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本尊想修道 > 第105章陪

第105章陪

  沉默半晌,我有些艰难地开口了。

  “你……在逗我吧?”

  “没有啊。”他道,满脸正经道,“你觉得我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像是在逗你玩吗?而且这是正经事,我不会在这种时候跟你开玩笑的。”

  ……那就是说不是正经事的时候你都在逗我了?

  我无力地抬手按了按跳动的眉骨,冲他扯出一个有些咬牙的笑来:“那劳烦你告诉我,你认为这死去的人数有蹊跷,有什么根据吗?”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他双手交叠放于桌上,一派悠闲舒适地道,“直觉。”

  “……”

  “反正我们现在左右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做是出去散散步也好,还顺带能解决我心中的一个疑惑,何乐而不为?”

  我呵呵干笑两声。

  是啊,大动干戈去招魂只为解决你心中的疑惑,这话说出来你怎么都不嫌腰疼呢。

  “好,那你自己去散步解惑吧,恕我不奉陪了。”

  “别啊。”面对我明显是故意呛他的话,云霄就眼一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他身后杨柳依依,更映得他洁齿若雪,眸闪微光,“漫漫长夜,你忍心让我一个人独自吹着冷风吗?”

  “这热死人的天气要是能吹上一阵冷风我都要笑了,不忍心什么?”我轻哼一声,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油嘴滑舌呢,“而且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漫漫长夜,莫非你跟那江简一样,也是眼神不好?”

  “你听说过有人在白天招魂的吗?”他一笑,忽的倾身朝我靠了过来,“话说回来,你……”

  他要干嘛?

  我一愣,忍不住收拢了覆于膝上的双手,眼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我的脸颊也渐渐发起了烫,就在我萌生退意之时,他却忽然一伸手,摘掉了不知何时落在我发间的一片绿叶。

  “这片叶子从刚才开始就掉下来了,怎么你到现在都还没察觉?”他屈指一弹,那绿叶就被他弹出了水榭之外,轻轻落到开满了荷花的池中,泛起一圈细小的涟漪。“看来,你刚刚当真是想事情想得入迷了啊。”

  “……”我没说话。

  “怎么,会错了意,失望了?”

  “没有!”我立刻道,“你别乱说,别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一样轻薄无状!”

  “好,是我轻薄,是我无状。”云霄敷衍地附和了我一声,就重新坐回了凳子上,冲我一笑,“一起去吧,就当是陪陪我?月色与佳人,兼得才为美嘛。”

  刚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股热意立刻又漫上了我的双颊。

  “……油嘴滑舌。”

  “那你到底去不去?”

  这家伙!总是用这么轻慢的态度问这么难回答的问题,让我想好好回答他一下都不行,真是的!

  我撇撇嘴,轻哼一声:“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邀我同行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好了。”

  “那就……多谢神女赏光?”他眉眼一舒,缓缓笑开,“只不过我对魂魄一事不甚熟悉,只知道招魂要在晚上招,至于这地点嘛,还要麻烦你来选了。”

  我抿嘴一笑,又立刻收起笑容,想了想,神情淡然地道:“那就去河边吧,他们是在那里死去的,水家母女又在河中度过了三十余年,那里的阴气与凶煞之气是别处比也比不了的,虽然时日一久,流动的活水会将这些气息都慢慢化解带走,但河水本身就带着阴湿之气,在那招魂事半功倍。”

  “好,就这么说定了。”云霄一锤定音,“今晚夜半时分,我们去河边招魂。”

  又商量了一些今晚招魂的具体事宜,小楚就满头大汗地背着剑跑了过来,打断了我们还没说上几句话的闲聊。

  “云霄大哥!云霄大哥!”

  “怎么了?”见他的脸都因为喘气而闷红了,我关心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跑得这样满头大汗。”

  云霄原本正想跟我说些什么,冷不防被小楚打断了话,就有些不虞起来,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小楚,不耐道:“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大呼小叫的,当我是聋子?”

