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恐怖神话 > 第146章误会

第146章误会

  许是解毒丹起了反应,辛夫人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蜷缩着身子,嘴里不断低呼着梦语。

  宁休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小巧婴则是死死抓着她母亲的衣服,那张小脸上尽是担心之色。

  “大哥哥,我妈妈不会有事吧?”小巧婴回头看着宁休,开口问道。

  “小婴婴!”

  就在这时,辛夫人忽然清醒了过来,小巧婴听到声响连忙扑了上去,嘴里则是不断大声呼喊着:“妈妈,妈妈”

  辛夫人宠溺地看着小巧婴,脸上露出了笑容:“妈妈在这,妈妈在这。”

  看着辛夫人脸上的黑气渐渐消散,宁休知道,最难的一道光卡对方已然渡过。虽然身上仍旧会有一些毒素残留,可却已经不会再对她的生命造成威胁。

  “虽然你身上剧毒已解,可仍旧极其虚弱,这里终究不是休养的地方,还能起来吗?我送你回去。”宁休看着辛夫人,接着开口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母女倆该是来自玉狐山才是。”

  “不,不要”听了宁休的话,辛夫人忽然大声叫了起来,好似受了什么惊吓一般。

  她身子本就虚弱,如今又受了惊吓,脸色就愈发苍白,好半晌这才开口说道:“我,我不回去”

  见到辛夫人现在的表现,再结合昨晚的那场追杀,以及客栈老板的话,宁休心中了然。这件事情显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苦衷,对方既然不愿意说,宁休也就不再多问。

  “既然如此,我送你们去镇上吧。”

  看着辛夫人欲言又止的表情,宁休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开口道:“放心好了,到时候你身上的妖气我会帮你遮掩,不会让人看出来的。”

  宁休既然都已经把所有方面都考虑到了,辛夫人自然也没什么好说,她点了点头,试图站起身来,却由于身子太过虚弱,眼前一黑,竟是再次晕了过去。

  宁休皱了皱眉,从芥子环里拿出一件斗篷给她披上后,随即将其背在了背上。

  辛夫人的身材极其高挑,昨晚宁休并未注意,直至现在,他才发现对方竟然比他还要高上一头。尤其是那条大长腿,怕是足以比拟他前世所见到的任何一个模特。

  “走吧,小巧婴。”感受着压在背后的那两团丰盈,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小巧婴,开口笑道。

  辛夫人此时已然失去了意识,那双大长腿无意识地紧紧贴着宁休,走一路,蹭一路。

  尤其是进入镇子后,不免引来异样的目光。

  “大哥哥,他们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奇怪啊?”小巧婴抬头看着宁休,懵懂问道。

  看着小巧婴那张纯真的脸,宁休只能是干笑一声。

  “客栈到了,我们进去吧。”

  客栈掌柜眼尖,看到宁休这个大主顾,连忙迎了出来。

  “公子”

  “给我准备一间上房,还有热水以及饭菜,不该问的,不要问。”宁休说着抬腿径直往客栈楼上走去。

  掌柜脸上露出一副是男人都懂得表情,急忙在前头带路。

  “就是这间,这间可是本店最好”

  砰!

  客栈掌柜话还未说完,房门便是被无情地关上,他只能讪讪地笑了笑,然后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下楼去了。

  虽然掌柜的说这是客栈里最好的房间,可屋子里摆设却极其陈旧,所幸该有的东西都有。

  宁休将辛夫人抱上床。

  没过一会儿,门外敲门声响起,这是掌柜的带着店小二亲自送热水来了,他们极为有分寸,放下热水知会一声,便是径直离开,没有过多逗留。

  宁休开门将外头的小木桶全部拿了进来,倒在房间的浴桶之中。

  然后走到床头,将辛夫人身上的衣服脱光,将其放入浴桶之中。

  催动真火,顺手将她体内残余的毒素逼出。

  “多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浴桶中,辛夫人渐渐转醒,她先是看了一下自身,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此时浑身赤裸而感到羞涩,反而抬头直视着宁休,真诚地感谢道。

  “你叫什么名字?”宁休开口问道。

  “妾身辛如意,恩公唤我如意即可。”

  宁休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我想向你打听一个地方,碗子山,身为妖族的你或许听过。”

  “碗子山?”

  辛如意抬头,虚弱地望着宁休,开口道:“这是追风妖王的地盘,不知恩公打听这个做什么?”

  “碗子山离这里大概多远的路程?”宁休接着开口问道。

  “入道真人御空飞行,大概七日时间便到,要是赶一点,这时间还能更短。”辛如意想了想,开口回道。

  见辛如意一副虚弱地,昏昏欲睡的模样,宁休微微点了点头,开口道:“好了,你先休息吧,其他事情明天再说吧,如果你还有其他事情想要对我说的话。”

  说着宁休打开房门,转身楼下走去。

  “公子是有什么吩咐吗?”掌柜的见宁休这么快便从楼上下来,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不过很快便又是堆满了笑容。

  “给我来一壶酒。”宁休开口道。

  等到宁休再次上楼时,发现辛如意已经抱着小巧婴,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巧婴脏兮兮的脸被洗得白白净净,嘴角则是泛着笑意。

  这些日子的逃亡生涯,让她们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她们实在是太累了。

  宁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在房间角落盘膝坐了下来,开始闭目打坐。

  长生金身自然而然开始运行,不断吸收身体里浸染的那一抹死气,然后融入自身,使得体表那层暗金变得越发深沉。

  一夜无言。

  等到辛如意再次清醒过来时,已然是第二天寅时三刻。

  房间里,她并未看到宁休的身影,身旁的小巧婴仍在安详地睡着。

  她抬头看着幽暗的床顶,看不清表情,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她在想着什么。

  过了片刻,她脸上露出一抹决然,终于下定了某种绝心,她小心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准备往屋外走。

  房门忽然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