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九龙圣祖 > 第2425章 愚蠢的问题

第2425章 愚蠢的问题

  正文

  “这怎么可能?”

  当摩勒又打入几道金属性脉气进入铁摩浑仪,感应到根本没有太大作用之后,其脸色不由变得极为难看,心头也是有着极度的疑惑。

  因为这么一段时间过去,铁摩浑仪的力量,已经被云笑的金属性祖脉吞噬了一大半,此消彼长之下,就算铁摩继续灌注力量,收到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噗!

  当某一个瞬间来临的时候,摩勒的耳中又听到一道轻响之声,让得他身形微微一颤,紧紧接着眼神微凝,似乎已经发现一些东西了。

  只见在那原本金光闪烁的铁摩浑仪之上,某一个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而且这个漩涡急速旋转之下,陡然向内一凹,露出一个肉眼微不可见的小洞。

  虽然只是一个针孔大小的小小圆洞,但看在摩勒的眼中,无疑于大山之崩,又像是海啸石枯,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的手段,终究还是功亏一篑了。

  铁摩浑仪之所以叫做浑仪,那是因为其形成的金光圆球乃是一个整体,相互之间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联系,缺了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行。

  然而现在,铁摩浑仪却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吞噬出一个小小的孔洞,孔洞虽小,却是击溃大堤的蚁穴,也是铁摩浑仪溃败的一个征兆。

  果然不出摩勒所料,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那原本只有针孔大小的小小孔洞,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到数息之后,已经变得有婴孩拳头那么大了。

  甚至摩勒都能透过这个拳头大小的孔洞,看到内里那张云淡风轻的年轻脸庞,似乎在那张脸上,都缭绕着一层层淡淡的神秘金光。

  这个结果是摩勒无论如何不想接受的,因为他本身就是金属性修炼的佼佼者,偏偏在金属性一道上,输给了一个不满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你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摩家最擅长的就是铁摩功,这也让他们在修炼铁摩功之后,拥有着常人难及的金铁属性,在和人战斗之时,可以占得绝对的上风。

  可是今时今日,摩勒却是遇到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灰衣少年,不仅是将他这个至圣境初期强者弄伤,现在连金属性力量都被生生碾压了。

  抛开云笑那低出一个大阶的脉气修为,可以说在这金属性的力量对抗之上,他于摩勒来说简直就是完胜,这是后者事先从来没有想过的结果。

  虽然说只是破去一门攻击力并不是很强的铁摩浑仪,但这可是摩勒一生的信仰,对他的打击还是相当之大的。

  呼……呼……

  就在摩勒有些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之时,一道道强劲的风声已然传来。

  紧接着那巨大的金色圆球,便如同巨鲸饮水一般,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尽数吞噬殆尽了,不留一丝痕迹。

  制造这股神秘吞噬之力的,自然就是那个灰衣少年了,无论是摩勒本人,还是旁观的柯云山,都能从那少年的身上或是脸庞之上,看到正在消散的一抹微微金光。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柯云山这个外人,都能猜到那灰衣少年绝对是金属性不凡了,要不然怎么连摩勒的铁摩浑仪都奈何不了呢?

  如果只是奈何不得那也就罢了,可那个叫星月的灰衣少年,赫然是以一种近乎蛮横的方式,将铁摩浑仪给生生破解而下,这简直就太霸气了。

  就算在柯云山心中,也认为自己处于灰衣少年的层次,也是绝对不可能办得到这件事的,哪怕是和摩勒同样的至圣境初期,也没有太大的可能。

  别人不知道铁摩浑仪的大名,早就和摩勒狼狈为奸的柯云山还不了解吗?那可以说已经是将金属性运用到了一个极致的强横手段。

  相传当初的摩家那位帝宫大佬,还就铁摩浑仪的某些问题,去请教过当时可能是第一强者的龙霄战神,更将这门金属性手段的漏洞尽数修补,让其威力更甚。

  像苍龙帝宫或是制造苍龙帝宫的修者们,他们一边愤怒鄙视龙霄战神背叛人类族群,一边又不得对当年的龙霄战神心生佩服。

  所以龙霄战神留下来的那些脉技手段,或者说指点过的功法脉技,所有人都奉为至宝,至少如今的苍龙帝宫,还有很多是龙霄战神所创的独门秘技呢。

  这就是一个极其复杂和矛盾的心理了,他们从心底深处承认龙霄战神的强,但在苍龙帝宫有意的指引之下,那又是一个人族的叛徒。

  而在柯云山心中,经过龙霄战神指点的铁摩浑仪,恐怕已经达到了所能施展的巅峰,就这样还能被人破去,那灰衣小子还是人吗?