  “哦……”小楚何等机灵,见他这个态度,立刻就反应了过来,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珠滴溜溜地在我们身上来回打着转,“云霄大哥,你嫌我坏了你们的……嘿嘿,好事啊?嘿嘿嘿……”

  “嘿你个头。”云霄呵呵一笑,“有话直说。”

  “哦,是这样的。”小楚立刻挺起了胸,“云霄大哥,我刚刚不是在竹林练剑吗,忽然之间就福至心灵,想了一招出来,我自觉那招是可以克敌无数的,但是这当局者迷嘛,所以就想请你帮我看一看。”

  闻言,云霄就嗤笑一声:“你是修士,又不是武夫,修习剑术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而已,你有这捣鼓剑招的空还不如抓紧把自己的修为提上去,修为上去了,就算你的剑法使得再不像样,也能一招制敌。”

  小楚脸一红:“我这不是闲着无聊,就随便比划了几下嘛……没想到正好福至心灵,让我想出了那招来。哎呀,不管了,反正云霄大哥你既然那么厉害,剑术肯定也难不倒你,你就帮我看一下嘛,就看一下。”

  “不看。”

  “云霄大哥!”

  “没空。”

  “你——你不要因为有了花朝姐姐,就把我给抛到一旁啊,你——花朝姐姐,你看他!”

  “好了,你云霄大哥逗你玩的呢。”见小楚真有些着急了,我也怕他口中再吐出什么惊人之语来,连忙安抚他道,“放心好了,他会帮你看看的。云霄,”我转头看向云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就帮他看一下么。”

  “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剑招有什么好看的。”话虽这么说,但云霄还是站了起来,斜眼看向小楚,“走吧,让我去见识一下你的那克敌一招。”

  小楚立刻兴奋地点头,清脆地应了一声:“嗯!这边这边。”

  云霄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冲他一笑:“他到底是小孩子,你多让他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好了,别不乐意了,我陪你一起去看,走吧。”

  他这才露出一个笑容:“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今天就好好指导那小鬼一回。话说回来,之前的那个一月之约,你还记得吧?”

  “……这次我一定会赢的。”

  “那可不一定。”他施施然笑开,“你就等着瞧吧。”

  “……哼。”

  不过说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去给小楚指点一二,但到了后来,云霄却是完全来了兴致,在那里跟小楚说起了百家剑术,又从剑术聊到了各个仙门,再谈论到了魔修的修习之法,一大一小两个谈论得热火朝天,倒把一开始的目的给忘了。

  我刚开始还有兴致听个一两句,到后来听烦了,又见这爷们两个在那里聊得兴起,完全把我抛到了脑后,干脆也不再管他们,起身自去寻了一处清净之所,盘腿坐下,进行了一次小小的吐纳修炼。

  一旦摒弃心中杂念,闭上双目,周围的一切尘嚣就顿时离我而去,只闻耳边几缕清风,或是竹叶婆娑、或是鸟鸣虫叫,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嘈杂之声,不由得神清气爽,心境越发安定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吐纳完毕,睁开双眼,就见周围的天色已是一片漆黑,一轮弯月挂在半空,散发着朦胧的辉光,倒让我一时有些呆住了,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慢慢站起身。

  原来竟已到了月华初上的时刻,那云霄他们应该也……

  看见不远处背对着月华而立的那个身影,我一怔。

  ……结束讨论了吧。

  是云霄。

  他立在不远处,正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望着我,一袭黑衣隐没于夜色之中,偏生他整个人的轮廓又那样清晰,如同画笔勾描一般,倒使得他身后的竹林弯月全都成了他一人的陪衬一般,无论是冷月清辉,亦或是墨竹夜露,都黯然失色,仿佛万丈光华只为他一人而起。

  我望着他发了片刻的呆,这才回过神来,上前几步走向他,同时半真半假地抱怨道:“你怎么在那站着也不出声?想吓我啊?”

  他扬眉:“我又没长着一张青面獠牙的脸,能吓到你什么?”

  “怎么不能了?”我在他跟前立定了,故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嫌弃道,“你看看你,穿了一身黑衣,整个人都隐没在黑暗里,只有一双眼睛在那发着光,能不吓人吗?”

  “这有什么好吓人的。”

  “怎么不吓人?什么东西的眼睛会在夜里闪闪发光?”

  “野狼?”他眉眼含笑,“老虎?”

  “你还知道啊。”我轻哼一声,“那你说,你刚才是不是吓到我了?”

  “哦~这样啊?”他就偏头一笑,也学着我方才的模样微微蹙了眉打量我,那神情简直是把刚才的我学了个十成十,“我怎么记得有人跟我说过,说她有一双良目,即便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也能看清前方十丈之物,若是运法力于其上,则更是能看透万物本质的?”

  他说着,倾身凑近了我,伸手在我眉心轻轻抚过,盯着我眼含笑意地道:“莫非……这就是你说的天生良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