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凤凰错:替嫁弃妃 > 548我们当中一定要死一个人,那么你死吧

548我们当中一定要死一个人,那么你死吧

  荒芜谷底,寸草不生,鸟兽皆尽,偶有轻风吹过,只带来陈旧的腐木气息,而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一个白衣染血的女子,正背着一个一身血红的男子艰难前行,他们赫然就是东方宁心与雪天傲……

  拼着最后一丝的力气,雪天傲带着东方宁心终于冲出那连绵千里的利剑阵,而出来后雪天傲只说也一句话。

  “东方宁心,可以睁开眼睛了,我说过我们会一起出来。”

  这一句后,雪天傲一直昏迷不醒,而东方宁心只能简单的止住雪天傲的血,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在一个没有水甚至连片树叶也没有荒芜之地中,要清理伤口比登天还难……

  雪天傲除了心肺处,没有一块好肉,全身上下都被刀割开了,血肉外翻,右腿小腿处一整块肉都被削掉了,而最为严重的就是雪天傲的右手了,右手五指只剩下森森白骨,手心和手指上的肉全部搅烂,虽说只是外伤,但如此严重的外伤换做一般人早就死了……

  看着面前这个除了一张脸没有一处完好的雪天傲,东方宁心死死的咬着唇,几个深呼吸后她才敢伸手开始处理雪天傲身上的伤口。

  中衣的衣摆被撕成一条一条,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东方宁心只能将雪天傲的伤口包扎好,然后背着雪天傲去找水源。

  走了大半天,东方宁心也不知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没有水源,这个地方干的可以。

  “东方宁心……”继续迈步,耳边却传来雪天傲低低的声音,一惯的冰冷,只不过这冰冷中似乎多了一丝丝的尴尬。

  也是,一个大男人被女人背着走,依雪天傲的个性如果不是东方宁心背着他,那么那个女人估计就死在雪天傲的剑下了,有一种人他的骄傲融进了骨子里,宁死不折……

  声音很低很沉,可在这荒芜中却显得特别的悦耳,东方宁心立马停下脚步,将身后的雪天傲小心的放下。

  “雪天傲,你醒了。”

  小心的改背为扶,东方宁心搀扶着雪天傲完好的左臂,这左臂刚刚将东方宁心护着,不让东方宁心受一丝的伤害。

  “恩,我没事。”雪天傲借着东方宁心站稳,微微凹陷的双眼依旧闪着战斗的光芒,他太大意了,没有走出这个山谷,他就没有昏迷的资格。

  “雪天傲你试试看,能不能凝聚真气,你身上的伤口需要清理。”东方宁心没有反驳雪天傲的话,当然也没有表示同意。

  东方宁心明白,雪天傲此也时能醒来应该就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他之前只是失血过多,真气耗尽,吞了数枚补气丹,雪天傲剩下的就是失血过多了,而这可以调理,至于这些“皮外伤”,只要清理了依雪天傲这般强悍和拿受伤到吃饭的人来说问题不大……

  雪天傲沉默的点了点头,闭目开始运气,如果雪族的人知道他把真气用在凝聚冰霜,然后用来清理伤口不知会做何敢想…

  空气很是干燥,而在雪天傲的凝气为冰下,那干燥程度更加不用提了,风吹来东方宁心都能感觉到脸颊是何等的刺痛了,双唇干裂的出血……

  不过效果很好,雪天傲直接将冰雪淋在自己的身上,而这效果就是身上的污血顺着冰雪而消退,而那外翻的血肉也因着冰雪而隐隐有几分发白,那样子颇为恐怖,可也不得不说洗去了污血,雪天傲整个人看上去清爽了许多。

  “走吧。”除了脚步有些虚浮外,除了那白色的绷带依旧带血外,雪天傲亦没有之前的狼狈,挥了挥被包成粽子一样的右手,雪天傲颇有几分不自在。

  东方宁心不多言,只上前扶着雪天傲慢慢在这平原中走着,而入目所见除了黄土再无其他。

  是夜,两人随地而息,东方宁心与雪天傲二人相依相偎,月光照在二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芒。

  一夜二人都没有说一句话,他们很明白剩下的路他们只能走,只能闭上眼睛不停的走,在他们没有饿死之前走出去……

  三天三夜,日出而行日落而息,东方宁心与雪天傲终于到了支持的极限,东方宁心还好,雪天傲本身就严重的失血,此时双唇更是干裂出血……

  “雪天傲,我们一定会走出去的。”三天三夜,无食无水,任风吹雨淋,除非是神仙,不然还真真讨不得好,而此时东方宁心与雪天傲两个人看上去颇有几分邋遢,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俊朗。

  “恐怕不需要我们走出去了。”雪天傲突然一动,将东方宁心护在身后,整个人一改刚刚的疲倦,双眼闪着光芒,整个人充满力量,如同蓄势待发的猛虎。

  真气的高低此时就分别出来了,百里外雪天傲就发现了这里有异动,而东方宁心到现在才发现。

  “冥?”半是猜测,半是肯定,东方宁心亦一改刚刚的疲累,与雪天傲并肩而站。

  把他们累到无力才出现,可真真是阴险。

  “东方宁心,雪天傲,我们又见面了。”冥,一身黑衣逆光而行,从东方宁心与雪天傲所站的方向看过去,冥就如同踩着太阳的光芒而来。淡淡的金光萦绕在冥的身上,每一步看似优雅实则充满力量,这样的冥才是真正的冥,而不是佯装无害,也不是残忍的屠杀七大神的冥……

  “果然是你。”对于冥的出现,雪天傲与东方宁心已经没有一丝丝的惊讶了,从万年后回来,哪里没有冥有影子,知道琴然的事情后,东方宁心与雪天傲就明白,冥是一个异常骄傲的男人,凡是没有按着他预定的方向发展,那就是挑战了他的权威……

  琴然,那个男人那般的骄傲,最后亦折服在冥的手上。

  看着面前早已看不出原本穿着什么颜色的东方宁心与雪天傲,冥颇有几分不相信的问着:

  “为什么不在那岩石上做选择,而选择跳下呢?万一我弄一个万里利剑阵,你们要怎么活?”冥像是在问东方宁心与雪天傲,又像是在问自己。

  明明有活路可选,为什么要选择未知的死路呢?如果是他,无论对面站的是什么人,他都会选择自保。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