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刀试天下 > 第十六章灯花夜语

第十六章灯花夜语

  平安镖局,位于平安巷的正中央。

  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四进院落,除了比周围的院落规模稍大,门口挂着一方鎏金匾额外,和西城区大部分普通的建筑并无任何区别。

  门口,那方刻印着“平安镖局”的鎏金匾额,虽然在门扇两侧悬挂的灯笼的映照下,闪烁着粲然的光芒,但也将匾额上斑驳沧桑的裂痕映照的纤毫毕现。

  如同一个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人,看着衣着鲜艳,红光满面,但眼角额头的皱纹,却也显示了他的沧桑古老,他的斑驳老旧。

  跨入院落,迎面是平坦阔广的院落,两侧摆着刀枪斧钺各种兵器石锁,显然是平安镖局众人平日里练武的场所,正对着的是一方硕大影壁,影壁正面刻印着平安镖局的宗旨和规则,反面雕琢着一幅幅光怪陆离的图画。

  而影壁后,便是装饰堂皇富丽的大堂,是镖局平日里接待客人的地方,大堂左右有两扇小门,直通二堂和后院,房屋错落有致,虽然矮小,但却装扮雅致。

  平安镖局虽然阔广,房屋众多,显然也住不下三四百号人,平安镖局大部分镖师都住在平安镖局外的平安巷中,平安镖局里住的大都是新进的趟子手和杂役服务人员,所以唐笑风和余味暂时也被安排住在平安镖局内,至于马镖头、老方、老周,三人在平安巷中都有自己的住所,在将所有事都安排好后,就离开了。

  和西城区大部分地方天一黑,就瞬间变的凄冷孤寂不一样,平安镖局显得尤为热闹,到处都是人影和呼喝声,到处都是觥筹交错的欢声笑语。

  毕竟,临近年底,没生意,不用忙活,不用忧心,只需享受这一年仅有一次的余庆年味,快快乐乐,开开心心便足够了。

  甫一踏入后院,那种年味的闲适悠然便将众人一路行来的疲惫清冷驱散无踪,一种久违的温暖舒适霎时充斥心田,不像是从城外踏入常山城时那一瞬的繁华与喧嚣,而是一种淡淡的温馨。

  这方才是家,就像是西流城外,那座山,那座书院。

  可惜,这里是平安镖局,不是英贤书院,所以有熟悉,也有陌生和恐惧。

  倒是余味显得颇为适应,从踏入平安镖局后,先前心中的那份阴郁也仿似消弭无踪,和王钟一行说说笑笑,见着平安镖局的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幼,都会点头示意,哥哥姐姐的叫着,惹得一路上平安镖局的女眷丫鬟们捂着嘴,咯咯娇笑不已。

  “嘿嘿,好小子,你真行,平日镖局里这些女的可是对我爱答不理的,没想到你一来,就惹她们……嗯,那什么……笑靥如花,真有你的,改日好好教教哥哥。”

  赵乡搂着余味的肩膀,笑嘻嘻说着。

  “我说赵哥,你只要多洗洗澡,把身上一股汗臭味洗没了,我保证她们就会搭理你了。”

  和赵乡关系比较好的柳青,凑到赵乡身边,在鼻子前煽了煽手,一脸嫌弃道。

  “哈哈……”

  柳青的话,惹得众人一阵哄笑。

  “你们懂什么,这叫男人味儿!”

  赵乡不以为意,嗤笑了一声:“王钟,你说是不是?”

  “大当家、马镖头那样的才叫男人味,至于你的嘛,压根就是臭汉味儿!”

  王钟叹了口气,拍了拍赵乡的肩膀:“你啊,还是回去多洗洗澡吧!”

  说着,一脸嫌弃得摇摇头,而后,在赵乡发怒前,急忙转移话题道:“好了,大家都累了,赶紧回去睡觉吧,我带两位小兄弟去他们的屋子。”

  向唐笑风和余味招招手,王钟便快步朝后花厅走去,唐笑风和余味向众人拱拱手,也急忙跟上,耳畔依稀还可以听见赵乡“等下再找你算账”的余音。

  王钟给唐笑风和余味安排的不是平安镖局的客房,而和他们自己一样,是给平安镖局中人居住的房屋,通常是两人一间,屋子不大,但装饰却也温馨雅致,一应俱全。

  由于天色已晚,一路劳碌奔波,众人都疲惫不堪,在给唐笑风和余味安排了一间屋子后,王钟便告辞离去。

  在目送王钟离开房间后,还不待唐笑风说话,余味便一把将站在门口的唐笑风拉入房间,而后趴在门口,左瞧瞧,右望望,继而,小心翼翼得将房门关上,松了口气,嘿嘿傻笑了两声。

