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悲风公爵 > 第46章 苏格尔和鲁尔

第46章 苏格尔和鲁尔

  “还是没找到……”在黑暗的房间里,女仆抱着柔软的抱枕躺在床上,喃喃道:“已经三天了……”

  会议之后已经过了三天了,悲风领展开全面搜捕工作已经有三天了,可是一点迷诱魔活动过的痕迹都没有找到,倒是恶魔信徒和邪教徒抓了一大堆,正准备过几天一同执行死刑。

  而且恶魔信徒和邪教徒还不是最棘手的事情,弥留的影响才是最棘手的。

  比如说这些恶魔信徒和邪教徒的亲人,如果是朋友还好,至少狠下心撇清关系之后就没什么事了,可是他们的家人就麻烦许多了,就算她明令禁止麾下领民去骚扰那些恶魔信徒和邪教徒的家人,那些领民就不会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那些人了吗?

  如果那些人再变得偏激一点的话,那就更加糟糕了。

  恶魔信徒和邪教徒被抓住,执行死刑,然后这些人的家人被周围的人嫌弃,除非离开这个他们一直生活的地方,否则戒备和嫌弃就会伴随他们的一生,之后如果他们再偏激一点的话,有可能也会被转化成恶魔信徒和邪教徒,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恶魔信徒与邪教徒的家人很快就会被判与他们同罪了。

  在斯洛·门德斯大陆上确实有这么一条潜规则,可是女仆并不准备遵守,因为这是株连!

  错误必须纠正,否则就会像现在这样,错误已经被人们习以为常了,当她想要纠正错误的时候就变成了叛经离道。

  事情越来越多,但偏偏生理期还没有过去,所以女仆长也就变得越来越烦躁了。

  按理来说,所有善神教会的牧师和圣武士都已经出动了,再怎么也不可能找不到那头迷诱魔活动的痕迹,除非它已经不在悲风领了。

  躺在床上想那么多也没用,女仆拉开了窗帘,阳光透过玻璃照进了房间,那一瞬间的刺眼让她眯起了眼睛,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今天是第四天,如果再过两天还找不到恶魔活动的踪迹的话,悲风领就要进入全面战备状态了。

  有了足足一个月的准备时间,悲风领还这么靠近黑森林,不管是魔法能量还是魔法材料都是现成的,就算为了隐蔽……不对!这样就与自己的推测正好相反了!

  女仆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刺激到了她的神经。

  一开始她的猜测就是‘迷诱魔为了召唤深渊之门才主动暴露了行踪,而且悲风领内还有其他恶魔的存在’,但是现在的情况和她的猜测有了很大的偏差。

  已经彻查三天了,悲风领都快翻了个遍了,可是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一头恶魔的踪迹。

  是她的猜测错了,还是悲风领中根本就没有恶魔?

  可是纳海姆男爵根本就没有必要撒谎,现在的他身败名裂,如果他真的是撒谎的话,也没必要撒这种谎,搞臭了自己的名声很有意思吗?

  如果不是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是不是恶魔已经跑出了悲风领,跑到了黑森林或者其他领地之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就算女仆把这件事告诉了周围领地的领主,他们也只会将信将疑,甚至连信都不信,更别提让他们配合行动了。

  可是既然如此,那头恶魔为什么又要主动暴露踪迹呢?难道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从悲风领中逃走?

  后来女仆也调查过了,那几个恶魔信徒确实是几个贫穷的村民,而且都没什么正经工作,的确是很容易受到恶魔引诱的那类人。

  几个整天游手好闲,没有正经工作的村民怎么召唤出一头迷诱魔的?如果不是迷诱魔的话,早就应该被发现了踪迹才对。

  这里出现了逻辑矛盾!

  女仆皱着眉头换好了衣服,打开门后却看到了门后站着的伊蒂丝。

  踌躇不前的伊蒂丝刚刚下定决心敲门,却看到了瑟琳娜姐姐把门打开了,她微微一惊,然后急忙说道:“瑟琳娜姐姐,找到了!霍尔特主教说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了什么?

