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魔帝妖妃 > 23.寒墨语的身世

23.寒墨语的身世

  寒墨语沉睡着,她看见许多景象,却都是苻长御的身影和笑容……那些她以为自己遗忘了的,还有,她记忆最深刻的,全都翻腾出来一一的从眼前闪过去。=乐=文=然后渐渐的暗淡了下去……那些影像消失了。梦中的她惊恐着原地转圈,望着四周。

  “墨语,对不起……”苻长御抓着寒墨语的手,放在自己面前,用自己的脸摩擦着。寒墨语的指尖忽然动了一下,似乎听见了他的话。可是苻长御抬起头来看她的时候,她眼睛依旧那样紧闭着。

  寒墨语就这样,一睡,竟然就是三天。任凭所有人想尽了办法,都不能够将她唤醒。只是勉强灌些汤水,维持着她的生命。

  忍耐到极限的苻长御,终于在那一天御医再次来看病的时候,朝太医吼道:“你不是说她已经没有大碍了吗?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苏醒?”

  太医诚惶诚恐的回答道:“回殿下,寒墨语公子确实已无大碍。只是……”“只是什么?!”苻长御皱眉问道。

  “依老夫所见,墨语公子恐怕只是不愿意醒来罢了……”太医说道。

  “不愿意醒来?!你是什么意思?!”苻长御刷的站了起来。

  一屋子的人连忙扑通跪了下来。那老太医伏地连连叩首道:“请殿下息怒!且听老夫直言!”“讲!”苻长御冷冷的甩出一句。

  “寒墨语公子身体虽已无大碍,但是,却病的很严重……依老夫所看,这恐怕是心病啊!像这样的状态,不能吃不能行动不能醒过来,是病入膏肓了……老夫从未见过如此严重的心病啊……像这样睡下去,恐怕,今后也是难以醒过来了……”

  苻长御一惊,变了脸色。恐怕今后也难以醒来了?

  “告诉我,要怎样医治?就算再艰难,也要把她治好!!”他失态的紧紧抓起老太医的双肩吼道。

  “殿下,您难道没有听说过吗?心病,还需心药医啊……要医此病,首先要知道结症所在,再对症下药,才能打开她的心结……只是,身体之病,老夫或许尚且能够医治,心病,老夫就恐怕爱莫能助了……”太医说道。

  “都给我出去!”苻长御吼道。满屋子的人连忙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屋子里,就剩苻长御和寒墨语两个人了。四周一下子变得很安静。苻长御回头望望病床上寒墨语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心中涌起心酸杂味。

  墨语。你这样子,又是何苦呢?

  苻长御在她床边坐下,望着那沉睡的脸,伸手替她将被子掖了掖。

  难道,你真的就打算这样,永远沉睡着不醒过来吗?

  墨语。你醒过来啊。醒过来吧。

  苻长御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寒墨语的脸。寒墨语双目紧闭。

  墨语,对不起,对不起……

  你放下了面子,鼓足勇气向我表白,我却对你说那样伤害的话……对不起……我以为,那只是小孩子一时的好奇和冲动,我以为……我没想到,你却是这样的坚决……

  ……

  曦照居的厅堂里,灯火通明。苻长御和寒夫人母子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都是一脸的严肃。

  知道苻长御的来意后,寒夫人轻笑了一声,说道:“若是亮明了寒墨语的女孩身份,你以为寒府还有人能够得到世袭的爵位吗?”

  苻长御皱着眉,问道:“世袭的爵位就那么重要吗?寒府的几个小姐都迟早是要嫁人的,将来嫁到贵族公爵为妻,也照样可以光耀门楣。”

  寒夫人冷笑了一声,道:“那样的话,寒府就不存在了,寒府这么多年以来所积聚的力量,也会在一夜之间瓦解了。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你难道没有听过吗?”

  “难道,就非要牺牲寒墨语的幸福,让她就这样一辈子女扮男装吗?她就算能装一时,能够装一辈子吗?再说,这样的事是欺君大罪,要是被皇上知道了,就连我也没办法保住你们了。”苻长御说道。

  “这你别担心,我有的是手段让寒墨语乖乖的听我的话。我已经想好了,等寒墨语举行了弱冠礼,会从亲信的人里挑个可靠的女孩子作为她的妻子。再过两年,弄一个孩子回来,这样的话,就没有人会怀疑了。”寒夫人说道。

  “可是,你有没有为寒墨语着想过?她是不是愿意一辈子就这样任你摆布,当你的棋子?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她啊?!”苻长御生气的吼道。

  寒夫人忽然笑了,饮了一口茶,缓缓说道:“那个寒墨语,根本就不是你的亲妹妹,也不是我宁胭脂的孩子。只有御儿你,才是我的亲生骨肉。所以,无论我怎么样对她,你都不要这么介意。”

  苻长御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仍旧犹如被五雷轰顶一般,呆住了。他抬起头来,疑惑的望着寒夫人。

  “我当年所生的,的确是一个儿子,如假包换的儿子。你父亲也在他刚出生的时候,验看过他的身体。然而,那一天晚上,有人进了我的房间,用这个女孩儿换走了我的孩儿。”

  “这事儿,我没有声张,一直瞒了下去。所以,寒墨语那个孩子,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寒夫人轻轻的哼了一声,“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我宁胭脂的亲生骨肉。”寒夫人的一番话,惊得寒长御半晌说不出话来。

  “因为每当看到这个孩子,我就会想起我那可怜的被人掉包的儿子,就会迁怒于她。”寒夫人说道。

  “莫春兰也不知情。她一直以为,我虐待的是自己的孩子。谁也不知道,那孩子,从一出生就被人换了。”寒夫人叹了口气,说道。

  “原来如此。”苻长御说道。

  寒夫人有些凄然的一笑,道:“不然你以为,我会如此冷漠的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吗?”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生完你弟弟的时候,可是抱着他看了好几眼呢,爱不释手的。他那会儿很白,很胖,一双眼睛漂亮极了;就像一块珍贵的白玉一样,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瑕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