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大贼 > 第八百二十七章探路

第八百二十七章探路

  月华乌血,血月之夜,这些说法虽然只是冷冰冰的一些称呼,但还是让韩枭感觉到了压力。…,在这里的修士看得出来都是善战之辈,却因为忽然在石屋里出现的一道血光而畏惧成这样,足以证明这月华乌血绝对是危险到极点的存在,韩枭不敢托大,看着那一道好像有了生命一样在半空中蠕动的血液,下意识将秦无月又往身后挡了挡。

  秦无月一愣,一双美目透着许多疑惑看着韩枭的背影,但她终究没有在这个时候开玩笑,只是感觉韩枭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让她有些诧异,毕竟他们虽然一路同行,但之前毕竟没有太亲密。

  韩枭没有感觉自己的举动有什么不妥,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们在轩辕大陆上最后一战的时候,韩枭还一直都是背着秦无月在战斗,现在这样他甚至都完全只是下意识的举动而已。现在石屋里也没有人关注一个老头子把秦无月那个娇艳的大美女挡在身后,看得出来这些人在面对忽然间出现在石屋里,在半空中不断蠕动好像有生命的血液时,都显得十分惊慌,甚至隐隐的都想逃出这个石屋,不过想到外面已经阴沉下来的天色,这些人都只能留在石屋之中。

  韩枭的神识依旧无法释放出来,不远处在石屋当中跳动的一道血液对他来讲反而没有什么震慑,不过他可以感觉到身后的秦无月现在的身子似乎在瑟瑟发抖,意识到这一点韩枭马上回头问道:“怎么回事,你感觉到了什么?”

  到了现在秦无月也没有心思去计较韩枭到底是不是真的无法感受到这里的一切,她的身子依旧控制不住的发抖,声音略显颤抖的说道:“好冷,这血好冷,现在这里好冷啊。”

  一连说出三次好冷,可以想到秦无月现在的状态有多难熬,只是韩枭却没有什么知觉,这让他感觉十分奇怪甚至有些惊慌,他不知道是自己的身体有什么意外出现,还是秦无月的身体比自己预想中的要脆弱。毕竟环顾四周,韩枭发现这里的其他修士并没有太剧烈的反应,至少那些人的身子似乎并没有发抖。不过看着那些人的眼神,韩枭还是可以判断出来这些人现在的状况肯定都不是很好。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韩枭完全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虽然韩枭一向很自信自己的淬体的程度,因为自己不断的吞噬真龙骨魄,炼化了大量的真龙骨魄之力,当然是让自己的体魄强大到了一定境界,但韩枭不认为自己可以在这种时候毫发无伤,但现在的状况就是如此,这才是韩枭最担心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韩枭忽然说道,他身后的秦无月一愣神,有些迷惑的看着韩枭。她当然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很反常,但是不是有什么妖兽就不得而知了。

  韩枭明明是现在石屋之中状态最好的一个,但现在却反而好像变得最紧张,僵持一段时间后韩枭终于忍不住说道:“难道就这么看着,谁都不打算动手吗?”

  这个石屋里,每一个人之间似乎都缺乏最基本的信任,这也难怪,毕竟小小的石屋里,不过三四十人,但却泾渭分明的分成三个不同阵营,原本石屋的人是一伙,松香镇修士是一伙,韩枭和秦无月是一伙。可是当那一道月华乌血出现时,韩枭敏锐的发现就连那些松香镇修士都似乎下意识的稍稍分散一些,而不是在这个时候凑在一起,这个发现让韩枭的心思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不过相比之下,现在韩枭和秦无月属于是最势单力薄的一个,当然这也是因为石屋里的人并不知道躺在地上惨死的老梁是死在韩枭的手上,毕竟在黑暗将领的那一瞬间,每一个人似乎都想着自保,而敢于偷袭的老梁被韩枭一拳轰杀,因为过程太快,当然也是不可能留下任何线索的。甚至就算是老梁身边的那个中年人,现在虽然怀疑韩枭,但也没有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韩枭身上。

  其他两伙修士都看向韩枭,他们的眼神都好像会说话一样,这一刻秦无月站在韩枭身后,但看到那些人的眼神后却是心里咯噔一声,忍不住低声对韩枭说道:“他们好像要对付你。”

  “是打算对付我们。”韩枭笑着说道,倒是看不出他们有什么担忧的神色。

  对韩枭的话秦无月也没法反驳,在这种情况下对方想要对付韩枭,当然也就会将自己也带上,只是秦无月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先想着害人,而不是想着对付那个什么月华乌血。并且其实现在更让秦无月想不通的是,在半空中忽然凝聚出来的所谓的月华乌血,除了极为寒冷之外,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现在会让这些人畏惧到这种程度,现在看他们的样子就好像是在面对一个荒古凶兽一样,根本没有半点的胜算。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秦无月说道:“总不能把这里的人都杀了吧,问题是我们就算是有这个想法,也做不到这个程度啊。”

  韩枭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没有出现意外的话,我们当然不用惧怕这些人。但终究是此一时彼一时,我也没有想要干掉这里所有人的想法,不过这件事也不是没有转机。”

  “怎么做?”秦无月马上兴奋起来,她虽然也很头疼这里的另外两伙修士似乎都打算对付他们,但头疼归头疼,问题终究还是要解决的。不知不觉间,秦无月竟然已经习惯了让韩枭替她拿主意。在问完话的时候秦无月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也感觉这样的状态很不好,但最后还是沉默的没有再说什么。

  “好办,杀个人就解决了。”韩枭很从容的说道:“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偷袭,我过去办点事。”

  “你要……”秦无月刚打算追问一句,结果韩枭现在却已经走了出去,他就是用走的方式朝着石屋的另外一边走去,他走的方向正是老梁尸体所在的地方,在那个方向上现在除了老梁的尸体外,还有一个人站着,正是之前站在石屋门口接应韩枭他们进入石屋的那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意识到韩枭的举动,马上开口问道:“老家伙你要干什么,现在这种时候你还打算轻举妄动?”