  女仆眼中闪过一丝茫然,随后一扬眉头,嘴角一勾,“走,边走边说!”

  找到恶魔踪迹了,逻辑矛盾解决了!

  …………

  “鲁尔!该走了!”

  一个奋力挖掘矿石的壮汉回过头去,反应了过来,“啊,时间到了?”

  鲁尔看了看地上的碎石,叹了口气,把矿镐扛到肩上走了过去。

  鲁尔是一个矮人,他拥有黑暗视觉,他对挖掘矿石这件事很是得心应手。

  他并非女仆长从伽罗尔群山聘请过来的‘挖掘大师’,他是一个冒险者,在同伴的怂恿下才来到了这里。

  不过说是‘同伴’,也只是在悲风领进行委托任务的时候临时找的,只不过那个‘瘦高个’性格挺不错的,所以他才与他成为了同伴。

  “我可没有你这样的体力,也没有你这样的视力,干不了那么久。”苏格尔——也就是鲁尔口中的‘瘦高个’——摇摇头嬉皮笑脸说道,“不过收获也不错,我估计这一趟能够赚到十五枚金币!我从来没有干过这种大任务,女仆长大人和公爵大人真是慷慨,赞美女仆长大人与公爵大人!”

  “赞美女仆长大人与公爵大人!”鲁尔也低声念道。

  这在‘黑森林金矿’中几乎成了一种仪式,比较已成为神圣的各位冕下,对于他们这些冒险者来说,能让他们赚到很多钱的女仆长大人与公爵大人才是值得他们赞美的对象。

  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那些冒险者赞美女仆长与公爵大人的时候,鲁尔和苏格尔也是第一次知道冒险者还能够这么‘虔诚’。

  不过过几天之后,他们也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慷慨的贵族,也从未想象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慷慨的贵族。

  冒险者们携带的干粮并不多,现在他们都是靠狩猎和垂钓来解决一日三餐,因为这附近还有一个湖泊,所以饮水和洗漱也不是问题。

  金矿位于一个山谷之中,虽然还没有正式命名,但是不少冒险者都将这个山谷称之为‘金币山谷’,山谷外有一条溪流,连接着一个湖泊,距离‘金币山谷’也不算太远,这里曾经是一个野地精部落的聚居地,但是那些野地精都被利欲熏心的冒险者们赶走了。

  正午太阳的阳光差点刺瞎了两个冒险者的双眼,猛地闭上眼睛,不断搓揉,过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咝!不管多少次都有些不习惯啊!”苏格尔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原本只是黑脸,现在却变成花脸了。

  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中,苏格尔凑过了头去,惊异地问道:“咦?你收集的那些心脏呢?不会又腐烂了吧?”

  “嗯。”鲁尔叹息了一声,“又腐烂了。”

  苏格尔撇了撇嘴,“那你还搜集干嘛?虽然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可是放久了总会腐烂,你又舍不得去找那些法师帮你施法保存起来,你这样收集到底又有什么用呢?”

  “唉,你当我不想呀?”鲁尔愁眉苦脸的说道,“可是我实在没钱啊,不然我又为什么要收集这些心脏?还不是我觉得没多少人收集这些,等回去了能卖个大价钱?我就指望着这个赚钱呢!”

  苏格尔咂嘴,他又一次见识到了矮人的死脑筋,“随你吧!”

  说完,苏格尔又回到了自己的帐篷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准备和鲁尔一起出去打猎,不然今天晚上又要吃腌制的咸鱼了,那种味道,他真的不想回忆起来。

  鲁尔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又拿上了那个只有血迹却没有半点腐臭味的袋子,在苏格尔的叫唤中,拿上了自己的单手锤和盾牌。

  说实在的,他也不怎么喜欢那种咸鱼的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