  余味这一连串的动作,看得唐笑风莫名其妙:“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闻言,余味嘿嘿一笑,蹿到桌旁,朝唐笑风摆摆手道:“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唐笑风笑了笑,坐到桌旁,给自己和余味倒了杯茶,茶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但却依旧温热,有雾气氤氲升腾,鼻尖茶香萦绕,瞬间让他的困顿疲惫少了几分。

  “你不是嚷着要睡觉吗,怎么还有心思捣腾这个?”

  看着翻弄着包裹的余味,唐笑风笑道。

  “看看,这是什么?”

  余味从包裹里翻出一件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破旧衣裳,而后一层层掀开,从中取出两本书籍,轻抚了几下,显得小心翼翼,而后慢慢地递给唐笑风。

  “你还读书?这可不像你啊!”

  唐笑风笑眯眯地嘲弄了一句,他可知道,余味从小就不怎么喜欢读书,为这,没少被书堂的先生打手板,没少被他的父母唠叨。

  “嘿,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余味趴在桌上,也不在乎唐笑风的嘲弄,催促道。

  唐笑风略显疑惑地看了一眼余味,平日里,余味最喜欢和他抬杠嬉闹,一句话,两人都能说上半天,但从青旗酒馆后,唐笑风总感觉余味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但具体不一样在哪儿,却也说不上来。

  接过余味递过的两本书籍,书很老,也很旧,但却干净整洁,没有任何褶皱、损伤和污渍,想来是经常被人翻阅,书封上有一种温润的光泽,触之有一种岁月的沧桑和轮回。

  “太虚大道歌”

  落在书籍的名称上,唐笑风轻声呢喃了一句,这明显是一本道家典籍,他对这类书籍并不陌生,他曾在英贤书院的书楼里看过不少这种道家典籍,他怀里那本无名书籍,显然也属于道家典籍一类。

  “不是那本,看下面那本,快、快……”

  余味催促了一声,将那本“太虚大道歌”掠开,扔在桌上,指着下面那本书籍道。

  “急什么?”

  唐笑风瞥了一眼余味,漫不经心的说着,然而,当他的眸光落在书籍的名称上时,手忽然一抖,豁然起身,就连将桌上的茶盏掀翻,都不曾在意。

  “八荒雷霆指”

  唐笑风低语呢喃着,声音微颤,手中那本轻飘飘的书籍,忽然变得有千斤重,如山,如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怎么样?惊讶吧!”

  看到唐笑风惊异、震惊的神情,余味显得颇为高兴,拿起桌上的茶盏,嘿嘿直笑着,但茶盏中微微颤动的茶水,亦证明了他心里的不平静。

  “这……这是哪儿来的?”

  良久,唐笑风的心神方才稍静,吞咽了口唾沫,颤声问道:“这‘八荒雷霆指’,你是从哪儿得到的?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武功秘籍啊,还能是什么么?”

  余味撇撇嘴,显然对唐笑风的话颇为不屑,旋即,仿似听出了唐笑风的弦外之音,急切道:“你知道它的来历,这秘籍厉害吗?”

  唐笑风轻吸了口气,静了静神,方才缓缓道:“你可听过十二楼之一的名花楼?”

  待看到余味茫然的眼神后,唐笑风哑然而笑,对于余味而言,这个江湖,不过白纸一张,哪知道什么十二楼,什么名花楼?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这首诗,指的江湖上最为神秘的一大势力,名为白玉京。”

  “天上白玉京,即在天上,自然非仙不得入,非圣不得见,白玉京下有十二楼五城,也都算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名门大宗,名花楼,即为白玉京十二楼之一。”

  “十二楼各有所司,如听风楼,善探查消息,如血杀楼,善刺杀,如天星楼,善观星相人事,如揽月楼,善觅珍奇,但无一例外,十二楼都很强,听闻十二楼的楼主,至少都在沧海七境,位居宗师之列。”

  唐笑风望着桌上的油灯,灯花闪烁,夜不语,人呢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