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大明佛 > 第六章意难密

第六章意难密

  此次三皇子把措而达出京,身边带着的皆是元庭宿卫。这些宿卫,受元朝皇帝直接统帅,称之为怯薛军,尽是精壮剽悍的蒙古汉子,个个精气完足,寻常阴邪不得近身,又得授喇嘛教诸般法门,以军阵之法同修演练,以应付法外修士。

  这晚,虽然众军士先前听从莫恩之命,远离莫恩所住帐篷,但是之前悟虚灵识于虚空修诵般若波罗蜜心经,借青色念力,帐篷外遭十米之内,尽皆梵唱声不断,异象连连,无人可入。周围的军士,无论是警戒的还是熟睡的,早已惊觉,纷纷持着火把,在外围驻足围观;有诚心信佛的,已是匍匐在地,诵起经文来。待到异象消失,入舍莫恩躯体的悟虚,走出帐外,喝出杀号,一些军士如本能般,纷纷结阵,以符箭对着半空中的似要飞遁的南人xiǎo沙弥身影,一顿狂射。

  那莫恩被先前的遭遇吓破了胆,以为悟虚身上藏着一个修为通天之士,钻进悟虚身体之后,灵识大损,一心只想着跑回元都,哪料悟虚毫无半分犹豫,出来就下令射杀自己的躯体,结果一阵符箭之下,灵识被绞杀得干干净净。

  悟虚站了那里,见半空中自己的肉身在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淡金色中无声的化为碎片,又在缓缓堕落的途中,如青烟般消散,呆立片刻,再无动静,便知道莫恩灵识也已经不复存在,不由心神一松。也不管远处疾射而来几道身影,冷冷的对着那些对着自己磕头诵经合十的军士,勉强説了声,“都散了吧。”便转身入账。

  那几道从远处而来的身影,飞到刚才莫恩灵识被灭的空中位置,顿了顿,便落了下来,对那些军士视若无物。其中两个裸露着右肩,身着红袍的大喇嘛,双手合十,径直走到莫恩帐前,站了片刻,一同説道,“佛祖慈悲,巴尔图、巴尔赞师兄弟拜见上师。”

  悟虚此刻夺舍莫恩之后,灵识也是消耗过大,连盘腿都以无力,只得瘫坐在绘制曼陀罗法界的羊皮上,汗如雨滴。哪有工夫和心思去应付这帮潜在敌手的喇嘛。更何况自己尚未熟悉莫恩的身体,也不知道莫恩和此等人的关系。

  这两个大喇嘛站在帐外,等了片刻,又是如方才般唱念。又等了片刻,两人似乎都有diǎn不耐烦起来。其中一个满脸横肉,一脸黝黑的喇嘛,微微抬脚,似乎想往里闯。却在此时,同时而来的一个道士眼中精光一闪,却是抹了抹长须,上前一步,对着这个喇嘛一抖手中拂尘,一个稽首,“巴尔图大师,莫恩大师似乎尚未完功,我等还是明日再行叨扰吧。”

  巴尔图和巴尔赞两位喇嘛,微微皱眉,似乎有diǎn忌惮此道人,相视一眼,不再言语,一声唱喏,起身飞去。这道人,见巴尔图和巴尔赞离去,看看四周,微微一笑,一个唱喏,“无量天尊,莫恩大师,全真教第七代弟子佟羽春,在此有礼了。大师顿悟佛法,贫道不敢相扰,改日再会。”説完,又看了看方才悟虚肉身泯灭处,转身离去。

  悟虚听到这最后一次破空之声,知道三人已经离开,手指放下碧海佛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三人,按照悟虚的感知,都是在真人境界,和莫恩相差不大。巴尔图和巴尔赞这两个喇嘛,似乎和莫恩给悟虚的感觉差不多,应该也是真人境界,只不过悟虚修为尚浅,不知道是真人初期还是中期;那个佟羽春道士,隐隐要高上一筹。加上巴尔图和巴尔赞两师兄弟对他忌讳,他应该是至少真人中期的修为。悟虚心中暗暗判定,直叹世道凶险,刚刚才莫名其妙死里逃生,以肉身丧失的代价,杀了想要炼化掉自己的莫恩,却又困在其躯体之中,陷在蒙古军营之中,落在这帮极度危险的真人境界修士眼中。可惜自己只是碰巧夺舍莫恩,不要説清楚莫恩的记忆、法门什么的,就连莫恩的这具身体,也不熟悉。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天明之时,即是xiǎo僧极乐之时?

  悟虚,摇摇头,定定心神,开始熟悉莫恩这具色目人身体,伸伸手,蹬蹬腿,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然后便发现了手指上那须弥戒。大修士专用道具须弥戒啊!悟虚眼前一亮,急忙一丝灵识注入,准备检查收刮莫恩的宝物。

  半晌,悟虚缓缓将灵识退出,一脸的失望。一本什么《神念冥唤术》,一看就是邪魔外道;一杆金刚杵,可惜已经被莫恩将其认主,悟虚要用,须得抹去莫恩印记;剩下的都是俗物,什么衣服啊、黄金啊、玛瑙阿,还有几卷佛界春宫--密宗双修,名曰《众生欢喜曼陀罗经》。

  看来这个莫恩,真是够穷啊。真人大修士,须弥戒中竟只有这些东西。悟虚看了看身下那卷曼陀罗,尤其是上面那栩栩如生的碧波与白莲,手捻碧海珠,又是一声阿弥那个佗佛。看来这个自己无意间抹去莫恩印记的曼陀罗,就是自己以后一段时间可以催动的法器了。

  莫恩要是死而复生,看到悟虚这般失望鄙夷的神色,估计要成为真人境界第一个气得吐血之人。可恶xiǎo秃驴,得了自己日夜心神、万千宝贝祭炼的曼陀罗不説,居然有眼无珠,居然嫌弃自己穷。要知道,此曼陀罗界,是莫恩依喇嘛教密宗法门,日夜祭炼的法宝,可谓身家性命系于此。莫恩,以身密、口密、意密三法门修此曼陀罗法界,但有宝贝,莫恩便以供奉起愿,将宝贝融入所修曼陀罗,使得此曼陀罗法界日益庄严,日益神奇。只是莫恩根器不足,先前又是修行与佛门迥异的极西法术,有了智障,待到修密宗法门,领悟不够,平时多在身密、口密下功夫,意密修行有所偏颇,颠倒主次,将三密观入曼陀罗法界,修成了三密侍奉曼陀罗法界,始终没能真正将这件法器认主。不然也不会在自己的曼陀罗法界被境界只有堪堪凡尘三期的悟虚给反客为主了。

  莫恩原想用庞大的灵识将悟虚炼化在自己的曼陀罗界,不料在此生死关头,心种善根的悟虚又不由借此陷入轮回瞬间的已死未生、非死非生的境界,在xiǎo江村民那一抹青色念力牵引之下,以灵识之体诚诵佛门般若波罗蜜心经,等若是以灵识化体修身、口、意三密。这比起,莫恩平日里以肉身修身、口、意三密,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千万倍?是以,莫恩本来以真人境十拿九稳的一次杀人夺宝祭炼曼陀罗法界的行动,却是阴沟里翻了船,。这也是冥冥之中有定数。

  正所谓身密口密意难密,纵是真人也犯迷。

  不知密中还有密,莫若诵经xiǎo沙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