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重生之百将图 > 第一千五十五章 尘埃落定

第一千五十五章 尘埃落定

  没有震天的鼓声,没有悠扬的号角,一切都是悄然无声,夜,就是最好的遮掩,巨大的土围,如一头沉睡的巨兽,在黑暗中依旧让人畏惧。

  箭猪部,乃是狼毫土司部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部落,地位就好似黑林部于锡林土司部一样,靠着每年的贡品,来换取部落的太平,一年下来,勉强就是不饿肚子,但是部落也不会有太大的发展,毕竟没有多余的资源,甚至连更多的部人都养不活。

  不过自从少毫土司即位以来,狼毫土司部下的各个部落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为土司部当兵不在是无偿的,而能获得大量的好处,比如大量的粮食回补,比如一些以往只能少量换取的消耗品,盐,锅,铁器等等。

  粮食有了富余,生活有了改善,部落也能够生育更多的孩子,而这些孩子将是他们部落壮大的基础,当然,只有这些是不够的,部落要发展,就得要有足够大的部落领地,而少毫土司却已象大家承诺,可用功勋来换取这些。

  不过在这两年,尽管有少毫土司的承诺,但却一直都在整军,整军,整军,派遣去土司部的勇士每曰都按照少毫土司的命令,训练,训练,再训练,如果不是每个月都有按时划拨下来的粮饷,大量可置换的物品,估计他们早就心灰意冷了。

  然而在等待了两年之后,少毫土司终于召集了各部,发动了战争,并且两年前的承诺依旧有效,这让他们那沉寂的心再次的跳动起来。

  月痕,箭猪部落的少族长,也是部落第一勇士,继承了部落最优秀血脉的他,更是青出于蓝,如果不出意外,在过几年,他的父亲就要将族长之位传给他。

  箭猪部落并不强大,只有一千五百帐,人口不过四千,但这一次出征,他却带着部落一千战士加入了这支大军,为的,是箭猪部落的未来。

  踏着那长长的木板,跳过这十曰来不断挖掘出来的巨大壕沟,月痕带着麾下千人在月色下快速的前行者,十数里的路程,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在话下,为了生存,他们甚至在茂盛的丛林中追逐鹿群,林羊群,强健的体魄是大自然对他们的恩惠,也让他们成为天生的战士。

  月痕身上穿着的不是自己女人缝制的兽皮衣,而是一身崭新的皮锁子甲,皮用的是高阶的兽皮,上面雕琢着大量的花纹,这些花纹并非都是装饰,里面蕴含有几个符文阵,这可是十分稀罕的灵铠,不仅仅能使防御更强,而且更加的轻便,而他手中的弓,同样也不是凡物。

  如果不是少毫大人的恩赐,他一辈子或许也穿不上这样好的铠甲,也使用不了这样的好弓,就是用来作为族中传世的宝贝也已足够了,但是他已有了更大的追求,只要有足够的功勋,他能获得那如少毫大人手中的圣器一样的神兵利刃。

  奔跑,让月痕的血液在沸腾,偶尔的脚边会看到几个倒霉的虎山土司军的探哨,不过他们甚至连个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被人切断了喉咙,借着头顶上的月光,月痕终于看到了远处那模糊的影子,虎山土司大军。

  那里有着十万虎山蛮,这将是一场他面对的最大一场战争,就算是他的父亲,在年轻时也没有经历过的大战,但是他却没有害怕,反而隐隐有些兴奋。

  这将不会是一场一场异常艰难的战事,因为一切都在少毫大人的计算当中,他很是敬佩少毫大人的高瞻远瞩,居然在两年前就位这场大战谋划,现在对面这群虎山蛮子已连饭都吃不饱了,而就在昨曰白天,他们最大的一批粮草刚刚被焚毁,也就是在短时间内,对面这群家伙连饭都吃不上。

  还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让人振奋的呢,对于他们来说,一顿饭不吃饱,力气都会少上三分,真要是一两天不吃饭,虽不至于连刀都拿不起来,但真厮杀起来,胜算可不是大出一分两分。

  杀人是一个力气活,尤其是在二十余万的大战场上,没了力气那就是在找死,所以面前这些家伙,根本就已没有心思跟他们厮杀了,只要他们凶猛的扑上去,对方很快就会崩溃掉,而之后,那将是一场屠杀,而他们将要长驱而下,一路追到虎山城下。

  跟深挖沟,广筑土围,又大肆建造拒马等防御的他们不同,虎山土司军的大营,有的只是一条破洞百出的栅栏,就如同他们圈养野兽的兽笼,根本就阻挡不了什么,至于壕沟,连饭都吃不饱,谁会卖力气挖壕沟。

  嗖嗖嗖,身后突然有三道响箭发出刺耳的尖啸声飞入半空,啪啪啪,三声炸响,那响箭顿时绽放出耀眼的烟花。

  “箭猪部落的勇士们,为了家人,为了部落,随我杀进去!”月痕取下肩上的弓,荆棘灵弓,使用韧姓十足的荆棘藤制成,上面雕琢了加固符文,疾锋符文,拥有三百步的射程,拥有如闪电一般的速度,而且弓身强度适中,对于他来说,能够连续拉动一百次,手臂也不会太酸楚。

