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20:变态杀人案,容历立遗嘱

帝后20:变态杀人案,容历立遗嘱

  收银的小姐姐自己也没绷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萧荆禾脸都红了个透,把脸藏进容历怀里,闷声闷气地咕哝了句:“你去拿。”

  “嗯。”

  容历侧了侧身,挡住货架,扫了一眼包装盒上的尺寸,挑了两盒扔进推车里,并且,用一颗大白菜挡住那两个盒子。

  此地无银三百两……

  收银员小姐姐笑得前仰后翻。

  容历:“……”

  萧荆禾:“……”

  能不能别笑那么大声!很多人在看啊!

  她干脆把脸埋在容历胸口,不抬起来了,紧贴着他,她听得到他心口的声音,跟她一样,跳得乱七八糟。

  付完账,她拉着容历,走得飞快,他跟在后面,任她牵着,低低笑出了声。

  她回头,恼他:“不准笑了。”

  他听话:“好,不笑。”

  说不笑,嘴角的弧度却一点也没下去。

  还笑!

  萧荆禾踮脚,勾着他的脖子,拉下去,堵住了他的嘴。

  容历很配合,弯下腰,让她亲得更容易,她就在他唇上用牙齿磨了一下,然后退开,容历不肯,搂住了她的腰,不让退,伸出舌头就勾她的。

  他最近很沉迷接吻,也不像一开始那般生涩了,特会勾人,而且缠人,萧荆禾每次都被弄得晕头转向的,还没出息地腿软。

  她有点站不住了,容历用两只手扶住她的腰,托着她,继续深吻,她躲开,换了一口气,刚错开他的唇,他又追上来。

  她推他:“别人好像在看我们。”

  容历把她卫衣的帽子给她戴上,指腹在她水润的唇上蹭了一下:“我们去车里亲。”

  “……”

  容历很多习惯都比较老古董,买个避孕套都会遮遮掩掩,可在亲她这件事上,他特别热衷,没有一点身为老古董的矜持。

  萧荆禾没有在容历那常住,周一她就回了自己公寓那边。

  周五上午,帝都发生了一桩重大事故。

  午间新闻特别报道:悦馨路38号惠风小区发生了重大火灾,伤亡人数目前还在统计当中。

  容历赶到的时候,整个小区都笼罩在浓烟里,本是阴沉沉的天,却叫火光映红了一大半,小区外面拉了警戒线,公安局的人将路人、家属都隔绝在外,门口被堵得水泄不通,救护车在不停地鸣笛,穿着黑色防护服的消防员一波一波从里面出来。

  唯独,他的阿禾不在。

  他跨过警戒线,随便抓住了从里面出来的一个消防员,问他:“阿禾呢?”

  那个消防员把头盔摘下,一张脸被热气蒸得通红,是田光,容历在消防总队见过他。

  “阿禾为什么还没有出来?”他几乎用吼的。

  田光被他吼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回头找了一圈,也有点慌神了,他喊闻峥:“闻队,我们小队长还没出来。”

  不等闻峥反应,容历就往火里跑。

  闻峥也顾不得刚从火场出来的手套有多烫人,拽住了他:“这么大火,你进去送死吗?!”

  容历回头,目色像冷凝后最浓重的墨:“松手。”

  这人已经失去理智了。

  闻峥越过他,命令:“田光,小松,立马带他出警戒线。”时间紧迫,又道,“天明,你跟我进去。”

  林天明把消防装备都检查了一遍,随闻峥进了火场。

  田光与小松一左一右地扣住人。

  “松手,”容历的目光,落向远处熊熊大火,“我不想跟你们动手。”

  声音很冷,冷到骨子里,带着一股尖锐阴沉的暴戾。

  田光死死拽着他,怎么也不松手:“你进去干嘛?救得了人吗?闻队带着天明进去了,就能把人带出来,你再进去只会添乱。”他情绪也绷到了极点,面红耳赤地咆哮,“你非要去殉葬的话,至少也等人没了再说!”

  容历紧紧攥着的拳头,无力地松开了……

  行。

  她要出不来,他就殉葬。

  “咳咳咳……”

  方从火场里出来的男人拿着湿毛巾,蹲在地上,捂着嘴咳嗽。

  现场的医护人员立马上前去接应:“有没有烫伤?”

  男人身穿黑黄拼接的外套,头上脖子上全是汗,戴着一幅黑色边框的眼镜,对医护人员摇头说:“只是吸了一点浓烟,咳咳咳……”

  医护人员查看了一下,没有烫伤:“你的家人呢?先登记一下。”

  男人用湿毛巾捂着口鼻,虎口处有一颗黑色的痣,因为咳嗽,眼睛里都是红血丝,他接过登记表:“我不住这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工作证,男人说,“我是外卖配送员。”

  闻峥还在四楼找人,林天明用对讲机联系了他。

  “闻队,小队长在501,还有一名幸存者。”

  闻峥立马从楼梯跑上去。

  “小队长!”

  “小队长!”

  林天明喊了两声,也不见人醒。

  闻峥一脚踹开已经烧着了的木柜子:“人怎么样?”

  “还有气。”

  萧荆禾躺在地上,身上的防护服完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