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272:徐蓁蓁灭口,笙笙打傅冬青(二更)

272:徐蓁蓁灭口,笙笙打傅冬青(二更)

  徐蓁蓁猛地回头,愣了一下,便手忙脚乱地挂断了手机,她拨了拨耳边的发,目光闪躲,一开口有点慌神:“爸、爸。”

  徐平征探究地看着她:“和谁打电话,怎么这么生气?”他没听真切,只是老远隐约听见她在发脾气,倒是少见,他这个女儿平时都一副乖巧模样。

  徐蓁蓁几乎没有思考,随口拈来:“一个和我关系很不好的朋友,我们出现了点分歧,刚才和他在争论。”她走上前,神色已经恢复如常,自然而然地把话题转移,“不说他了,爸,有什么事吗?”

  徐平征平时很忙,对徐蓁蓁的管教不多,她的朋友,更加不清楚,也没有多问,说了正事:“宇文夫人刚才跟我通电了,说想在宇文家老爷子的寿宴上公布你和宇文冲锋订婚的消息,问我们徐家的意见。”

  徐蓁蓁惊了,难以置信地愣了许久:“真的吗?”喜上眉梢,她激动得声音都在抖,“他同意了吗?我们要订婚了?是这样吗?”

  像做梦一样,她感觉自己踩在了云端上,身子都是飘的。

  徐平征好笑:“看你都语无伦次了。”

  她轻笑,眼睛都亮了些:“人家高兴嘛。”意外之喜,砸得她有点头晕目眩了,根本想不了其他。

  徐平征见她如此,不免担心:“蓁蓁,我和你爷爷都没有什么意见,关键在你,你要想清楚,宇文冲锋先前的态度爸爸也很清楚,他对你没感情,突然答应肯定是有别的原因,或许是被逼无奈,也或许,”他沉吟了半晌,“或许是利用你。”

  宇文冲锋是什么样的人,他也能看出个七七八八,那种人不可能逆来顺受,城府和计谋都有,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徐蓁蓁完全听不进去,被喜悦冲昏了头:“我不在乎,爸,我喜欢宇文,只要能嫁给他,怎么样都可以。”

  徐平征也猜到是这个结果了,有些忧心忡忡:“订婚的事我来安排,你和宇文再磨合磨合,要是真不行,一定要告诉爸爸。”

  她开心地立马点头:“爸,谢谢你。”她挽着徐平征,笑得娇俏,“我真是太幸福了。”只要嫁进了宇文家,她就可以搬出徐家,一劳永逸。

  徐平征走后,徐蓁蓁去洗手间拨了个电话。

  “爸。”

  电话那头是她的生父,姜民海。

  “你到江北了吗?”

  男人声音粗厚:“已经到了,你奶奶那里我去跟她说,会尽快带她回钿镇,你不要再出面了。”

  “奶奶那边先不急,你过几天再带她回乡下也行,现在有一件棘手的事。”徐蓁蓁压着声音,语调迫不及待,“我马上就要嫁进宇文家了,绝对不能再出什么岔子,那个鉴定医生,一定要让他闭嘴。”

  下午十点,姜九笙和苏问有一场戏,在影视城拍,苏问九点五十才到片场,刘冲足足在秋风中盼了一个多小时,都快杵成‘望夫石’了。

  “你终于来了,祖宗诶,就等你了。”刘冲赶紧招呼过来化妆师、服装师,连连催促,“快快快,给他上妆。”

  他瞄了一眼,姜九笙那边早就准备好了,导演的脸越来越臭了。

  “快点快点,定西将军已经好了,就等炎泓帝了。”刘冲心里那个窝火啊,“不是说九点半能到吗?”

  苏问摘了口罩,往休息椅上一躺,闭着眼,任由化妆师在脸上涂抹,他像是没睡好,眼下青黛很重,声音带着浓浓的倦意:“听听的飞机晚点了。”

  刘冲恨铁不成钢:“你又跟到机场去了?”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抱怨了,“机场人多眼杂,被拍到怎么办?”

  苏问掀了掀眼皮:“再啰里啰嗦,就给我滚远点。”

  刘冲:“……”你祖宗!

  化妆和服装花了近半个小时,十点半才开拍,是姜九笙与苏问的第一场戏,拍的是炎泓帝与定西将军初见。

  演员就位。

  苏问一身白衣,公子翩翩,手持长剑。姜九笙着一袭黑色劲装,英姿飒爽,她玉簪束发,作男儿装扮。

  几乎只用了十几秒,演员迅速入戏,镜头前,拱桥上,清雅的贵公子执剑拦住了去路。

  导演高声喊:“Action!”

  那年初春,定西将军的独女莺沉年满及笄,历亲王容历方行弱冠之礼。右相家的公子办了一场马上击鞠,盛请到了京都各家的王孙公子。

  莺沉被拦了路,微微拧眉,退后几许。

  对方白衣飘飘,端的清贵俊朗,唯独一双眼里,携了几分兴味:“方才便是你,将我打落了马?”

  虽做了男子装扮,到底男女有别,莺沉垂眸,只道:“承让。”

  那人懒懒将剑扛在了肩上,分明一副市井之徒的做派,偏生一身气度,眉眼间是不容置喙的尊贵:“你是谁家的公子?”

  莺沉略作思考,答:“永安侯府,秦三公子。”

  男子勾了勾唇,似笑非笑地审视着,眸中趣味更浓了:“秦三可不长你这样。”

  秦三深居浅出,不想,这人竟识得秦三。

  莺沉抬头,一双略微薄凉的眼,清光徐徐,似桥畔下平静的水面漾开了涟漪,目光不避不闪:“那你又是何人?”视线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