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228:笙笙,那就生孩子吧(7)

228:笙笙,那就生孩子吧(7)

  她垂头:“听见了。”

  苏问这才收了戾气,转身朝保姆车走去。

  苏伏攥紧着拳头,抬起眼皮,瞳孔殷红,她朝另一个方向走,拨了个电话:“爸,我见到四叔了。”

  电话那头是男人的声音,浑厚有力:“不要惹他生气,你爷爷还活着一天,就算他不肯回苏家,他也照样是西塘苏家唯一的太子爷。”

  太子爷?

  是啊,老爷子的心头肉,一出生,整个苏家都是他的,老爷子这把年纪还拽着权,不就是要给他的小太子爷守着江山。

  外人都以为西塘的苏家只有三位少爷,哪里知道老爷子那只老狐狸把最心肝宝贝的小狐狸养在了外面,苏家的祠堂里,供着的,还是这小狐狸的母亲,苏家三位少爷,日日一炷香,把那画像都当祖宗一样供着。

  这苏四,就是苏家的小祖宗,跟那画像上的女人,长得七八分像,像只狐狸精,难怪老爷子当成心肝宝,生怕别人害了去,硬是扮成女孩子偷偷养了十几年。

  苏伏想想都意难平。

  她把心头不甘暂时压下:“那批象牙,落到警察手里了。”

  她父亲一听便不镇定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现在就打草惊蛇了,万一被警方和秦家盯住了,我们很难再避开眼线。”

  “我有分寸,上面还有秦家,查不到我们苏家头上。”苏伏胸有成竹,不急不躁,“不过是试试水而已。”

  “那你试出了什么?”

  苏伏勾了勾嘴角:“时瑾和警方的关系,”她微眯了眼角,“好像不简单啊。”

  晚上十一点半,时瑾才回到御景银湾。

  “啪嗒。”他推开门。

  玄关的灯亮着,姜博美坐在门口,摇摇尾巴:“汪。”

  时瑾抬头,看见了站在鞋柜旁的姜九笙,满脸冷峻瞬间柔和下来:“怎么没睡?”

  “等你啊。”她走过去,抱住时瑾的腰,“有没有受伤?”

  他摇头,伸手环住她:“没有。”

  她仰着头,顶上的灯光刚好落进眼里,是暖暖的杏黄色,不刺眼,将她瞳孔染得温温柔柔,满眼都是他的影子,专注地看他:“坏人呢?抓到了吗?”

  “嗯,剩下的警局会跟进。”时瑾俯身,缠着她吻了许久,才牵着她往客厅去。

  姜博美跟在后面:“汪。”

  姜九笙给时瑾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我给你做了宵夜。”

  时瑾浅笑:“做了什么?”

  “蛋炒饭。”她顿了一下,眉头蹙了蹙,有些挫败,“不过,盐放多了。”她的厨艺,真是一言难尽。

  时瑾不打击她,非常捧场地说:“没关系,我不怕咸。”

  她眉间稍霁,笑了笑:“下次我少放点。”她觉得她这厨艺,还能抢救一下。

  时瑾却说:“下次不要下厨了。”

  姜九笙不以为然,觉得时瑾就是太惯着她了,致使她厨艺不仅没有长进,还一落千丈。

  她去厨房盛了一小盘蛋炒饭,还用胡萝卜片摆了盘才端出来给时瑾,又去冰箱拿了一个黄桃酸奶,插了吸管自己喝。

  时瑾说:“晚上别喝冰的。”

  她不听,捧着酸奶坐他旁边喝,看他吃饭。

  时瑾拿她没办法,只能由着她,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姜九笙虽然已经尝过了,还是忍不住问:“是不是很咸?”

  他动作优雅,慢慢进食,说:“还好。”

  他说还好,那一定很咸,姜九笙把手里的酸奶喂到时瑾嘴边,给他止渴。

  酸奶的吸管被她咬得奇形怪状,时瑾张嘴,含住了。

  “……”

  好撩。

  姜九笙突然有点心痒:“时瑾。”

  他看她:“嗯?”

  她做了一番心理建设,然后看着时瑾的眼睛,真诚又严肃地说:“我们生个孩子吧。”

  “咣——”

  时瑾手里的汤匙掉桌上了,饭粒洒了一桌,他眼眸微微睁大了一点,惊慌了:“为、为什么这么突然?”

  这大概是时瑾平生第一次结巴。

  可能被她的语出惊人给吓到了,她就尽量说得平常随意一点:“就是今天在等你回家的时候,突然想要了。”

  本来是抱着博美的,抱着抱着突然就想到了孩子,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脑子里居然自动构图出了一个小人儿,粉粉嫩嫩的小娃娃,是缩小版的时瑾,漂亮精致得不像话。

  然后,她立马就生出了一个念头,想生一个小时瑾出来。

  时瑾显然被她的话,弄得措手不及,好半天才找回理智,然后便说软话,同她商量:“笙笙,等一等好不好?”

  她没回。

  时瑾有点急地解释:“等我把秦家收拾干净了,我们就结婚,然后再生孩子。”

  姜九笙一句话戳穿:“时瑾,你在用缓兵之计对不对?”

  “……”

  他家笙笙,太聪明了。

  她肯定:“你就是不想要。”

  “……”

  是啊,不想要,一点都不想要。

  时瑾哑口无言了,没什么好辩解的,他一直不想要孩子她也知道。

  姜九笙越说越恼,义正言辞地:“我在做抗抑郁治疗的时候,你说过要跟我生的,怎么能出尔反尔。”

  时瑾无话可说了,确实是他先提议的,他纠结了很久,虽然心里十分不愿意,还是不忍心拂了她。

  语气很勉强,很将就:“……好,生吧。”

  一想到要生个小拖油瓶来抢他的笙笙,还要让她受十月怀胎的苦,分娩的痛与危险,时瑾对孩子就喜欢不起来,何况,偏执症患者的独占欲是毫不讲道理。

  他还是有他的底线:“男孩女孩都好,只生一个,行不行?”若不是她喜欢,若不是他舍不得忤逆她,一个他都不想要。

  总归是他退步了。

  姜九笙心满意足了,立马笑着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