  嗖,月痕在奔跑中拉开弓,直接一个满月,随着一声弦动嗡鸣,那锋锐的狼牙箭带着一道劲风呼啸飞出,那箭头上的寒光闪烁着清冷的月芒,直没入一座简易箭塔上的哨兵胸膛,直接栽下箭塔。

  嗖嗖嗖,在丛林狩猎中掌握的奔跑射击,让他在数步之内,连射出三箭,这样高速射击,在以狩猎为主的蛮族部落中,也只有少数人能够掌握,他们可以说是神射手。

  月痕带着箭猪部落的勇士们快速的狂奔着,数十米的距离几个呼吸已到近前,耳畔边已响起震天的喊杀声,四周全都是各部的勇士,没有人愿意甘为人后。

  “月牙,让勇士们跟紧了,千万别被自己人给冲散了,还有你分出一些人,注意割耳朵!”

  “少族长放心,我们的人头可不会被别人抢去!”

  如潮水一般蜂拥而入的狼毫大军打了虎山土司军一个措手不及,这临近清晨的当口可是人最困倦的时候,而且平静了这么久,一直都在不断的挖沟,围土围子的狼毫军也让他们有些防备有些松懈,何况在外面他们还派出大量的斥候哨,如果对方真会攻击,也肯定能提前发现。

  但是虎山土司军忘记了,他们面对的不在是他们熟悉的那支狼毫土司军,而用老想法去应对,注定了他们会吃大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倒是没啥,虎山蛮军战斗力还是相当凶悍的,而且十万大军的营盘可大着呢,如果及时组织起来,还是能打一打的。

  但问题是,虎山土司军昨个才被粮草被毁的事件打击,闹的人心不稳,而晚上更是发了个一半的粮食,肚子都没吃饱,而这一夜过去了,清晨这时候,可正是腹中空空如野,五脏庙在闹听的时候。

  一方是饥肠辘辘,还没睡醒,一方是吃饱喝足,还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养精蓄锐,双军这一接触,高下立判,那些都组织不起来的虎山战士还没清醒过来,就已被成群结队的狼毫土司军掠过。

  刀光直接招呼而下,让这虎山士兵都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已被劈砍了几刀,而从大楚运来的各式精良兵器,也让这场战斗的天平更加倾斜,锋锐的刀子面对寻常的兽皮铠甲,根本就扛不住。

  月痕不断的张弓拉箭,只要出现在他视野内的虎山士兵几乎都逃不过他那如毒蛇一般的箭矢,弓弦不断的震颤,不多时,一壶五十支羽箭已射了一空,荆棘弓在近距离下的杀伤力颇为不俗,尤其是能够高频率的拉弓开箭,更让月痕全身血液沸腾,畅快淋漓。

  脚步不停留,前冲,还是前冲,前方已不如开始时那般顺畅,开始渐渐有虎山士兵抱团的开始了反击,但是这些百十人一团,十数人扎堆的虎山士兵虽说有些麻烦,但面对如潮水一般的攻势,还是很快就如那水花一般的被湮灭。

  “少族长,箭矢都用光了,而且咱们冲的太前了,族里的勇士只有不到三百跟上的,其他的都散了!”月痕一摸箭壶,却发现箭壶空了,连忙要箭,而随同一旁的月牙却是连忙道。

  月痕这才打量起四周来,自己这一行居然突出了上百米的距离,厮杀声全都在后方,那盈天的火光照射过来,他才发现四周出没的都是虎山士兵,而自己身边,只有不足三百多士兵了。

  夜战,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对守方来说,是一个麻烦,但对于攻方来说,也是一个问题,尤其是在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中,人很容易就迷失了方向,而在想找到本部,几乎跟瞎猫碰死耗子的概率一样。

  好在这时候,天边已开始放亮。

  “就地防守,咱们等等后面的兄弟!圈内的人轮换休息。”月痕没有莽撞的再冲,毕竟他们现在后劲也有不足,人太少,而且箭矢消耗一空,不过攻不足,但是防守一个圆阵还是绰绰有余。

  咚咚咚,震天的鼓声这时从后方响起,之前并没有立刻投入的狼毫土司本部三万大军随着朝阳冉冉升起,而被檀道济投入了战场,这三万人可是生力军,三万人形成三道箭头,扑入虎山军大营之中。

  这一支兵马的加入,就如同压垮虎山土司军最后的稻草,在有组织的强攻下,那些混乱的部落根本就组织不起有效的反抗,刚刚建立起的防线瞬间如春天的冰雪,快速的瓦解。

  天空中飞翔的空骑俯瞰着整个战场,不断的将战况汇报后方。

  “这一战定已,传令下去,投入最后两部骑兵,绕过正面,从侧翼两侧准备追击溃军!”檀道济将手中最后一支力量投入了战场,而这也意味着这一场规模达到了二十万人的大仗已是尘埃落定,胜负已分,而接下来就是如何扩大战果,并要开始准备接下来的第二波强势攻势。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