郑娴和申敏关系非常亲近,郑娴也是个奇女子,很小就从老家孤身跑来城里打工,初中都没有毕业。

  没有错,玩行酒令、飞花令、诗词接龙未尝一败的郑娴,初中都没读完。

  如此学历,三十五岁不到,当到了京城无暇彩妆公司西南三省的总代理。

  要知道无瑕彩妆公司虽然比不上,许多大牌耳熟能详,但却主打国内低端市场,是个非常大的公司。

  真的非常不可思议,没人清楚郑娴走到今天这一步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学了多少东西。

  郑娴曾经说过,不喝酒睡不着,一点也不是托词,而她看见申敏,对她如此好,是因为曾经,她也想有个大姐姐,对她这么好,但并没有。

  言归正传,申敏忙活小酒馆的事,郑娴说了她的事。

  原来是,她爷爷八十五岁生日,想请爷爷来小店吃东西,所以提前来说一些爷爷的忌口。

  老人家在饮食方面是比较麻烦的,郑娴是怕到时候说不清楚。

  “好的,我记住了。”袁州认认真真把所有要求都记下,有些还记在了手机里,并没有说他能一眼看出食客口味的事。

  “谢谢袁老板。”郑娴道谢。

  “不用谢,记住食客的忌口是厨师应该做的。”袁州道。

  郑娴道:“但还是要谢谢。”

  说完事,郑娴就没有再停留在店里,而是上小酒馆了,今天运气好,她抽中了。

  袁州低头继续看着自己的书,边看还边喃喃:“感觉就是有点问题,如果这样养鹅,鹅肉肯定不好吃。”

  一晚上,袁州的心思都在纠结鹅肉好不好吃上面了,但也因为想多了鹅肉,有点想吃了。

  很多时候,晚上比较饿,然后看短视频,或者是刷微博,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它就给你推送吃的,那真的是越看越饿。

  有时候就很气,忍受不了就点了外卖……然后就胖了。

  但袁州不一样,作为厨师,想吃了他可以自己做,于是乎他给自己加了个餐。

  “我是吃卤鹅、炖鹅,还是蒸鹅呢,晚上稍微吃得清淡一点。”袁州决定给自己来一波蒸鹅。

  袁州先将鹅里外清洗,调好一碗蜜酒,在鹅腹用盐抹了抹,用葱塞鹅肚,最后涂满蜜酒,盛鹅的器皿是竹碟。

  鹅放碟上,碟放两碗上,一碗中倒满水,一碗倒满酒放锅上,封锅开始搞,待碗里的酒和水都烧干,起锅翻面,再来一次。

  这道蒸鹅做了一小时,其他地方也吃不到,因为它做法的出自《清稗类钞》,也是一道古籍上的佳肴,袁州是做到了古籍上的记载,鹅肉软烂如泥。

  一口吃下去,鹅肉香气以及酒香混合在一起,吃到后来又微带点甜咸味,层次丰富的口感在口中炸开,让人停不下筷子。

  “嗯,好吃。”袁州点头自我评价。

  袁州一个人在店里,吃着蒸鹅,要问乌海为什么没有觉察,也没有从滑梯下来。

  不是因为乌海警觉性变低了,而是因为乌海在画廊那边鞭长莫及,或者说鼻子没那么长。

  “煮得有点太多了。”袁州吃完后,坐在位置上。

  昨天,也是袁州在街上看到有人卖狼牙土豆,回来就给自己做了一盆。

  “晚上吃了这么多东西,稍微有点罪恶。”袁州决定这周去健身房,然后要多加练。

  休息的空挡,袁州琢磨了一番主线任务,虽然任务已经完成一半了,但他其实还没有找到头绪。

  关键是这个任务,不比的人气或者是声望任务,随着时间会完成,这任务,如果不努力一把,想办法去完成,那怕是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让厨艺大师,敬佩一个人,我觉得最快的方法就是解决这位大师的难题,或者是给予什么启迪,就好像汪季客主厨这般。”

  其实在厨艺道路上,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些问题,哪怕是大师也一样。

  但袁州总不能一上去就问,“有没有未解决的问题,我来帮你解决”。

  人家大师不要脸的?

  “还得好好合计合计。”袁州突然脑子里闪过熊孩子说过的一句话:有的时候,困难局换一个方式,就是一个人的顺风局。

  “一个人的顺风局……”袁州默念这句话,倒是想到了一点。

  直接询问厨艺大师不行,那么让厨艺大师来主动询问他呢?

  “如果,有这样一个集会,每隔一年,或者是每隔多久,厨艺大师们都会聚到一起,然后把自身遇到的问题都拿出来交流呢?”袁州觉得这个想法具有非常大的操作性。

  “这个事情不能急躁,毕竟要组建如此大的一个集会,肯定需要厨联以及其他多方面的协助,目前我还有烤全牛以及青年厨师交流大会的事,事情要一件一件做完。”袁州心道。

  把厨师集会的计划,一五一十的记录下来,怕到时候需要的时候忘了,毕竟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另一边,小酒馆营业时间结束,申敏收拾完小酒馆,跑来给袁州道别,然后就赶去车站了。

  末班车的司机还是严师傅,身材消瘦,但技术很好,二十多年的老司机了。

  看见申敏上车,严师傅冲着她点了点头,车辆就开始行驶。

  “严师傅,我后天就不在这里兼职了。”申敏道。

  两人虽然也没怎么具体交流过,但申敏是知道这师傅姓严的。

  “是怎么了?”严师傅问。

  “毕业了,准备去魔都工作。”申敏道。

  严师傅双目认真的盯着道路,闻言点头:“哦,那好,魔都好,国际大都市机会多。”

  过了一会,红绿灯的时候严师傅再次开口问道:“那以后桃溪路还有没有这么晚下班,上夜班的小姑娘或者小伙子?”

  “有的,小店夜班又招收了一位店员。”申敏有些惊讶又有些暖心,认真的说道。

  “好,那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稍微开慢点。”严师傅道:“你们这些小年轻在外面打工上班也不容易。”

  申敏又道谢,没过多久,到地方了,申敏下车,严师傅驾驶着夜班车继续往终点站行驶。

  ……

  ps:美食供应商本章说点赞活动7.1号获奖人_人生何止几多愁。麻烦进一下龙虎斗总群(全订群)找一下群主验证一下,方便参与抽奖活动。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