  韩枭知道对方畏惧的绝对不是自己,或者说绝对不仅仅是自己,更大程度上肯定还是因为那一道月华乌血。韩枭走向那中年男人的时候多少靠近了一些月华乌血,到了现在韩枭才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但是不得不说这种程度的寒冷真的已经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跟黄泉河水的极寒相比,这种感觉甚至都可以说是温的。

  终于察觉到了一丝寒意也终于让韩枭多少放心下来了一些,毕竟在此之前韩枭始终都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状况,如今看来竟是因为这一点点程度的变化还不足为虑。有了这样的发现,韩枭的信心也充足了一些。毕竟是身体里的混沌之力都无法动用,现在韩枭或多或少的还是有些过于谨慎。

  中年男人看到韩枭还在靠近,忍不住骂了起来:“你个老不死的,临死也要拉上我当垫背的是吗?”

  “你不想着害我,我又为什么要临死反扑呢?”韩枭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现在韩枭也只能这么说,如果表现出对月华乌血有半点不熟悉的迹象,都肯定会遭来更多猜忌,最后甚至可能真的会被这里所有人针对。

  中年男人的表情从刚才的愤怒渐渐的变成了恐慌,韩枭走的虽然很慢但却也走的很稳,他已经走到距离那中年男人还有一丈远的地方,这个石屋虽然很大,但终究只是个屋子而已,看到韩枭还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中年男人忍不住有些恐慌的说道:“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活够了难道就非得拉上我?现在动手,只要稍有一点气息的波动就会引得月华乌血扑过来,到那个时候咱们两个都会被乌血榨成干尸,要死死一个不好吗,非得两个一起死?”

  韩枭终于隐隐的听明白了月华乌血的情况,回头看了看那个在半空中不断蠕动的血液,不得不说这月华乌血确实诡异到了极点,韩枭现在只是感受不到气息的波动,如果可以的话他估计他都能够真的感受到乌血上面的生命气息的波动,不过想来这一道月华乌血应该是属于蛊虫一样的存在,并且是那种几乎是被沾上就甩不掉的东西。从中年男人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来,只要他们现在动手,结果就是被月华乌血吸成干尸,想来乌血的威力必然是十分狠毒的。

  不过就在韩枭看着月华乌血发呆的时候,秦无月却忽然惊呼一声,韩枭皱眉看向秦无月,结果看到秦无月正指着自己的身后,还没等韩枭转过身再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却感觉自的后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但也仅仅就是撞了一下而已。

  韩枭慢慢转过身来,看着面前不断后退的中年男人。这个时候中年男人的手上甚至还提着一面盾牌,让韩枭感觉很好奇的是这个男人的盾牌竟然是木质的,在这里看到木头自然让韩枭感觉很有趣,毕竟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在这里看到过一棵树。不过看着中年男人不断后退,韩枭才想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刚才撞了我?”韩枭一本正经的看着中年男人问道。

  现在周围的修士都有些发愣,在这些人看来韩枭现在就是完全在说废话,刚才那一刻那个中年男人正是偷袭了韩枭,并且是扛着一面木盾狠狠的撞在了韩枭的后背上,虽然他并没有运功,但韩枭也同样没有运功,并且是后背被偷袭,看到当时的那一撞,在场的其他修士几乎都认为韩枭应该是被直接撞飞出去,然后直直的撞上他前方的那一道月华乌血,结果韩枭自始至终连脚步都没有挪一下,看着就好像是一面墙一样稳稳的站着,反而是刚才主动撞上韩枭的中年男人最后是一个趔趄倒了回去。

  在场的修士里不乏炼体修士,他们一直以来修炼的就是淬炼自己的身体,但看到韩枭刚才的反应,这些人却是都对韩枭的看法有了一定改变,至少韩枭刚才的表现证明他的体魄是很强大的。要知道那个中年男人也是通玄境修为,一个通玄境修士就算不是炼体修士,全力一撞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住的,更何况很显然那个中年男人也是炼体修士。

  见对方一直不回答,韩枭摇了摇头,更加认真的说道:“你这样是不对的,本来我还只是想跟你好好说说话的,可惜你似乎太没诚信了些。”说着话的时候韩枭一步一步的继续朝对方走去,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凶色:“既然你不仁,我也只能不义了。”

  “老不死的,你再往前一步,别怪我跟你拼个鱼死网破。”中年男人悲愤的喊道,经过刚才的一撞他已经明确的察觉到韩枭的实力绝对十分强大,同为炼体修士,他很明白一个修士如果将体魄淬炼到这种程度,本身的战力会有多惊人。只是他虽然喊着要拼命,但在韩枭已经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也没见他运功。

  看到这,韩枭知道看来月华乌血应该是真的对这里的修士有太大太大的震慑,否则的话他不可能到现在还不动手。

  “既然你不想动手,那就换我来了。”韩枭笑了起来,伸手就抓了过去,对方仍旧没有运功,只是下意识的抡起木盾反抗,结果那一面看起来品阶应该不低的木盾在抡到韩枭手上的时候,竟是被韩枭一掌生生击穿,随后就见韩枭的手掌准准的透过木盾扣在了他的喉咙上。

  韩枭猛地一提,把那人提到面前,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只能委屈你帮我探探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