  任何事情,都是在毫无预料之下发生,才是最让人震惊的,此刻的柯云山和摩勒,就陷入了这样的震惊和不解之中。

  “我说过了,你这没有修炼到家的铁摩浑仪,是困不住我的!”

  当摩勒终于是强压下心中的不解和震惊,转回头来之时,当即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正是那个淡然悬浮在天空之上的灰衣少年所发。

  如果说刚才云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摩勒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话,那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却由不得他不信了,他甚至还生出一抹极度的好奇。

  “你是如何办到的?”

  也不知道摩勒想到了一些什么,在此刻问出了这么一个古怪的问题,这让得不远处柯云山的脸色,都变得颇为异样。

  要知道此刻的摩勒,和那灰衣少年之间可是仇敌关系啊,而且还是生死之仇,他竟然在此刻问出这样一个问题,难道是被打傻了吗?

  但柯云山不知道的是,铁摩浑仪于摩氏家族来说极其重要,若是这种破解之法流传出去,那以后的摩家恐怕就真的要尴尬了,也不一定能再维持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

  因此摩勒必须得弄清楚,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万一这小子自信之下就说了呢,那样一来,摩勒就可以据此来弥补铁摩浑仪之中的不足了。

  “我说摩大特使,你不会真的指望我给你解答吧?”

  只可惜云笑也不是傻子,此刻仿佛看待傻子一样地看着那帝宫特使,口气之中充斥着一抹并没有太多掩饰的嘲讽。

  直到对方话语落下,铁摩才知道自己果然是做了一件蠢事,在双方生死交战的当口,自己竟然去请教对方是如何破掉自己手段的。

  难道对方会告诉你方法,让你改进自己的攻击手段,再施展一次铁摩浑仪吗?

  到了那个时候,一个洞幽境巅峰的小子,还能不能故伎重施,那可就是两说之事了。

  “破解掉铁摩浑仪,并不代表你的结局,就能有什么改变!”

  强压下心中的怒意之后,摩勒倒是沉下了心来,他终究是一名至圣境初期的强者,手段也并不仅仅只有铁摩浑仪这一种。

  只是云笑在吞噬掉铁摩浑仪的那一刻,就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任由摩勒施展手段攻击的话,自己可不一定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刚才的摩勒是施展了铁摩浑仪,让得云笑在金属性和经验之上钻了空子,可要是对方施展一些最近百年时间才研究出来的新手段呢,那云笑未必就能再如此轻松了。

  所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云笑自知和对方差距甚大,也只有像之前那两次的抢攻,才能抓住机会战而胜之。

  毕竟云笑的很多手段也还没有施展呢,达到洞幽境巅峰层次之后,前世的很多顶尖脉技,他都已经有了施展的可能性。

  哪怕是一些达到圣阶高级的脉技,以云笑的这副肉身力量,强行施展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这就是属于强悍躯体的特殊性了。

  一般的修者,想要越阶修炼更高品阶的脉技,最大的可能还是将自己弄得苦不堪言,这就是所谓的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了。

  不过前世那些常规的脉技,想要在洞幽境巅峰的层次,就伤到至圣境阶别的摩勒,基本是办不到的,这一点云笑拿捏得很清楚。

  “嘿,倒是可以试试那一招!”

  心中这些念头电光石火闪过之后,云笑终于从前世的记忆之中,找到了一门比较合适的手段,而这一门手段,说起来几乎可以算是为摩氏家族量身订做的克制手段了。

  这是当年龙霄战神在帮那位摩家大佬解决疑惑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东西,只是那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真有用其来对付摩家修者的一天。

  这一切阴差阳错,摩勒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一个妖孽,转世重生的云笑,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圣医盟碰到摩家后辈,但这无疑是他的一个绝佳机会。

  就云笑现有的手段来说,也就雷翼巨龙或许还能对摩勒造成一点威胁了,但那并不能保证云笑真的能战而胜之,其中变数还是太大了,远不如固有的克制手段来得有效。

  九龙圣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