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极品读 > 暗黑系暖婚 > 151:澎湃的大年三十

151:澎湃的大年三十

  电话里沉默了很久,传来宇文冲锋低哑的声音:“谢谢。”

  “不用。”

  时瑾挂了电话,回了客厅。

  姜九笙问他:“怎么了?”

  “笙笙,我得回一趟医院,有紧急病人。”病人的身份,他没提,大年三十,不想别人的事扰她心情。

  姜九笙没说什么,倒是谢暮舟有点不平:“天北除了你就没有别的医生了吗?”大过年的都不让人安生。

  时瑾淡淡回了谢暮舟的话:“有别的医生,成功率不一样。”

  谢大师:“……”

  好吧,没话说了,徒女婿狂啊。

  姜九笙起身,去给时瑾拿外套,只叮嘱了一句:“开车小心。”

  时瑾说好,接过外套和车钥匙,留了一句话:“明珠,等会儿你留下收拾,别让你嫂子洗碗。”

  秦明珠点头:“哦。”

  这波操作牛!莫冰在心里点个赞。

  交代完,时瑾出门,姜九笙跟着去送他。

  他把她留在了玄关,没让她跟出去:“别送,你去吃饭。”

  姜九笙站在门口,不太放心,又说了一次:“雪很大,开车一定要小心。”

  “嗯。”时瑾低声地安抚,“在家等我,我很快回来。”

  她却摇头,眼神温软:“不用很快,我等久一点没关系,不用赶。”大概因为是除夕,漫天大雪寄情写意,竟格外得让人舍不得。姜九笙啊姜九笙,怎么越发黏人了。

  时瑾牵着她的手,亲了亲:“进去吧。”

  他出了门,过了几秒,姜九笙才回座位,没动筷子,若有所思。

  谢荡阴阳怪气地损她:“姜九笙,你要不要这么夸张?”怎么不来个十八里相送!碍眼!

  姜九笙抬眼看了他一眼,他就没敢再吭声了,不过,秦明珠那只奶狗,抽风了似的,突然提了一嘴:“你夹绿豆输了,还有三圈没跑。”

  “……”

  谢荡撂下碗就下楼了。

  吃完了饭,秦明珠自觉去收碗了,姜九笙要去帮忙。

  他立马把所有碗都捡过去,一把全部端起来,很坚决地说:“六嫂,你去歇着,我洗。”

  姜九笙刚点头。

  “咣——”

  全部砸地上,碎了一地。

  谢荡窝在沙发上,尽情地嘲笑,莫冰有点看不下去,去拿拖把,秦明珠抢过去:“我来。”

  拖把杆一甩,桌上的盘子又飞了一个。

  所有人:“……”

  秦明珠脸发烫,但依旧淡定地把剩余的碗收去了厨房,然后,水声传来客厅,还有时不时乒乒乓乓的声音。

  谢暮舟笑着直说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事实证明,APM值502的电竞选手虽然手速很快,夹绿豆没得说,但真的不太适合洗碗。

  碗也摔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因为莫冰和秦明珠顺路,他就主动提议捎她一程,莫冰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也不好拂了人家好意,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秦明珠和莫冰走后,谢家父子俩在客厅坐了一会儿。

  谢暮舟一边喝茶一边打发谢荡:“荡荡,你去洗个水果。”

  又支开他!

  谢荡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厨房洗水果了。

  谢暮舟拉着姜九笙坐沙发上:“笙笙。”

  “嗯。”

  她神色温顺,不像对着别人那般随性淡漠,因为是恩师,所以亲近许多,说话时,会微微前倾,洗耳恭听。

  谢暮舟看了看厨房的方向,然后压低声音说:“我看着小时不错,对你很好,以后,跟他好好过日子。”

  姜九笙点头:“好。”

  谢暮舟说完,又自顾思量了一下,继续说:“就是医生这个职业,没个定点,他医术又好,以后估计少不了今天这样的情况,你要有心理准备,现在你们热恋,不会介意,等以后定下来了,也要理解他。”

  像个亲近的长辈,说一些体己的话。

  姜九笙不记得她的亲生父母亲,记忆里,养父母也不会这么对她叮咛嘱托,也就只有她的老师会这样,掏心掏肺地跟她说这些。

  她点头,一一应了。

  谢暮舟叹了一声:“怎么有种嫁姑娘的感觉。”

  一句话,让姜九笙红了眼,她其实是个幸运的人,虽然不幸过,但依旧遇上了很多很好的人,能拜于谢家门下,做谢暮舟的十三弟子,是她有幸。

  谢荡洗水果回来,又聊了一会儿,快九点半了,谢家父子俩准备回去,姜九笙准备了酒给他们带回家,是她自己调的,老人家贪杯,外面的酒度数高,她便学了一些养生的调酒方法。

  她还装了一袋速冻饺子,是白天程会送来的,谢荡一边嘴上说嫌弃,一边乖乖都接了。

  都走到玄关了,汤圆还趴在阳台不动,谢暮舟喊它:“汤圆,我们回去了。”

  汤圆继续趴:“嗷!”我不!我要跟狗子哥哥在一起!

  谢荡不耐烦:“快点!”

  汤圆把脑袋扎博美的狗窝里:“嗷!”不!绝不分开!

  谢荡直接过去拽狗,拖着走。

  汤圆一路上嗷嗷乱叫,撕心裂肺地:“嗷——嗷——嗷!”

  那叫声,惊天地泣鬼神,直教人闻之动容。

  谢家父子:“……”

  这二哈,是纯的!

  姜九笙看得忍不住发笑,揉了揉汤圆的脑袋,说:“路上小心。”汤圆不肯走,咬住姜九笙的拖鞋,她动不了,抬头跟谢荡说,“荡荡,拿两把伞。”

  谢荡就去拿伞了,顺便,把汤圆拖出去。

  汤圆对他龇牙咧嘴:“嗷!”

  谢荡幽幽地看了一眼:“再嚎,就把你炖成狗肉汤。”

  接着,汤圆脑中飘过一段话——

  狗肉汤就是用狗肉炖成的汤,在狗肉汤饭店,所有的狗肉汤都是当天的新鲜肉一天一炖,没有老汤,这样做出来的狗肉汤叫清汤……

  汤圆:“……”安静了,为了保命,狗子哥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