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177:不要撩会失控(二更)

177:不要撩会失控(二更)

  时瑾仰着头,额前半湿的发稍稍遮了眼,刘海垂下来,整个人都柔和了:“是温家那个小孩。”

  姜九笙浅笑,夸赞:“我弟弟很厉害。”

  语气里,毫不掩饰她的得意。

  时瑾眼睫垂下,眼睑落一层灰的影:“嗯,他电脑天赋很好,是个出色的黑客。”

  强调,有点沉闷。

  姜九笙好笑:“你的语气里有酸味。”

  时瑾大方承认:“我吃醋。”把毛巾扔在一旁,他转身,扶着她的腰,语气又沉了一分,“宇文冲锋,谢荡,姜博美,现在又多了一个雄性,来分你的注意力。”他拧拧眉,难得话里有几分意难平的不甘,“还有很多雌性。”

  只要靠近他家笙笙的,不论男女他都非常讨厌,想拧他们的脖子。

  姜九笙躺下,枕在时瑾腿上,长发铺在他身上,她稍稍一动,软软的发端像只爪子,在他心尖上挠,没有章法,却心痒难耐。

  她说:“不用跟他们比,你跟他们怎么不一样。”

  时瑾垂眸看她:“怎么不一样?”

  她语气认真:“我死后,是跟你埋一个棺材,不是跟他们。”

  时瑾笑。

  “还有,”她翻了个身,蹭了蹭,抱住时瑾的腰,眼带笑意,“我不穿衣服的样子,只有你能看。”

  心尖上那只爪子,又开始挠了,惹得时瑾浑身都痒,平白生了几分燥热,嗓子很干:“笙笙,不要撩我,”他俯身,声音微哑,带了几分危险的意味,“容易失控。”

  姜九笙笑而不语,手顺着他的腹,往上攀。

  他抓住她的手,把她摁在床上:“别乱动,你伤口还要养着,我不能把你弄伤。”

  这男人,真能忍。

  不过,有时候,也是真狠,比如兴致好的时候。

  次日,风轻云淡,阳光微熹,暖融融的春日,照得人懒洋洋的。

  七点,莫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自然是为了温书甯那件事,莫冰说她太胡来了,公然带头打群架,多少会招黑,说她怎么不找个没人的地方搞。

  姜九笙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下:“没忍住。”

  莫冰默了很久:“谢了。”

  谢什么,自己人,不护着行吗?

  姜九笙只是让她好好养胎,不用管,公关问题有公司,还有时瑾。

  莫冰挂了电话。

  林安之提着保温桶进来,她抬头,只看了一眼,转过身去。这几天,他每天都会来,她不理他,他便自话自说。

  “我给你做了蔬菜粥。”他盛出来一小碗,走过去,弯下腰,“还吐得厉害吗?”

  莫冰一言不发。

  他蹲下,微微僵硬地伸手,小心地落在她腹上:“宝宝,你别闹你妈妈了,她都瘦了好多。”他仰头,看着她,眼眶微红,“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你给我生了女儿,名字叫林莫,长得很漂亮,跟你很像。”

  他们十八岁那年便约好了,以后的孩子,不论男女,都叫林莫。

  莫冰往后退了退,还是没有说话。

  他眼底微光渐暗,收回了手,自言自语一般:“我问过郑医生了,宝宝很好,就是你有点营养不良。”他喊了一声莫冰,抬头,黯淡的眸执拗着,“你可以不理我,打我骂我都好,但不要不吃东西。”

  莫冰沉默了片刻,接了他手里的碗:“你回去工作吧。”

  拒人千里,语气没有一点温度。

  她越平静,他就越慌乱,低声的口吻,像是求她:“别赶我走。”

  莫冰转头,直直地看着他:“那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

  他没有表态。

  莫冰始终沉寂的眼,还是乱了,目光深沉,凝睇着眼前的人:“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各种结果,各种假设,都预想了无数遍,不过还是说服不了我自己,你背负的东西太多,而我太骄傲了,你抽不出身,我也低不了头,再这么拖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她停顿了很久,如鲠在喉,每一个字都像含在胸腔里,咬着牙挤出来,“安之,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孩子我可以自己养。”

  他做不了选择,那她来做。

  林安之募地慌了神:“你、你不要我了?”

  她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是我要不起了。”

  他眼眶通红,抓住了她的手,紧紧攥着:“莫冰,不要赶我走,你说过,你以前说过的,会跟我过一辈子。”

  一辈子?

  少年人总是这样,不知道沧海桑田,不知道一辈子有多久,总是轻轻松松挂在嘴边承诺,以为牵了手,就可以一起走到百年黄土。

  莫冰嗤笑:“当时还小,不知道人心复杂,童言无忌而已,当不了真。”她抽回手,转开头,“你回去吧,产检我自己去做,以后,”

  停顿了很久很久。

  她说,微微哽咽:“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林安之跌坐在地上,满眼的泪:“莫冰——”

  她没有继续听下去,从病床上起身,坐在了轮椅上,唤了病房外的护士进来:“刘护士长,可以推我出去吗?”

  刘护士长就看了一眼地上失魂落魄的人,点头:“好。”

  然后,莫冰由刘护士长推着出了病房,因为她孕吐的厉害,营养跟不上,身子有些虚,没什么精神头,坐在轮椅上,推了一阵,便有些昏昏沉沉,预约了八点的产检,在医院的三栋二层。

  轮椅走了十多分钟,莫冰戴着口罩,闭目养神,有些恍惚,耳边很吵,有摔东西的声音,还有嘈杂的怒骂声。

  她稍稍掀了掀眼皮,模糊地瞧见了几个人影,推推搡搡的,像是在吵架,揉揉眉,又闭上眼了,耳边,刘护士长在说话。

  “是医闹。”刘护士长将轮椅往边上推了推,“先前也来闹过,被时医生送去警局关了几个月,这才刚放出来,又不安分了,还专挑时医生不在的时候来。上次也是因为这些个家伙闹事,时医生还发生了职业暴露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