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禹戈3:师生恋发芽,时瑾父子日常(17更

禹戈3:师生恋发芽,时瑾父子日常(17更

  “谁准你把你妈妈的手机号告诉陌生人?”

  爸爸好像生气了。

  他站好:“荣荣不是陌生人。”

  时瑾把茶杯放下,不紧不慢,却不苟言笑:“早上我跟你说过什么?”

  三四岁的孩子,站得笔直,完完整整地复述爸爸说过的话:“不可以把妈妈的事情往外说。”

  时瑾言简意赅:“去面壁。”

  “哦。”

  他低头,有一点悲伤,可还是要听爸爸的话,站到书房门边的墙壁前,认真地面壁思过。

  时瑾打开书房的门,进去之前,问:“知不知道错?”

  还不知道。

  天北摇头。

  “知道错了再进来。”时瑾关上了门。

  姜九笙于心不忍,跟着进了书房:“时瑾。”

  时瑾乖乖过去:“嗯?”

  姜九笙皱眉,说他:“天北还小,你对他太严厉了。”

  她和时瑾的教育观不太一样,但与天底下大多数的父母是一样的,慈母严父,她温和一点,时瑾强硬一些。

  时瑾低头,在她脸上亲,说:“天北是男孩子,不能娇惯着养。”

  话虽如此……

  姜九笙还是心疼孩子,把时瑾撂下,开门出去了。

  时瑾:“……”

  天北还是刚才那个姿势,站得端正,在面壁。

  姜九笙走过去,蹲下:“天北,不用面壁了,去房间里玩。”

  天北摇头,眉宇间稚气未脱,小奶音说出的话却老气横秋的:“不可以,妈妈,我在思过。”他还一本正经地背诵了两句文绉绉的话,“古人云,小人无过,君子常错,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姜九笙:“……”

  这小君子啊。

  她笑:“谁教你的?”

  天北说:“大外公教的,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爸爸就告诉我了。”

  爸爸说,自我反省,也是一种修养。

  姜九笙失笑,这对父子啊……

  然后,站了有半刻钟,时天北去敲书房的门了。

  “进来。”时瑾在处理公事。

  天北进屋,把门口的小凳子搬过去,坐下。

  时瑾抬抬眼皮:“知道错了?”

  小奶音说:“知道了。”

  “说说。”

  天北就把他反省出来的结果告诉爸爸:“不能把妈妈的号码告诉别人,妈妈是公众人物。”他说得特别认真郑重,“怕有坏人想害妈妈。”

  天北还记得上个月,一个奇怪的叔叔跟踪妈妈去了女厕所,那个坏叔叔是妈妈的粉丝,给妈妈送了一束花,但是花里装了追踪器。

  “嗯。”

  时瑾就回了这一个字,然后,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罐黄桃酸奶,是新品,小罐包装。

  他问:“喝不喝?”

  天北立马点头:“喝。”

  时瑾把罐装的酸奶打开,放在书桌上:“拿去。”

  天北很开心,走过去拿酸奶了,跟爸爸说:“谢谢。”爸爸还是很疼他的,还帮他开酸奶盖。

  “坐着喝。”

  “哦。”他抱着酸奶,坐回小凳子上喝。

  小罐装的酸奶很少,不一会儿就喝完了。

  时瑾在回工作邮件:“还要?”

  “要。”

  时瑾又拿了一瓶,开了盖,放在桌子上。

  天北满足得不得了。

  处理完邮件,时瑾起身,给了天北一张纸:“背下来。”

  是爸爸的号码。

  时天北好感动,觉得爸爸很爱他,他很幸福。

  接下来的半个月,姜锦禹有一个重要课题,他是课题的主要负责人,很多事情要经手,一忙起来,就没日没夜,直接在学校住了半个月。

  除了蹭课的时候,褚戈都没怎么见到他,也怕打扰到他,就去他学校的住所送了几次汤,是姜九笙托她送的,大概看出来了她的少女心思,有意撮合。褚戈和自己班级的人处得一般般,都不太熟,因为只有她一个女生,除了上课,她与那帮男生几乎零交流,不过,在姜锦禹带的大二班上还混了个脸熟,有几个女生见了她还会打招呼。

  周日,姜锦禹才回家,晚饭也没吃,倒头就睡了。

  次日十点,褚戈有课,姜锦禹也有课,在小区门口遇见了。

  “早。”

  姜锦禹回:“早。”

  他推了自行车,是改装过的山地车,有后座,因为他有时要载天北,所以特地安了后座。

  褚戈看了好几眼后座:“你骑自行车去?”

  “嗯。”

  从御景银湾到西交大骑自行车要五十多分钟,开车的话,二十分钟都不用,褚戈看看时间,才九点。

  她就说:“我也很喜欢骑自行车。”

  隔了几秒,又说:“我十点才有课,可以去晚一点。”

  又隔几秒:“你的自行车很漂亮。”走到后座,摸了摸座位,她眨巴圆圆的杏眼,“后座也很漂亮。”

  “……”

  姜锦禹推了车,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