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36:林莺沉该领盒饭了

帝后36:林莺沉该领盒饭了

  “我不能陪你去了,林家的老爷子要同我下棋。”

  萧荆禾诧异:“你让我去?”

  她以为他会叫她别去,她若想知道什么,问他便行了:“不怕林莺沉说些挑拨离间的话吗?”

  容历没有过多解释。

  “去吧。”他只说,“我有数。”

  萧荆禾蹙了蹙眉头,他似乎有意瞒她什么,这件事有些古怪。

  晚上,容历给容昼清拨了通电话。

  “父亲。”

  “嗯。”

  容历很简明扼要:“给我调点人。”

  没头没尾的,就直接要人,古怪了,容昼清立马问了:“你要人干嘛?”

  他没答复。

  容昼清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郑重其事地叮嘱:“人可以调给你,法治社会,不要给我乱来。”

  “是,父亲。”

  次日,云淡风轻。

  刚过午后,林家的老爷子便让人搬了张椅子放在院子里,在煮一壶茶。

  林莺沉从屋里出来,闻着茶香,问道:“爷爷,您不是约了容历对弈吗?”

  老爷子努努嘴:“那小子,放我鸽子了。”林莺沉虽不是正统的林家人,可老爷子与她还算亲厚,“我这棋瘾昨儿个被你勾出来了,你得陪我下。”

  林老爷子喜欢对弈,而且有瘾,自从容历搬出大院,老爷子许久没下过了,昨儿个才被她勾出了瘾。

  她手机响了。

  不知是谁打来的,令她的笑从眼角溢到了眉梢,只应了两句就挂了:“抱歉爷爷,不能陪你下棋了。”

  林老爷子哼了一声,不怎么高兴。

  林莺沉回了楼上房间,在挑衣服。

  “去见谁?”韩青依在门口,看她手忙脚乱地把衣帽间翻得乱七八糟。

  她没有回,一手拿了一件衣服问韩青:“哪一件好?”

  韩青思索了片刻:“旗袍吧。”

  下午两点五十,萧荆禾已经到了京柏城,她和林莺沉约了三点,叫一杯拿铁,等到咖啡凉了,人也没来。

  何凉青打电话过来,问她:“有空吗?”

  “约了人。”萧荆禾又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三点一刻了,“怎么了?”

  “想约你去京柏城,江裴在那签售。”她们两人都是江裴的书粉,以往的签售会也都会去。

  萧荆禾坐在靠橱窗的位子,是林莺沉提前预定的,正对橱窗外的商场中央,她抬头就能看见签售会的台子,来了很多人,有些吵吵嚷嚷的。

  她对何凉青说:“我在这呢,二楼的咖啡厅。”

  巧了。

  何凉青便说不过去了,又说:“你顺带帮我捎一本回来。”

  “好。”

  “容历去了吗?”

  萧荆禾说没有:“他有事。”

  “你一个人?”何凉青不放心,连环纵火案的凶手还没有抓到,落单的话就危险了,“我过去陪你。”

  萧荆禾失笑,若那凶手当真如此胆大包天,敢在众目睽睽下行凶,何凉青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来了也没用。

  她拒绝了,安抚说:“不用来了,蒋队派了人跟着。”凶手没有落网,警局的人一直在暗中保护她,不然,她也不会贸然来与林莺沉见面。

  何凉青这才宽了心,又嘱咐了几句才挂电话。

  萧荆禾再等了一阵,咖啡已经凉透了,她抬手召来了服务员,要了一杯热饮:“麻烦帮我留位,我出去五分钟。”

  “好。”

  萧荆禾起身,去帮何凉青带签名书,刚走到队尾,就听旁边的几个小姑娘在议论,说签售被取消了。

  她踮脚,确实没有看到江裴,只有江裴的助理在。

  旁边的小姑娘在抱怨:“怎么回事啊?我跑了几个城市才过来的。”

  隔壁队伍的男生接了一句:“裴大的助手说,裴大身体不舒服,只能暂停签售。”

  要无功而返,那姑娘自然很失望:“下次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同伴提议:“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五楼有家甜品不错。”

  方才接话的那个男生是本地人,知道得清楚些,提了个醒:“五楼今天装修,就一家茶馆还在营业。”

  两个姑娘顿时唉声叹气了。

  萧荆禾听了大概,也只能作罢,回了咖啡厅,她刚坐下,喝了一口热饮,一低头,瞧见了一双锃亮的男士皮鞋。

  叮铃叮当。

  五楼茶馆的门口挂了风铃,门从外面被推开,风卷着铃铛响,听久了,竟觉着昏昏沉沉。

  林莺沉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昏脑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