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192:三种口味的狗粮(二更)

192:三种口味的狗粮(二更)

  还是觉得她哥哥瘦了,回头要打电话嘱咐家里做饭的阿姨,一定要给他补身体。

  她把鸭舌帽拿下,换了个方向戴,露出饱满的额头和一双柳叶眼,眼角上翘,细长有神,顾盼流转间张望了一番:“姜九笙男朋友来了吗?”

  宇文冲锋嗯了一声。

  她神情很执拗,就跟她站在台上领奖的样子一样,一股子永不服输的劲儿:“哪一个?指给我看。”

  宇文冲锋倒漫不经心:“第一排,右数第六个,黑色衣服。”

  她探头张望过去,只能看见一个侧脸,依旧看得出轮廓处处精致。

  不过——

  宇文听看着兄长,很认真地说:“没你好看。”

  她打小这样,觉得天底下那么多人,千千万万,都比不上她的哥哥,她甚至都想好了,以后要找个哥哥这样的人当丈夫,再生个哥哥这样的人当儿子。

  最后,往死里疼她儿子。

  因为她的哥哥,没被母亲疼爱过一天,可她又当不了他妈妈,倒是他,总把她当孩子。

  宇文冲锋伸手,拍拍她的头:“待会儿我送你去机场。”

  看吧,还把她当小孩。

  宇文听果断拒绝:“不用,我自己去。”错过了姜九笙的演唱会,她这个傻哥哥估计会抽半包烟。

  宇文冲锋没有说什么,看着镁光灯下的姜九笙。

  “听听。”

  宇文听扭头看他:“嗯?”

  他眉眼里有浅浅的笑,不是平时那种玩世不恭的笑,温柔又干净:“我当初签她的时候,非让她给我写了首歌,就是这首。”

  宇文听仔细听着。

  轻摇滚,听起来很舒服,分明挺吵的音乐,却让人异常心安与平静。

  他眼眸明亮,难得少了漫不经心的痞气,认认真真的样子:“里面有句歌词,是我说过的话。”

  台上,姜九笙沙哑的烟酒嗓正娓娓轻唱:“你去闯,我准备了酒,等你回来,不醉,不休……”

  宇文听吸吸鼻子,骂他傻子。

  宇文冲锋大掌揉揉她脑袋:“没大没小。”

  她甩开头,骂大傻子!

  台上,沙哑的嗓子徐徐唱着,一首叫《孤塔与灯》的歌。

  台下,万人欢呼,是最热闹的喧嚣。

  刘冲挖挖耳朵,真的,快被姜九笙的粉丝搞出耳鸣了,太疯狂了,一个个‘张牙舞爪’,像脱缰的野马。

  身旁,苏问一身黑,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再套上卫衣的帽子,就露一双眼睛,依旧美得像个狐狸精,正东张西望:“人在哪?”

  语气非常急躁。

  刘冲也戴着口罩,没办法,自家艺人太火,搞得他出门也像做贼似的,他脸圆脑袋大,口罩就遮了一大半,滑稽得不行。

  MMP,就不能做大号的口罩?欺负他们大脸一族是吧。

  刘冲一边提口罩,一边四处张望:“我不正找着呢。”

  苏问转头,一双眼里有杀气:“你确定她来了?”

  要是今晚没见到宇文听,估计这祖宗回去得弄死他。

  刘冲义正言辞:“我确定!我小学同学的表哥的同事的侄子就是国家泳队的,他说宇文听九点的飞机,会在凉州转机,她哥在这,她一定会来看——”突然定睛一看,刘冲欣喜若狂,“在那呢!”

  苏问愣了一下,转了头,看了一眼。

  咣——

  他手里的应援牌砸地上了,魂儿瞬间没了,盯着那个方向,像……像座望妻石。

  一碰到宇文听,苏问就这样。

  两年前,苏问在机场碰到了宇文听,当时宇文听在候机,苏问就躲在一颗假树后面,盯着人看了四个小时,把保安都惊动了,还以为是不法分子。

  不法分子苏问,那次连电影的首映都错过了,网上疯传他耍大牌,他倒好,直接买了张机票,飞国外看宇文听比赛去了。

  刘冲赶紧捡起应援牌,挡住苏问那张辨识度太高的帅脸。

  苏问不满被挡住了视线,推开:“你想办法帮我换位子,我要坐听听旁边。”

  这可是演唱会,你以为是东大街小吃摊啊。

  刘冲偷偷翻了个白眼:“祖宗诶,您就别为难小的了。”

  苏问懒得废话:“年终奖翻十倍。”

  刘冲立马:“喳!”

  最后刘冲用五万块高价买了宇文听旁边那个位子,那位妹子以为碰到了搞传销的,差点尖叫出来,足足浪费了刘冲十几分钟的口水,编了一个右耳功能性残障的理由,换了位子,五万块酬劳,现场转账,立即挪位。

  苏问压着帽子坐了过去。

  然后,别说搭上话,就是看都没看几眼,动也没怎么动,一直喝水。

  苏问不到二十岁就拿了世界级的影帝,他当时在国外领奖的时候,就是揣着那副‘本影帝天下第一’的表情,用英文说了一句获奖感言:我是就苏问,那个有演技也有颜值的苏问。

  所有演员都想打死他。

  偏偏所有粉丝都爱惨了他。

  可现在看看,那个十分钟喝了两瓶水、挪了二十六次手也没敢碰旁边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